超棒的都市小说 溯源仙蹟討論-第七百零三章 遊樂場恐怖故事分享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电梯再次往下走,血色‘-1’变成‘-2’。
在源尘激动的摩拳擦掌时,电梯又停在了倒二层。
电梯门缓缓打开,一个阴森森的老奶奶呲着大黑牙笑了起来。
可是笑容在下一刻,消失了。
老奶奶阴森森的笑容变成了惊讶、惊恐、惊骇。
“是你!”
话还未开口,老奶奶就被一只手捂住了嘴,然后连同手里的碗一起消失了。
少年再次消失,原本散发奇异香气的倒二层,一朵朵诡异之花莫名消失,一只只女鬼都在休憩中彻底无踪,模糊之间,似乎有一座座桥被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扛走了。
电梯门悄无声息关闭,倒二层也开始陷入死寂。
血色‘-2’变成‘-3’。
大浪扑击,水潮汹涌。
电梯门刚刚打开,便有浪潮冲击进来。
电梯内的黑影仿佛嗅到鱼腥味的猫,迎着浪潮冲了出去。
这一次,电梯门停留的时间更长一点。
黄泉河上冷幽幽,几支孤船鬼摆渡。
在一群骷髅摆渡人之中,有一个眉清目秀的黑袍少年,茫然看向某处。
他抓着手里的船桨,苍白的手掌都有些发抖。
“夜杜队长,你怎么了?”
压抑的沧桑声从某处传来,那是另一个黑船上的黑袍人,夜杜已经从那黑抛下看到了绿色的火焰。
“没事,我只是觉得这么多年了,那个入口,到底会来什么人。”
黑袍骷髅人也是好奇,声音都变得有些活跃起来:“谁知道呢,不过我觉得吧,应该是什么大人物,毕竟那个鬼屋入口,知道的人可都是史前人啦。”
听到这边开始聊天,另一条船,也靠了过来。
“史前还活下来的,现在也都是先天大佬了吧,自从天地分体系之后,鬼屋入口便已经与那可怕的古墓彻底相交,能进来的可能是古墓来人。”
“是哪个比我们地狱还久远的古墓吗?”
这次是一个女声,但若只是用眼看,却只是同样黑袍的骷髅头。
“队长,听说你接待过古墓来人,趁现在古墓来人还在第一层,你给我们讲讲嘛。”
夜杜看向众人,深吸一口气道:“你们都是后来编入的摆渡人,可能不了解,其实我们这地狱往昔叫鬼屋,一直便有与那古墓相连的入口,那个入口本是主入口,只是后来废弃了。但是你们千万不要小瞧了那古墓来人,我们地狱现在的体系,绝大多数改动都是因为那个少年。”
看着一个个黑袍骷髅人,夜杜便有些心塞。
这些鬼的外形,都是那位鬼屋顾问的馊主意。
可他夜杜,黄泉摆渡人,长这么帅,怎么可能变成那副鬼样子。
最可怕的是,变化之后,很容易忘记原本的模样。
若非他记忆力好,恐怕就在也变不回来了。
而且作为队长,作为首领,理应相貌有所不同,不然,都变成一个样,太过系统,也太无趣了。
“都散开,入口又不是只有这一个。”
夜杜这次并不打算改变容貌,变成骷髅头,毕竟,他要面对的是来自古墓的家伙,如果改变了,岂不是是一种认输。
咕嘟咕嘟……
黄泉河下,忽然有什么浑浊的东西,游了过去。
黑袍少年抬起船桨往水里一砸,一道黑影飘了上来。
出来后,黑袍少年皱眉蹲下,冷哼道:“几号?怎么突然迁徙?”
黑影上来后,才发现竟然是白骨。
“大……大人,小的三千五百六十号,本在三号入口处。”
“那你怎么往这跑?想逃?”
“大人,不是的,饕餮,有饕餮来了!”
“饕餮?”黑袍少年有点蒙。
三号入口的白骨急呼呼道:“大人,您也快走吧,那个饕餮,太可怕了,什么都吃,连黄泉都不放过,横推之下,什么都没了。”
黑袍少年冷笑一声,难道这就是古墓中来的人吗?这一次的人似乎是个饿死鬼啊,竟然连黄泉都敢喝,难道不知道这黄泉中埋藏了多少尸骨吗?
“不过,来的倒是很快,难道孟婆放水了?”
黑袍少年是不会想到的,孟婆已经被逮捕了,而且很快就轮到他了。
划船朝着三号电梯而来,可就在半路上,黑袍少年看到黄泉河断层了。
就在不远处,就在黑袍少年面前。
“是你!?”
黑袍少年想要传音,不料却被黑影控制住,只能瞪着眼睛。
下一瞬,黑袍少年连同他的船都消失,与此同时,整个第三层内的所有东西都在眨眼间消失。
第三层,空了。
电梯门关闭。
伴随‘叮’的一声,负四层到了。
紧跟着又是吭哧吭哧,电梯门关闭,继续往下。
如此,反复。
开门,关门。
一直到了负九层。
门开,源尘嘴角的笑容消失。
并不是因为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个‘吉凶’‘生死’的选择。
而是这一层似乎没有啥厉害的家伙。
没有丝毫犹豫,源尘直接把这一层搬走。
负十层。
源尘依然失望,这里似乎也没有大人物。
无奈,只能全收。
这个要大一点,好像有两个小世界。
这让走了空的源尘有点小开心。
负十一层。
源尘有点恼怒了,这是无视他吗?
太过分!
这个竟然只有一个小世界。
负十二层。
源尘面无表情将这一层的两个小世界收了起来,然后果断去下一层。
一直到负十七层。
源尘原本想要直接把十七层也给收了。
可却遇到了意外。
“尔敢!?”
一道暴怒的……稚嫩正太音传出,一道轮回气息蜂拥而出。
源尘微微一愣,随即双眼放光,这个竟然有人,真是……太棒了!
