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jxin精华言情小說 我就這樣出名了-691、新一輪的較量展示-rtja1

我就這樣出名了
小說推薦我就這樣出名了
走过小小的拱桥,到了蘑菇屋。
这一季的蘑菇屋同样是带有院子的,貌似这样比较具有田园风格。
院子外围着栅栏,栅栏上缠绕着绿植,边上还长有各式的话,看起来美极了。
前两季的蘑菇屋,是没有这么好的环境的,虽然都依山傍水,但看久了也就那样,节目后期都是加上滤镜才显得比较好看。
这次大家是真的满意了,都在赞叹着。
鲜花绿植,好几种色彩搭配在一起,确实是挺养眼的……李晓看了一会儿,大煞风景道:“这里肯定有很多蚊子。”
院子四周都有绿植,没走近就能听闻蝉鸣虫叫,蚊子是绝对少不了的。
何炯轻轻拍了他一下,“就你看的通透。”
其他人也不搭理李晓,推开门,走进了院子,四周打量了起来。
进门,先看到是厨房。
“啧啧,这次节目组还特意给我准备了一个开放式的厨房?”黄雷打趣道。
木头搭建而成的开放式厨房,洗碗洗菜的地方,对着凉亭开了一个大口。
“黄老师,你知道节目组为什么在这里给你开了一个大口吗?”李晓突然问道。
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却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黄雷直接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这是特意让你做饭的时候,看我们大家在这里喝茶聊天呢!你看,凉亭上还做了秋千,院子一边还有两把舒服藤条竹片制作而成的躺椅。”李晓偏要说。
“好家伙!原来是打了这么一个主意。”
黄雷淡淡道:“这次我带来了泻药。”
蘑菇屋的建筑风格和以往的差别不大,这一季多用了竹制品,凉亭就是竹子搭建而成,顶上铺有稻草,凉亭底下也用竹子搭建了二十厘米左右厚的台子。
院子里的绿植也很多,李晓愈发担心了,这是蚊子最喜欢的地方啊!
待会要检查一下行李箱,看有没有带驱蚊水、蚊香之类的东西。
厨房和房子分开,走着木质的走廊,众人终于进到了房子。
上一季因为房子内有厨房,看起来就比较大,这一季的房子看起来虽然小了点,能用上的面积明显宽广了不少。
房子的结构中间是客厅,两边是卧室,一边男生的,一边女生的。
两遍的房间大小一样,宽倒不是多宽,但类似于长条房,蘑菇屋的单人床现在摆了四张,拼在一起的话再加多三张床应该都没什么问题。
李晓选了靠门的第二张床,简单摆放好东西,便打开了行李箱,果真找出来两支驱蚊水,装在一起的还有风油精之类的东西。
黄雷看到,一脸慈祥微笑问道:“小缅给你准备的吧?”
“对啊!”李晓也一脸微笑,幸福啊!
随后看向彭彭,该死的好胜心!
看着两小伙子比着谁的女朋友对自己更好更贴心,黄雷和何炯也不着急,乐呵乐呵地看着。
当李晓拿出一件棉服的时候,彭彭认输了。
“这种天气带棉服……算了算了,没必要和他较真。”彭彭想着,摇了摇头。
床铺都整理好后,众人都十分有默契,直接来到凉亭坐下,聊起了天来。
屍燈
节目组还算有良心,知道天气热,屋内准备了空调,还有风扇。
在绿荫下,大风扇呼呼地吹着,李晓第一时间就换好了宽松T恤和短裤,还换上了蘑菇屋的洞洞鞋,倒也不算热了。
李晓进到厨房,打开冰箱,果不其然发现了节目的爸爸——特仑苏,已经提前放进去冰镇了的,拿出去,一人一瓶美滋滋地喝了起来,当然,没有忘记打一下广告。
这一季倒是真有一点向往的意思,绿树繁荫,还有五颜六色的小花,喝着冰镇的酸奶,太惬意了。
每个人都是,一坐下来就不打算起身了,一位编导忍不住出声提醒:“黄老师、何老师,你们不出去逛一下吗?”
“逛什么?”黄雷反问。
李晓立马接上,“有什么好逛的?”
编导无奈道:“去看一下家里的小动物啊!回来后,王导再跟大家说一下这一季的规则。”
“诺,彩灯不就在这里吗?小H和小O还有他们的狗崽子们也在啊!”
李晓指了指,彩灯正安静地站在凉台的栏杆上,躲到了一边,H2O这对夫妻正带着四个狗崽子在院子里疯跑,一点也不屑于搭理他们。
从大都市来到这里,还没开始干活,这是难得的安宁,众人都不想动,动了就意味着开始蘑菇屋的节奏了,任凭女编导在一旁着急。
女编导实在没办法,搬出来了王正宇。
瞧到正主来了,黄雷和李晓都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
不到说规则的时候,王正宇是不太想出来的,生怕他们又要和自己抬杠谈条件。
李晓进厨房又拿了一瓶冰镇特仑苏出来,递给黄雷,然后黄雷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搭住了王正宇的肩膀,“这是又有什么任务了?不急,王导先喝口奶。”
王正宇打开喝了一口,表情夸张道:“真不是所有牛奶都能叫特仑苏,太好喝了!”
众人都嫌弃地看着他,他讪讪道:“哪有什么任务不任务,这不都是蘑菇屋的生存规则么。”
生存规则这么高级的名词都拿出来了,李晓说道:“王导,什么规则你就直说吧,我们先听听,反正节目还没开始录,要是不满意我们就先走了。”
自然是玩笑,合同都签了。
王正宇却也是配合地着急道:“这可不行,来了就不能走了!”
“你这还是黑店啊!”何炯惊声道。
跳过了这茬,王正宇说道:“那就先说这一季的规则吧,走进来的路上你们也看到了,左右两边都有水果种植地,有的是我们承包下来的,有的则是我们种的。”
“这次不需要你们种水稻了,给你们找了一些趣味性的工作——摘水果!”
众人一听,眼睛都亮了,摘水果好啊!
这才是真正向往的日子!
去农家乐一般不就是体验这样的生活吗?
億萬婚約:上司的臨時妻子
只是,节目组真的有这么好心?
“摘什么水果,摘多少?”李晓问出了关键,其他人也跟着紧张起来。
不管摘什么水果都好,数量多起来了,都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光是摘的话倒还好,但节目组是有前科的,需要带回来蘑菇屋,即使是不算很远,重量一旦起来了,运输就不是一件轻松的活。
“这个……什么水果都有,自然是要有一定的数量和重量。”
王正宇含糊不清,想先揭过这个话题。
“王导,您这可就不地道了啊!”李晓不让他这么轻易揭过去。
看王正宇的态度,就知道这活不会轻松,黄雷震声道:“正宇,你别打马虎眼了,具体什么工作快点说吧!”
“我说你,这早说晚说不也一样吗?”李晓无奈叹了口气,搞得好像不说出来他们就不用做了似的,到最后该干什么不也一样要干什么?
“这当然不一样,我现在说你们怕不是要扒了我的皮,必须要让你们在我不在场的时候知道这些事……”
碳基背叛者
现在不说也得说了,王正宇在心里骂了李晓一顿,每次就这小子敏锐。
他做好了退后的准备,说道:“水果有西瓜、香蕉、菠萝,火龙果、蓝莓,还有本地的甜瓜,我们是这么打算的,两百斤西瓜换十块钱,香蕉和甜瓜也是这个价,火龙果一百斤十块,蓝莓五十斤二十块,诶诶诶,你们别走啊……”
李晓都懒得讨价还价了,两百斤西瓜十块钱,还不如他们直接拿去卖了,当然,西瓜的所有权不属于他们,可这人力也太廉价了吧!
不朽龍尊 青青小蔥
黄雷被拦住,他也不生气,一脸无奈道:“两百斤的东西换十块钱,你怕不是要累死我们?”