“哈哈,终于来了个地位的人了。”
男孩严肃浮现在少年面前,这个人很强。
他的轮回气息根本对其无用。
“你,为何要挪本王大殿。”
男孩发现自己打不过对方后,立刻开始思索对策。
“轮回王,你兄弟们呢。”
源尘很疑惑,如果他没猜错,从第九层开始,应该已经到了十殿阎罗的底牌,可不知道为什么,他都悄悄的来了,怎么还能惊动他们,令其提前跑路。
听到这么不客气的问候,轮回王盯着源尘看了好一会儿,从脑海里寻摸了好久,才忆起一道相似的容貌。
“鬼屋脑残顾问!”刚说完,轮回王便捂住嘴巴,但是很显然已经收不回来了。
源尘原本笑呵呵的嘴脸僵了僵,紧接着假笑道:“原来我还有这样的外号呢,回头给我讲讲。”
轮回王双眼一瞪,身体笔直站好,然后一只手遮下,十七层的所有一切都消失了。
十八层。
源尘左看看又看看,若是普通人来了,必定伸手不见五指。
可源尘不是普通人,他看到的地狱是一个个目光呆滞的生灵排着队,往一个个火山岩浆内跳。
源尘四处寻摸,甚至飞上天空,四下扫视。
可是始终没有发现自己相见的那个人。
“看来终究是错付了。”
源尘将整个地下十八层都收起来,然后转身坐着电梯离开了鬼屋。
刚出鬼屋,一道白光和一道黑光直接朝源尘发起攻击。
白绫与黑色锁链交叉席卷而来,源尘双眼一亮,身形倒退翻了十几个跟头,差点就回到鬼屋内了。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擅闯鬼屋……地狱。”
“还不是你想出去逛逛,不然怎么可能出问题。”
黑无常还是原来的那一个,只可惜他没认出来源尘。
白无常已经成了少女,之前那个白无常已经不在。
“你们两个擅离职守,理应受罚。”
源尘直接将两人收了。
走入魔法屋,源尘好奇的四处打量。
这里已经没有任何人,可是源尘被吸引来到了这里,自然是有原因。
拿出一个没有灵性的魔方,源尘朝着某个被魔法布包裹的箱子而去。
揭开魔法布,一道弱小的魔方虚影无神的旋转着,任源尘再怎么呼唤都没有用。
源尘知道,应该是岁月太久远,自己又没太在意,以至于,这家伙有点小脾气了。
将魔方虚影收起,源尘看向其他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运气,源尘竟然在某个地板下发现了一本书。
当然,什么东西都逃不出源尘的眼睛,只不过看源尘是否上心罢了。
粗略翻看这本名叫游乐场恐怖故事的书,在书中,提到了一些内容。
例如鬼屋是极其危险的地方。
其中似乎有直达地狱的电梯。
摩天轮内玩真心话大冒险,是会掉脑袋的。
买门票时若是逃票,灵魂会被吸入门票中,被售票员收藏起来。
死亡跷跷板,如果你是一个人玩跷跷板,若是被跷跷板压了下去,可是会被赢了你的鬼替换哦。
生死轮盘,在仅剩百分之一生存率的圆盘中寻觅生机,只看运气,别问不公平,想要公平的人,是不会来到这里的。
颠覆迷宫,想要活下去,你必须全神贯注的奔跑。
因为生路会在你进入的一分钟之内关闭。
源尘仅是翻了几页,就被这诡异的故事弄得兴奋起来。
这些游乐场的设施,每一个后面都带着好几个故事。
看的源尘双眼放光,直接下定决心收了这些东西。

qbuai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溯源仙蹟笔趣-第六百四十章 獎勵時刻,虎口奪食鑒賞-06m1a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造神计划已顺利拖延,任务已完成,奖励即将发放,请注意查收!】
经过最初的惊愕后,源尘开始冷静分析。
穷人修仙传
如果这个生态圈就是造神计划中的一环的话,那他疯了二十七天,却是拖延了造神计划的时间。
其实源尘惊讶的是任务竟然可以这么完成,不是把整个造神计划彻底摧毁才行的吗?
他还以为需要找到那个被当成造神的容器然后把其彻底解决了呢。
恒鸡也是懵道:“原来不是让我们解决源头呀。”
在源尘的身体力行下,恒鸡在做事也喜欢一劳永逸了。
无他,懒人的思维都是相同的。
能一次性解决,干嘛要分两次,分三次。
麻烦。
“主人,那是什么?”
血红色的跳动数字看上去是那么的显眼,即便是恒鸡这个斗鸡眼,也看到了。
“那是自毁系统,等倒计时结束后,这里便会炸开。你听,是不是有‘哔哔’声。”
恒鸡鸡毛炸起,一眼死灰的看着源尘。
主人,你能别用那么平常的声音说出这么可怕的话吗?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啊。
“你还不出来吗?道友。”
一道御姐型女子穿着航空服浮现,她露出职业化的笑容,看向了源尘。
“你好,蓝湖先生,我是火种方舟的人工智能白月,我的任务是在文明截止后放逐,在虚空中寻觅新的希望。”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么多?又为何要自爆?”
“蓝湖先生,你说得对,文明从未灭绝,是我误判了,我辜负了造物主的一番苦心。”
“你的意思是给你输入这个命令任务的人,其实并不想你离开,而是希望你能够在这个星球上寻觅新的希望?”
人工智能白月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她点头道:“是的,可是当时的我并没有真正理解造物主对于文明的含义。之前辩论中我所言的文明并没错,只是终究不是合适的答案。”
“主人,什么意思啊?”
恒鸡有些蒙了,它一直盯着那越来越小的倒计时数字,心里不知道为何慌慌的。
厨门娇
“很简单,她理解错了创造者的任务,以为文明灭绝了就离开了。可事实上创造者是希望她作为文明活下去。”
大宋桃源 白翼龙
但是问题又来了,源尘看向白月问道:“你说此地是虚幻的是怎么回事?”
白月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她深深看了眼源尘,然后消散掉了,只留下了一道机械音。
“战利品已为你们留下了,这应该是你们的奖励之一。”
源尘和恒鸡对视,都面露恍然。
深渊锁!
白月竟然知道深渊锁,越来越有意思了。
【恭喜源尘小队获得第二任务奖励:白月的宝库。】
【白月的宝库:是文明最后的火种人工智能白月遨游无限虚空获得的各种宝物,现在你有三十分钟的时间可以搜集白月的宝库。】
“恒鸡快!这里有地图,你去那个方向,我去这个方向,我们最后在这里会合。”
不再犹豫,一人一鸡直接开始横推整个火种方舟。
这座孕育了希望的火种方舟,事实上并没有一个真正的生命。
【白月的赐予已经加成,获取战利品时不会受到任何的威胁。】
也正是因此,源尘才放心和恒鸡分开的。
二十九分钟,源尘拿到了一颗闪闪发光的九彩水晶。
他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还别说,吃下去的蓝湖身体直接升了一级。
六级了。
五级半神入门,六级自然半神一品。
源尘并不知道十级便是真神,所以他根本没在意自己的提升。
能吃的东西,他便会吃掉。
拿在手里还占地方。
若不是不能把这方舟给收了,他早就收了。
可第三层显然不会让他一劳永逸。
好漂亮的花呀。
源尘目光被一朵花吸引了,紧接着花就没了。
看守的纳米士兵一动不动,根本没有要阻拦的意思,就像是没看到源尘一样。
这显然是白月的庇佑起了作用。
“去纳米士兵多的地方呀,那里好东西一定多。”
源尘发现了多兵必出宝物的规律,立刻开始寻找纳米士兵。
倒计时至二十分钟,源尘已经又提升了两级。
现在已经到了八级了。
半神三品。
源尘很满足,不过,他同样遇到了苦恼的事情。
世界上最悲催的事情是什么?
宝藏就在眼前,甚至就在手上,却打不开。
“我被坑了。”
源尘发现了一群纳米战士守护的地方,他很轻易的进去了,然后便看到了一个金光灿灿的宝箱和钥匙。
正常人都会拿钥匙去开锁。
然后钥匙便断在了锁里了。
变身骑士小姐 寒素湘
“这东西是我的吗?”
源尘都快把宝箱砸烂了,也打不开宝箱,无奈他只能放弃。
但是他还是不死心。
他觉得是白月在坑他,这算不算违反了奖励规定呢?
可令他失望了,没有回应。
这东西是我的,谁也拿不走。
拿着千疮百孔的箱子,源尘继续踏上了寻宝之旅。
十分钟。
源尘发现了一个纳米战士聚集的地方,这里的纳米战士合起来都快组成一个千人军队了。
怎么这么多?
之前遇到的最多的也不过是百人而已。
不让开?
其他地方,源尘只要靠近纳米战士便会自己让开,一副任君来去的架势。
可是这里的纳米战士似乎很刚啊,不过事出反常必有妖。
越是欲拒还迎,源尘越是想知道里面有什么!
仗着纳米战士不能攻击他,源尘直接掀翻了所有挡路的。
然后直捣黄龙,直接出现在了一扇门前。
这扇门通体银色,上面的瑰丽花纹似乎在告诉源尘我不简单。
“好东西。”带不走的东西,源尘现在不予理会。
他可不会做那种丢了西瓜拣芝麻的行为。
明明门后的东西才更重要。
源尘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呃,其实源尘是想要踹门的,结果那门是虚的,其实并不存在。
一脚踏空,结果就充进去了。
“他竟然真的进去了。”
白月浮现在门口,她挥手间所有纳米战士都融入墙壁消失不见。
“希望你还能出来吧。”
白月消失,她其实并不认为对方能出来。
那里面可是困着一个神呐。
真神!
所谓的造神计划,就是围绕这个真神展开的。
源尘刚进来,差点被白光闪瞎了,这里太亮了,白的有点过分。
这样不耗电的吗?
渐渐适应光亮, 源尘眯着眼开始四处寻摸。
在他有限的视野里,似乎看到了一个手术台。
手术台上好像有个人,但是一晃眼,那人又消失了。
源尘可不认为是自己眼花了,虽然他现在眼睛确实有些花。
身后!
源尘一个侧身,直接躲开了攻击。
若是寻常人估计会先看清楚对方方位再攻击,可源尘不同,他还没看清对方,甚至还没站稳,就朝方才的位置踢了过去!
踢到了!
源尘似乎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捉住了脚,但是那力量似乎有些后力不足。
抓住的时候力量很大,可是随即就像是泄了气一样, 没多少力气了。
趁此机会,源尘一脚踹翻了对方。
而那人似乎又来了力量,竟然把源尘也给带倒了。
于是,从站着打,开始躺着打。
两人直接厮打了起来。
源尘手里有宝箱,每当感受到拳风来袭的时候,源尘总会用宝箱迎上去。
就这样,宝箱在挨了三拳后,终于不甘的罢工了。
宝箱中,掉出了一截柳枝。
源尘看到一抹绿,直接抓了过去。
他靠得近,又加上对方似乎刚打出拳力还没收回去,源尘很轻易的便把柳枝夺了回来。
然后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
但就在这时,一只手趁着源尘嘴还没闭上直接塞了进去,夺下了一小截柳枝。
源尘也感觉到了,立刻咬紧牙关。
可是对方的速度变得异常的快。
瞬间便收了回去。
因为光线的原因,源尘实在看不清对方用自己的口里的食物做了什么。
但是源尘很愤怒,竟然有人敢抢他的东西。
他真的生气了!
实力提升!
九级!
十级!
真神!
锦绣田园之农家娘子
野蔷薇
蓝湖的身体忽然一轻,一股玄而又玄的的力量在他身上诞生。
不过源尘却没在意这些,他在意的是自己嘴里的食物被抢走了!
成了神,源尘双眼爆射神芒,他看清楚了一切。
整个空旷的房间内,似乎都被白色所渲染,墙壁上也不知道是涂了什么东西,竟然能让人无法睁开眼。
不过源尘这边成了真神,房间内的另一个人也似乎恢复了。
整个人都变得强大了起来。
源尘和对方一比,还是弱了不止一筹。
如果说源尘是十级的真神的话,那对方的气势至少是二十级的大真神!
“抢我东西,受死吧!”