两百的西瓜、香蕉啥的,摘下来还可以,但是怎么扛回来蘑菇屋?
他们还没实地考察过,不知道这些地方能不能开车进去,也不知道地离这里多远,问题是也没有借到车。
反正两百斤换十块钱,没门。
“那你们说多少?”王正宇早就做好了被砍价的准备,特意定高了重量。
“这样吧,王导。”
彭彭淡淡地杀了一个狠价:“我也不让你难做,两个西瓜十块钱。”
王正宇乐了:“行,两个五斤重以上的西瓜,我给你们十块钱。”
“真的?”
彭彭一脸惊喜,旋即看了看其他人,一副自己为蘑菇屋一大家子做了贡献的样子。
“嗯,真的。”
王正宇点点头,指向院子外面的西瓜地,“那边是村子的集体西瓜地,你去摘吧,摘多少我收多少,不过记得向村民付西瓜钱。”
彭彭笑容凝滞,尴尬地闭上了嘴巴,其他人也是无语了,你真当西瓜是你家的呢?
不过也是为自己争福利,李晓拍了拍彭彭的肩膀,看向王正宇道:“两百斤真的太重了,除非你说不需要运回来。这样,一百斤二十块钱,不过这是一公里以内的价格,太远了运输也要钱的,对吧?”
“对,还有,你得给我们提供一辆可以开进地里的车子,我们这群不是小胳膊小腿,就是老胳膊老腿的,是真的扛不动啊!”黄雷补充道。
果然,每次砍价最终还是面对黄雷和李晓,这两人每次都是恰好地砍到自己的底线……王正宇稍微思索一番,点头道:“可以,不过只有刚刚说的两百斤是这样定价,其他的按原价。”
“这不行。”
李晓又道:“蓝莓这么小一颗,五十斤得摘多少啊?一斤一块钱吧。”
網遊之混沌強化
王正宇同意了这个价格,又补了一条,“节目组提供给你们的汽车可以用来运输说过,有一点就是,汽车不能开进地里,以免发生安全问题,所以你们要把水果运送到路边再搬上汽车。”
屁的安全问题,不就是不想让我们这么舒服,李晓和黄雷相视一眼,答应了下来,到时候再看,地势平坦就直接开进去撞车。
谈妥了价钱的问题,拿到了这一季的两百块生活费,一行人也不再和王正宇浪费口水,出门溜达。
先在院子周围溜达,看一下蘑菇屋的小动物。
“你们看,孔雀!”枫妹捂着嘴巴惊呼出声,然后小跑过去打量。
众人才发现,原来院子进来的地方左边就有两只孔雀,用竹篾围了起来。
李晓看了一会儿就过了新奇劲儿,这两只孔雀长得一般,也就是羽毛不够茂盛,色泽也不够眼里光滑。
这算是新成员,不过有专门的人过来喂养,女编导在一边解释。
走出院子,来到了羊圈,里面就剩一只点点了,老点因为难产去世。
權傾天下之腹黑梟後
去到了牛圈,苏苏正在慢慢悠悠地吃草,尾巴一扫一扫的,木杆上还有一个电风扇在给它吹风,十足老大爷的模样。
众人看了一会儿,才去巡视了一下农地。
“还行,王导还算是良心。”
李晓目测了一下,西瓜地就在路边,其他水果地也在这里,虽然在里面,但一旁有小道,不宽敞却足以让汽车通过。
快穿之救贖男配
“坏了,你看香蕉地。”
黄雷指了一下,香蕉地在很里面,小道延伸进去,距离香蕉地还有一百来米的地方就开始变窄了。
李晓不死心,走进去一看,里面的路汽车是开不进去的,继续走进去,发现前面有一块草莓地隔开了,需要转弯,走窄小的田埂才能去到香蕉地。
夜夜笙歌 伊蔻
“看来摘香蕉是最困难的一项工作。”
李晓走回去和众人说了一下路况,思索一下,“小推车,回去找找看蘑菇屋有没有小推车,就是我们上一季拉泥土的推车。”
如果有的话,其他工作也能减轻一下工作量。
工具真的很重要!