源尘跟这个人结梁子了,好不了的那种。
抢我吃食,如同杀我父母,不共戴天!
刚刚的那场激斗只花了一分钟。
源尘拔出剑来就砍,不能让对方再变强了,若是对方再变强,恐怕死的就可能是与他源尘了。
剑落,房间墙壁都裂开了。
很显然源尘刚刚的攻击很强大。
可是即便如此,攻击还是落空了。
非但如此,源尘正在挥剑的身体也动不了了。
他被定住了。
这还是第一次他被这么反制。
“我没有恶意,只要你收起剑我便放了你。”
源尘怒瞪这个老实巴交的少年,看你长得这么实诚,我信你才怪!

7wyz1精彩都市小說 溯源仙蹟-第六百三十九章 三五融合,任務完成讀書-hw7kp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纯天然色泽的毒气扩散开,虫群顿时回缩,变成了一个球。
有虫母。
蓝山面色变得难看,厉声喝道:“全部退后,服解毒丹。”
青年提着一只战地靴,便冲进了虫潮中。
我扣!
战地靴反扣而下,在虫群还没回笼的当口,虫母已经被逮捕。
蓝山扫开所有攻来的虫子,抱着虫母便朝着爷爷那边跑去。
他已经中了虫群的毒素,这种虫子他见所未见,自然也不知道如何应对。
可是他不知道,爷爷一定知道。
奔跑的过程中,他也在想办法。
当然了,这也是在拖延时间。
警报已经拉响,相信联盟很快就会反应过来。
蓝山能够反应这么快也是有原因的,他未曾经历过外界一个月的变化,也不知道和平究竟是怎么样的和平法。
毕竟自从末日来临丧尸横行,他便一直在征战中度过。
即便现在休息了一个月,他依然还是保持了该有的紧迫感。
正如他想的那样,在警报声中,荒废了一个月的永安基地终于再次动了起来。
巨大的白雾席卷整个永安基地。
在白雾中,蓝山松了口气,永安基地的白雾可是对付丧尸毒气的绝对解药。
若非这种白雾无从制造,也无法收集,他们人类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扔掉鞋。”
“爷爷。”
蓝山直接把鞋扔了出去,可是刚刚扔出他脸色就变得难看了。
刚刚爷爷的声音是从鞋里发出来了。
鞋落地,一只头顶长触须的恶心虫子钻了出来,相比起之前的那些小虫子,这个虫子更加的饱满圆润,甚至连壳都要深上许多。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蓝山手里没带枪, 如今也只能死死盯着这家伙。
周围的白色雾气越来越浓,可是蓝山的身体却越发紧绷起来。
就在恶心虫子张开翅膀弯下后腿打算飞起的时候,忽然一道怒吼声在恶心虫子耳边炸响:“滚!”
恶心虫子吓得不轻,原本飞起的动作直接消失,它跪下了。
蓝山瞳孔微缩,没有丝毫懈怠。
可是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虫母竟然朝着其他方向跑了。
蓝山盯着虫母离去的方向看了至少三分钟,才缓缓瘫倒在地。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感觉比丧尸王还可怕。”
在最后一战中,他又不是没有遇到过丧尸王,他还亲自解决了一个。
可是丧尸王跟这个虫子一比,直接上不了台面。
这根本不是一种层次的危机。
半神?
一个词在蓝山脑海里回荡,怎么也挥之不去。
小二湖拎他脖子的时候就曾给他这种感觉,那是一种主宰一切吞噬一切的感觉。
那是一种把你当成猎物,却并又不在意你蹦跶的感觉。
白雾另一边突然传来了怒吼和恐吓声。
“这是什么东西?啊!我的手。”
“该死!这种毒白雾解不了。”
“这难道是丧尸王死后变成的吗?怎么会这么厉害。”
“用诸葛大力炮!”
蓝山大脑忽然变得前所未有的沉重,他临倒前看了眼手上被咬出来的伤口。
这毒好霸道。
源尘醒来时是在一个注满生命绿液的容器中。
源尘看向身边,发现小鸡仔正在旁边的容器内无聊的扑打,看那样子很像是一只没有未来的落汤鸡。
“你怎么了?”
源尘一开口,咕咕咕喝了一大口绿液。
恒·落汤·鸡不敢置信的偏头看了过来,然后眼中先是惊恐,随后在发现源尘眼眸是黑色后,顿时松了口气。
“主人,您总算清醒了。”
“发生什么了?我怎么会在这里。”
源尘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主人,您都忘了?”
看到源尘那茫然的大眼神,恒鸡懂了,立刻给他耐心讲了起来。
话说源尘被一道光芒摄走后,便出现在了一个巨大的高科技空间中。
这里恒鸡说不上来,但是源尘一听便明白了。
“你是说我被吸进了宇宙飞船里?”
恒鸡茫然了片刻,然后点头道:“应该是,不过这里的人都称之为宇宙生态圈。”
在恒鸡的讲述中,源尘的到来震惊了这里的人。
一个活着的丧尸王,绝对有研究价值的。
你是我的老板又怎样
若是清醒的源尘,或许还会顾忌一下,但是那时的源尘,可是已经失去了理智,自然疯狂无比。
巨剑横扫四方,谁也阻止不了源尘的路。
毁灭、破坏!
源尘浑身都充斥着残暴的气息。
原本此地还有许多生灵,可在源尘残暴的吞噬下,这里空了。
生灵没了,源尘又开始对着这个空间出气,他整整宣泄了二十七天。
二十七天不眠不休。
可任他如何砸,此地都会在一天后自动恢复原状,就连那些生灵都会重生。
他们并不记得自己曾经死过,所以每天他们都面临着被吞噬的命运。
这个轮回整整过去了二十七天。
19岁的一出戏 冰冰火
恒鸡说着说着都哭了,原本还觉得任务时间很充裕。
可是他们直接在这里把时间都给浪费掉了。
出不去了。
“你受到惩罚或者提示失败了吗?”
源尘查看了一下小队信息,自从第二任务激活后,便没有提示过了。
“没有。”恒鸡自己都瞪圆了眼睛,难道是因为此地为绝对安全之地,所以才没有被惩罚吗?
“这里估计就是第三层的终极之地了。”
百变娇妻:总裁的挚爱甜心 古怪弥朵
源尘一拳打碎了柱子,走了出去。
剧烈的报警声响起,一排排纳米士兵从墙壁中走了出来,直接喷洒出迷雾。
源尘刚出来,便昏睡了过去。
恒鸡:“……”大哥,你听我说完再出去好不好。
源尘醒来后,又出现了原来的地方。
之前他走出的一切似乎都未曾发生,也并没有纳米士兵出现过。
但是源尘不傻,即便他自己怀疑是梦,刚刚也从恒鸡眼中看到了无奈。
“接着说。”
话说在二十七天后,整个生态圈中突然涌出无数白雾。
白雾有毒,似乎是精神方面的麻醉毒药。
但是源尘精神里的那股恶念也是豪横,直接在恒鸡晕倒后两天半才昏了过去。
“我晕了多久。”
“半天。”
“刚刚呢?”
“两天。”
源尘不想问了,通常不是应该对药效有抗性的吗?
怎么还越来越敏感了呢。
“你醒了。”
一道虚拟人影投影出现,它一出现,整个生态圈内的灯都灭了,唯有它在发光。
当然了,目前恒鸡和源尘所在柱子也在发光。
“你是人工智能?”
“你知道我?”
虚拟人影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一个废土后且死于末世的人类,竟然在成为丧尸王后还知道它的身份?
“究竟是家学渊源还是你非本人呢?”
“家学渊源啊。我们蓝家可是大家族,我二爷可厉害了,它不仅知道你,还知道你打算造神呢。”
豪门之莫少的掌上妻 遥控器
这次连虚拟人影都震惊到了,它不由得检查了某处,在发现那里一些平安后,才微微松了口气。
“蓝家,我当然知道,在上个文明确实出现过很多的大人物,可是上个文明已经灭绝了。”
“谁跟你说上个文明结束了?你对文明结束的定义是什么?”
“你在跟我讲文明?那好,我便告诉你什么是文明!文明,是宇宙万物积累下来的有利于认识和适应客观宇宙、符合宇宙规则、能被天之道地之法认可和接受的总和。文明是轮回一世世脱离野蛮摆脱凡俗的所有过程的集合。”
“你错了,你说的文明太大,没了灵。”源尘打破玻璃的同时讲道:“存在即为文明,人类的某一次进步,某一种语言的诞生,某一个事物的出现,这又何尝不是文明。”
“太狭隘。”虚影在摇头,它感觉自己在对牛弹琴,它一抬手,就要再次把纳米战士叫来。
而这时候源尘却是笑道:“万物万灵存在于世的每一次选择,宇宙某一颗星球的某一次偏离轨道,小到吃喝拉撒,大到宇宙轮回,这些都属于文明。”
虚影手顿了顿,但还是招出了纳米战士:“太虚幻。”
“你以为的宇宙只不过是一隅之地。”看到纳米战士再次抬起手里的喷射装置,源尘捂住鼻子沉闷道:“按照你的逻辑来说,只要你还存在着,那上个文明便一直还在,因为你就是上个文明的存在。”
源尘被白雾又迷晕了。
再醒来,又出现在了柱子里。
“主人,你好厉害,竟然让那个叫做人工智能的家伙认输了。”
源尘笑了笑道:“认输不是很正常的吗?它本来就站在一个错误的立场上跟我辩论,它不败才怪。”
珠光 寶 鑑
“可是,它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啊。”
恒鸡觉得那虚影很平静的。
“它还说啥了?”
“它说此地不一样,这里与并不在真实的世界。所以上个文明真的没了。”
源尘:“这里是虚幻的?”
骗子!
源尘抽到劈碎玻璃,连同那个墙壁也一块劈没了。
纳米战士刚一出来,就被源尘全部吞掉了。
源尘直接开启魔域,把小鸡仔连同柱子一块扔了进去。
他整个人则是摇身一变,成了某一纳米战士的模样。
纳米战士源尘遵循文明的指引,来到了最终控制室。
一路上源尘转变了好几个身份。
科技最怕神秘。
最后源尘直接劈开了控制室的门,他笑道:“你还能往哪里跑呢?”
“自报系统启动!造神计划完成!”
【第三层即将与第五层融合,请位于第三层的源尘、恒鸡小队注意!】
与此同时,源尘还收到了一道任务信息,看到这信息,源尘都震惊了。

h1aex精品都市小說 溯源仙蹟討論-第六百三十一章 吹笛少年,浪到飛起推薦-ls1v9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
“还是别浪了些,以免被看出破绽,不好。”
恒鸡被吹得毛飞起舞,它很想说,主人你别委屈了自己,不浪的你是没有灵魂的。
源尘没空理会恒鸡,他飞了不久后便落地。
恒鸡疑惑看了源尘一眼,源尘挠着头看向四周,嘴硬道:“我明明是按照记忆里的路飞的。”
“问路吧。”
恒鸡心塞,它一开始因为太害怕也没记路。
“那边有车队,去问问路。”
源尘改换了一下容貌,然后将恒鸡收进了袖子里,这才一脸淡然的出现在车队面前。
“我问一下路可以吗?”
“滚!”
源尘:“……”
车队驶过,只留下被掀起的烟尘。
我这么不招人待见吗??
源尘嘴角缓缓裂开,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们自找的,好好说话不听,非要吃硬的!
车队行驶着,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停下了,丈蓝市不是还没到的吗?”
一个不耐的女声响起。
“小姐,丧…丧尸!有丧尸!”
“不就是丧尸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一路上你又不是没见过丧尸,我来解决,我的诸葛大力炮呢,给我搬出来!”
“小姐,在这。”
少女梳着马尾辫,搬着东西便利索的下了车。
“你们觉得小姐这次需要多久?”