黄雷笑呵呵道:“没事,看嘉宾安排工作。”
李晓笑了起来,其他人就连枫妹也有一些不好意思又觉得很有道理的笑了起来。
男嘉宾就等着扛香蕉,扛西瓜吧!
也不再多想,反正今天是不打算干活的。
得知这是节目组的水果地后,李晓也不客气,挑了个大西瓜,不懂怎么听出来熟没熟,敲了一下就摘掉了瓜蒂。
刚到的时候就看上这个西瓜了!
……

oicle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就這樣出名了-688、這人是誰啊?臥槽,爸爸!推薦-zkgmv

我就這樣出名了
小說推薦我就這樣出名了
《魔女》海外版权费在今天到账了,税后1.9亿美元。
海外的版权卖出去之后,李晓就没有关注过了,他自己认为,电影质量也就还行,能在国内卖的好,完全是因为前期宣传做的充足,以及自己的名字加持。
至于国外,李晓的知名度倒是不算小了,亚洲非常出名的几位明星质疑,但是,大家对他的印象也只是明星。
——红毯风头盖过女星的男星,创立了太空步和超级四十五度的超级明星,创作出多首火热单曲的歌手,甚至狂热点的粉丝,喊他亚洲舞王都有。
大多数人都很少知道李晓还有一个身份是导演,或者是忘了。
特工重生:天才妖女
《调音师》斩获了戛纳短片金棕榈大奖不假,但是说实在的,关注的人不算多,因为短片大奖中,戛纳的名头虽大,却也不是最受瞩目的。
当然,《调音师》在三大短片电影节中也斩获了大奖,但是,这不足以支撑李晓能够用导演这个身份打出名头,不是说质量不够,而是因为作品太少。
所以海外版权卖的不算多,却也不少了,不过李晓倒是低估了自己在高丽国的知名度,听说在那里,《魔女》卖出了1.6亿的票房,单位人民币。
今年目前为止的票房冠军!
这着实让李晓的知名度在高丽国,再次得到疯狂飙升,也因此多了不少那边的工作邀约,当然,都拒绝了。
《魔女》在华国的票房收入还未进账,不过却可以自己计算出来,扣除各项税费,以及电影扶持基金等,大概会有15亿左右的资金进账。
最迟也会在七月份进账,不过李晓也不急,公司账面的资金,还是足够他霍霍的。
之前公司赚到的钱还没有打到账户,所以破晓慈善基金都是分一部分打钱进去,这次有钱了,李晓大手一挥,把计划中的金额一次性打了进去。
目前已经起了三栋曙光大楼,这个名字是李晓起的,倒是第一次让大家一致认为是一个好名字,不再是什么“破晓”“PX”了……
……
另一边,羊城和鹏城演唱会的完整表演过程,同样放上了鹅厂视频平台,价格降低至一元一场。
演出票房统计起来不难,基本上是第二天就知道能够有多少收入了。
只不过和电影票房差不多,能看提前看到自己可以进账多少,等到款项进账却是需要一点时间。
当然,演出行业的要快一点,扣完税之后门票钱就能入到公司的账户了,江城的票房已经入账了,税后四百万不到,再加上周边的一些收入,算是勉强回本。
不过,一点都没有亏!
很意外的是,视频网上赚到的钱,是演唱会收入的好几倍!