带着眼睛的文静少女托了托镜框,然后打开小本开始计算,片刻后给出结论。
“综合前几次的时间,以及诸葛大力炮的射程和射速,我根据数学建模计算的结果是20分钟36分54秒。”
文静少女收起笔记,还没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容呢,刚下车的小姐又钻上了车。
“呦,我们的算数小天才这次好像算错了。姐,厉害啊,这么快就解决了,这是连诸葛大力炮都没有用呀。”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眼有笑意,却没多少恶意。
当然这是对自家姐和文静少女。
之前骂源尘滚的可就是这家伙。
文静少女面无血色道:“丧尸潮?”
很难想象,有诸葛大力炮无法解决的丧尸,如果有,那一定是数以万计的丧尸组成的丧尸狂潮。
“怎么可能。”少年面无血色,看向车窗外,这才刚一往外瞧,便是吓了一跳。
一张青面獠牙的丧尸就在外面,瞪着大眼睛看着他。
少年眼睛一蹬,腿脚一伸,昏了过去。
啪啪啪!
最强兵王 丛林狼
剧烈的拍打声响起,文静少女面色也是苍白。
“开车!”
倒是被称作小姐的英姿飒爽的少女始终平静,一脸冷然。
此事绝对是有人在搞鬼。
不然丧尸潮是绝对不会这么精准的出现在车队面前的。
车碾死五六只丧尸后便彻底无法再移动了。
整个车队都被堵在了原地。
“跟它们拼了!”
小姐抱着诸葛大力炮就要冲出去,但是忽有音律响起,响彻整个天地。
这似乎是一首歌,却有种苍茫悠远之感,闻者仿佛瞬间置身于一个广阔无边的天地。
一时间连抱着诸葛大力炮的少女都有些慌神。
这音乐,太好听了。
说不出来的好听。
“主人,这是什么歌,好好听。”
源尘无语道:“这是大道之音,好听那是自然的。”
纨绔总受惹上
笛声悠扬,仿佛吹出了凡人修仙之奥妙。
望远镜 花时岁歌
抑扬顿挫,犹如蜿蜒仙池之幽曲。
泰國異聞錄 羊行屮
仙雾渺渺,道阻且长。
恒鸡在袖子中都有些着迷了,它感觉自己的道韵都在升华,浑身的鸡毛都在发光发亮。
“丧尸们后退了。”
拍打声消失,两个少女都有些瞠目结舌,开车的男子也微微松了口气。
刚刚真的吓坏他了,不过他可不能晕,他要是晕了,可就阴盛阳衰了。
再者说,自己要是晕了,会被抱着诸葛大力炮的少女鄙视的。
“一定与这个歌声有关,那是谁?”
丧尸自然的让开了路,一个少年缓缓走来。
白衣如雪,风尘俊朗。
悍妃當道:皇上,來接駕! 夜舞傾城
少年吹着笛子,戴着斗笠,自尸潮中缓缓走出。
丧尸都在后退,看似是被声音所震慑。
但事实上,丧尸只是被丧尸王的气息惊住了。
蓝湖毕竟是丧尸王,这是他的初始身份,无法改变。
如果是寻常丧尸,吃了金莲子或许还有机会变成人。
但是对于一个已经五级的丧尸王而言,这点东西,也就让他能自由切换人类与丧尸王的气息。
蓝湖的本质还是一只丧尸。
“上车。”
车开了起来,车门也开,直接开了起来。
源尘嘴角带着笑,直接踩在了车顶。
“全部开车!”
车队在悠扬的大道歌声中前行着。
源尘嘴角带着笑,第一次任务奖励他得到了大好处,正好趁这个机会还一点利息。
毕竟,他还在第三层呢,不给点东西,恐怕第二任务他真得死在这。
大道震鸣,第三层似乎都在补全。
恒鸡感受到了,这次第三层似乎也得到了某些玄而又玄的好处。
丧尸潮始终跟随,但却没有再伤害车队。
笛声吹了整整三个小时。
期间那个小姐也给源尘递过水和食物。
这到让源尘改善了不少想法。
原本他还想要等到了丈蓝市就灭了这队人呢。
可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丈蓝市很快就到了。
这里已经成了一个大坑,寸草不生。
原本的废墟都不见了。
超强的辐射能力让人本能感觉到心塞。
灾难都是人类自己造成的。
而往往为了掩盖一个灾难,人类总是会造成另一个灾难。
寸草不生的丈蓝市大坑,恐怕百年都不会再有人生活。
花妖赋 古斯灵
天气并不好,到了丈蓝市便有大雨倾盆。
大雨打湿了白衣,可谁又会在乎一个弱小人的行为呢?
“都是我的错。”
其实蓝湖的爸妈怎么样不是早有了定论?
可源尘能感受到蓝湖的心真的很痛。
他那已经跳动的心痛的无法呼吸。
这就是生死离别吗?
恒鸡敛去了所有光辉,蹲在源尘身边。
它知道源尘在体会什么。
似乎是一种经历,又像是在补全着什么。
源尘从来都知道自己的薄情寡义。
在暗海之上的世界里,他吞噬了一个叫做源帝的轮回灵魂,借助对方的身体完成了一世。
在那一世中,他遇到了很多生死离别,可是用不了多久他便会忘记。
但是现在似乎不同了,曾经的那种隔着雾看花似乎消失了。
三國之兵臨天下 高月
他真正融入了蓝湖的情感,真正成了他。
一把伞在‘蓝湖’头顶打开,少女轻叹一声道:“在这末世,最不缺的就是泪水,最珍贵的莫过于安全。谢谢你一路的护持。”
“互相利用罢了。”
源尘擦掉眼泪,缓缓起身道:“我来只是为了悼念我的父母,那你们来此又是为何呢?”
雨中,少女搂着源尘的肩膀指向某处,笑道:“你看,我们是拍末日剧的,这里可是一个重要的取景地点啊。”
‘蓝湖’看了眼搂住自己的手,眼皮跳了跳,随即看向雨中扎营的雨衣人。
“你们倒是真敢,难道丧尸潮都不能让你们退缩吗?”
少女飒然一笑:“人为利来,人为名往,丧尸潮来了当然害怕,可这不是有你吗?有你这笛声,丧尸不足为惧。”
源尘见着大大咧咧的少女,也是无语。
有我在,你们确实不需要担心丧尸狂潮了。
因为你们的小命都落在我这个丧尸王手里了。
“你说的真直白,不过我喜欢。”源尘退出伞的笼罩范围,道:“不过我更喜欢一个人,合作到此为止吧。”
源尘转身离去,他没有时间在这里耗着。
第二任务已经开启,他的时间不多了。
“你要去哪?”
少女有些懵了,刚刚不还聊得好好的吗?怎么说走就要走了?
白衣少年走入黑夜的雨幕,只剩下了轮廓。
“我叫慕容烈月,你叫什么?”
少年远去,少女咬牙切齿。
“姐,你怎么了?”
“老娘竟然被甩了!”慕容烈月头上顶着雨珠,整个人都有些恼怒。
“主人,我们为什么又要折回来呀。”
“蓝湖,也就是我有好东西藏在这里还没带走,这次一块拿走吧。”
嗜血老公2:老婆,有种别逃跑!
源尘在某处水洼里让恒鸡挖了个大坑,最后找出来了一个小木盒。
拿着小木盒,源尘还没来得及欣喜,一道黑影略过,源尘手里的木盒就消失了。
源尘平静的看向身后的黑影,咧嘴笑道:“阁下想怎么死?”
黑影根本没有与源尘正面对抗的想法,可是他要逃离的路却被一只金灿灿的小鸡仔给挡住了。
黑影直接冲向了小鸡仔,可还没过十几秒,一连串的轰鸣就把黑影给炸翻在了地上。
这个小鸡仔自然就是恒鸡控制的纳米小鸡仔。
源尘上前取回小盒子,然后把黑影的面罩给取了下来。
“是个丧尸王,可惜抢了我的东西,去死吧。”
源尘话音刚路,黑影急忙求饶道:“别呀,蓝湖,是我呀,浪,阿浪啊。”
收回手,源尘搜索蓝湖的记忆,许久才道:“病秧子身边的浪里飞?”
见黑影躺在地上疯狂点头,源尘双眼闪烁红芒道:“是他派你来抢我东西的?”
落井下石,太寻常了。
丧尸王之间,本就不存在什么感情。
“不是,这都是我自己的想法。”
“所以是你想要偷我的宝物!?”
源尘抬脚就要踩死这货,却不料这货竟然取出了一张字条。
“这是你当初写下的欠条,你说过要用自己最珍贵的宝物来换的,我只是履行诺言而已。”
“这么说你还是我的债主喽?”源尘觉得蓝湖就是个坑货,竟然这么坑他。
反正他又不是蓝湖,要不直接解决掉算了,说不定还能掉生源晶呢。

zpdux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溯源仙蹟 愛下-第六百零八章 打沉龍島看書-2edka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
白衣少年被无视的有点不开心,他得给这帮人添点堵。
【你们就没发现这里不一般吗?小冰魄,你干得不错,帮我引来这些食物。】
三条龙也感觉到了不妙,这里似乎有些不对劲。
龙冰魄慌张了,他还没来得及说呢,怎么就和这混蛋合作了?
还喂食?
他以为自己是谁呀!
“大人,不是这样的。我……”
“混蛋。”
青年人一脚便踢飞了龙冰魄,龙冰魄倒飞了出去,摔得口吐鲜血。
“大人,我真的……”
青年还想去踹,为首的少年人却制止道:“别闹了,解决正事要紧。”
少年似乎并不是很震惊。
透視小房東 彈指
他淡笑淡定得取出了一颗圣光龙丹,刚一取出,纯白的龙丹便迅速变成了黑色。
然后轰然破碎。
少年的笑容僵住,他有些不敢置信的动了动手,然后破碎龙丹化作了飞灰被一阵风吹走了。
不可能!
这怎么回事?
我不信。
这绝对是幻觉。
圣光龙丹价值连城,即便是在不朽龙界内也是稀有宝物。
即便他身份不凡,身上也只是带了三颗以防万一。
少年不敢置信的又取出了一个更大的圣光龙丹。
圣光龙丹可是至宝,专门克制阴暗邪恶的力量。
龙族少年眼力劲还是很足的,他凭借感觉与见识,早已看出这领域与传说中的那个地方或许有关。
他的应对也不得不称之为绝妙,甚至即便是少年的老师来了,也会忍不住评判一番精妙。
可问题就出在,他的宝贝不够格。
驱散普通魔气还行,但若是要驱散这暗海本源之力,那还是洗洗睡吧。
即便是源,都无法彻底解决的东西,就凭一个小东西,也妄想吸收暗海之力。
简直就是在搞笑。
源尘白衣似雪,面带笑容,他确实有点乐。
不过他的内心却有些慌,如果暗海之力这么强大的话,那若是被画卷里的男人彻底掌控了,那自己岂不是要玩完了?
想到这里,源尘再也没心情逗弄这三只小龙了。
他随手一挥,身后的一条介于虚幻与真实之间的黑色小河顿时分流出一条支流。
支流像是头发丝那么细,这其实是现在源尘能动用的全部力量。
他其实并不强,这是事实。
以前靠着本体,现在只能靠自己。
他当然可以依靠画卷中的那个不知名存在,甚至可以讨好对方。
但是水流花希望的是他自己变强。
而不是依靠什么外物!
源尘咬牙切齿,他自己都没想到,控制这河流会如此困难。
当初的越光北应该也是受到了本体的呵护,不然也不可能一路那么顺。
“不要。”
“你是恶魔!”
三条龙即便变成原形,依然在头发丝暗河的流淌下彻底泯灭。
在原地,出现了三条巨大的魔灵龙。
“你的帮手已经伏诛,现在你服了吗?”
白衣少年笑的很假,可龙冰魄却再也没了脾气,他跪地求饶道:“大人说的是,我服了,只要大人不杀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让你做什么都可以吗?”源尘见效果达到了,也不废话,直接取出一颗丹药,交给了对方,并笑道:“吃了它,我便信你。”
服了很重要,但是你若跑了怎么办,我也不会飞呀。
龙冰魄犹豫了,眼前少年厉害是厉害,他自然服了,可若让他吃这不知什么效果的丹药,万一死了怎么办?
“放宽心,死不了。”源尘也不愿去解释,他嘴笨,万一说出丹药的真实效果就不妙了。
龙冰魄咬了咬牙,直接一口吞了下去。
“带我去龙岛。”
源尘有些问题需要请教魔黎河,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时间不允许他停下来。
内忧外患之下,源尘感觉处处有危机,他要想办法脱困变强!
画卷之灵可能会取代自己,遗蜕已经与自己融合,那自己与遗蜕之灵便是一体的。
如若画卷之灵控制了遗蜕之灵,那自己恐怕将再没有自由可言。
一想到没有自由,源尘便感觉特别压抑,甚至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超時空書鋪
魔域收回,龙冰魄眼皮跳了跳,他费尽心血创下的佣兵团没了。
一个人也没剩下,甚至连地皮都没了。
龙冰魄感觉心好累,他想要杀了源尘,可是他却再也做不到了。
他服用了毒丹,又被魔气侵袭,只能听命。
其实毒药龙冰魄真没什么感觉,但是魔气是真的。
他确实已经魔气入体。
那种被一点点蚕食的感觉令人抓狂。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目的地。
从冰魄佣兵团到龙岛,很快的。
更何况还有龙冰魄的领路。
刚刚进入龙岛,源尘便是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我的冷艷總裁老婆 我愛美人魚
听小岛的名字就知道了,这是龙岛,对其他生灵自然压制很大。
源尘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需不需要我帮忙?”
遗蜕之灵的声音响起,他似乎很玩味。
“不需要。”
源尘很坚决。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谁知道这是不是画卷之灵的套路,他难道可以通过帮助自己来换取夺取遗蜕之灵的控制权。
绝对不可能。
他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那你自己小心。”遗蜕之灵的声音中透漏出些许无奈。
源尘松了口气,没发现。
自从有了使用本体竖瞳的权限,源尘的很多秘密都已经无法被探知了。
他明明拥有遗蜕的力量,为何却还是这么弱?
他不服!
“你算什么东西,就敢压制我,现在什么人都敢欺负了是吗?”
源尘怒了,从未有过的暴怒。
源尘朝地上就是一掌拍下。
咔嚓嚓的声音响起,轰隆隆的响声出现。
龙冰魄回头呆呆的看着暴怒的少年,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都凌乱了。
龙岛被劈开了!
在山崩地裂的震动声中,龙岛从中断开。
海水沸腾,漫了上来。
“跑啊,龙岛要塌了。”
“龙岛沉了,要沉了。”
在龙岛修炼的生灵真心不少,这里与其他世界连同,算得上是万府界域中唯一一个其他世界生灵可以自由进入的地方。
水滸大宋
家門幸事
其实像这样的地方,其他世界也有。
这算是标配。
曖昧無限
其中万府界域的龙岛便是一处淬炼肉身的好地方。
在这里负重感很强,有压力才正常。
栽倒妖孽懷
毕竟又不仅仅是其他种族有压制,即便是龙族本族也是有压制力的。
可是谁让源尘正在气头上,偏偏这龙岛又惹到了他呢。
“果然是您,我的好哥哥。”魔黎河从虚幻中走出,他面色有些苍白,见到源尘的一瞬间,他终于无法再压抑伤势,直接昏死了过去。
休夫 白衣素雪
源尘接住对方,也不管龙冰魄那惊愕的表情,直接怒道:“变龙,带我走。”
憋屈。
龙冰魄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憋屈,他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内伤都要发作了。
他什么时候向今天这样背过人,真是太憋屈了。
一小时后,一个大黑熊怒气冲冲的盯着龙冰魄,似乎想要从对方身上挽下一块肉来。
“龙冰魄,你难道要违背当年的盟约吗?”大黑熊气的拍碎了好几个桌子,他真的好气呀。
“我没忘。”龙冰魄忽然很想笑,原来拉人下水是这么爽的吗?
臨時老公,玩刺激!
原来痛苦是可以传递的呀。
看到大黑熊这么生气,他的气竟然消了大半。
“你还笑!没忘你毁了我的建筑,这可是我们黑熊佣兵团的基地,你不就是看不惯我们黑熊佣兵团住高楼吗?你现在满意了?你等着,我的手下已经去你的佣兵团了,咱们互相伤害呀!”
大黑熊原以为能看到龙冰魄那冷冽的眼神,但却看到了龙冰魄潇洒转身的飒然身姿。
嗯?
大黑熊用爪子挠了挠头,这凶残的龙冰魄到底咋了?
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呀。
致命潛規則,總裁猛如虎 米蟲mm
难道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大黑熊拖着下巴思索,难道是因为龙岛的事。
可能是这件事,龙岛可是对方的命根子,现在没了,估计他发火也是应该的。
放屁!
他发火就发火,也不能拿我的高楼发脾气。
这可都是我们一砖一瓦盖起来的,怎么能这么简单就放弃呢。
可是没过多久,大黑熊的属下们就回来了。
“老大,你跟我来。”一只黑熊进来就拉着大黑熊远离龙冰魄,似乎生怕被对方发现。
“你怎么了,有什么事直说就是了,这可是我们的地盘,还能怕他不成?”大黑熊很不满自己属下的这个行为。
这里虽然龙气多,但也不代表我们黑熊佣兵团都要怕了他们冰魄佣兵团呀!
“不是呀老大,你听我说,我们去了冰魄佣兵团,那里没了。”
“没了?”
大黑熊突然怒道:“难道这龙冰魄想要攻打我们?”
那也不对呀,如果要攻打的话,那也应该是早就动手了呀,怎么可能会等到他手下都回来。
这也太奇怪了。
“不是的,老大,我的意思是冰魄佣兵团可能消失了。”
“奇袭!?”
大黑熊更加暴怒:“难道是他们觉得我们根本不配他们奇袭?所以现在选择了正面进攻,让我们准备好了才出击?他这是看不起我们啊!气死我了!”
黑熊挠了挠头,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嘴笨,讲不明白了。
忽然,一只圆滚滚的白熊走了过来,他挤开了黑熊,直截了当道:“冰魄佣兵团基地被灭了,现在龙冰魄是光杆司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