穿越誅仙界 夏焰
当然,这里指的是江城演唱会。
江城站只开了一场演唱会,演唱会的视频播放量达到了两千五百多万,统计起来很简单,里面的每一个播放量就是两块钱,收入五千多万。
破晓与鹅厂采取七三分成,税后可得3000万左右,这些都是可持续收入,视频上线起每三个月分一次账,以后虽然可以预见播放量会降低,但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李晓吃了一惊,这尼玛赚的太多了,不比那些薅粉丝样貌的主办方赚的少多少,所以,后面演唱会的视频都降价到了一块一场。
圈内人则是心里发酸,这样一来,不仅能赚到钱,还特么口碑暴涨,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其实他们知道,想到了也没用,因为除去少部分歌手,大部分歌手靠这样的模式,是赚不到钱的。
就像短视频一样,有的视频播放量贼高,点赞贼多,大部分却是鲜少有人关注。
这是相同道理,视频不仅要有质量,视频的主角也需要有让人愿意花钱的名气。
当然,老老实实赚了演出费之后,再合计合计,弄一个视频出来,定价低一点,薅一下粉丝的羊毛倒也不错。
李晓诚心诚意为粉丝争福利,却也在无意之间,给别家的粉丝制造了一个掉羊毛的机会……
……
五月五号。
杭城。
距离演唱会开始还有三天,李晓却是已经开始了彩排。
一般来说,之前有和乐队一起练过的歌,基本上是过一遍就可以了,这场演唱会也不打算唱新歌,梦幻乐队的人对李晓又是很熟悉,所以一天的彩排时间足以完整地过几遍了。
当然,工作都浓缩在一天,这样会辛苦一点。
只不过杭城的演唱会不一样了,有嘉宾。
这个嘉宾不仅身份非同寻常,还有一个异能,就是让很多他不认识的人,都愿意张口喊他爸爸。
李晓到场地没多久,便等到了云易。
他含笑走来,身后跟着几个西装保镖。
我真是超巨 願望的二維碼
身穿藏青色布衣,黑色布鞋,像大街小巷的小老头,一点也没有资本大佬的风范。
让保镖在台下等候,没等李晓走过来,云易便自己走了上去,“嗨,小哥!咱们可是有一段时间没见了。”
你已经不年轻了,不要占我便宜……李晓谦虚笑道:“是有一段时间没见了,不过易总,您喊我李晓就成。”
“你的粉丝不是都喊你小哥吗?”云易笑了笑,示意他不用在意。
億萬萌妻:狼性總裁狠狠愛
我确定了,你就是在占我便宜,我的粉丝喊我小哥,你就喊我小哥,你的粉丝可是喊你爸爸啊……李晓哈哈笑道:“对,称呼无所谓,既然如此,我也喊你易叔吧,老是云总云总的叫,倒是显得生分了。”
云易笑道:“对,无所谓,你也可以喊我易哥!”
李晓才不想认一个比自己亲爹还大的人当哥,当做没听到。
余采不在,要是来了看到这一幕,必然会说:“这世上哪有高冷的人,哪有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的人,只不过是看身份行事罢了。”
舞台上,后方,舞团和乐队的人都在。
盤古真身 不怕藏獒的貓
景少拐妻有一套
“我擦,云爸爸怎么来了?”
“你是真不要脸,这都能喊的出口,滚,这是我的爸爸!”
“我爸怎么没告诉我有你们这群兄弟?”
“……”
PX舞团和梦幻乐队的人倒是很聊得来,演唱会期间早已混熟了,凑在一起像村里树下的碎嘴妇女们。
爸爸不爸爸的都是在玩梗,当然,内心多少有点渴望过就是了……
大家现在关心的是,云易过来干什么?
一个资本大佬过来看演唱会的彩排?
他们别的不太清楚,却也知道,演唱会都是破晓自己承担的,没要合作方,所以,云易也不是合作关系。
“云爸爸不会是过来当演唱会嘉宾的吧?”
“怎么可能,虽然人家现在几近退休,但也有很多事情啊!”
“想多了,应该就是过来看看,毕竟我爸爸以前也和小哥舞台合作过,在他的底盘开演唱会过来看看也正常。”
“我觉得不是想多,你们看。”
猴子出声提醒,大家看过去,云易已经接过了麦克风……
“卧槽,小哥牛哔啊!”
“牛哔,居然能请到我爸爸来当演唱会嘉宾!”
“别说了,你们这群野儿子!”
“……”
一群人就“到底是谁的爸爸”再次展开激烈的争吵,彩排还没开始,还没用到他们的地方,李晓也没有发现。
“易哥,你有什么想唱的歌,可以先唱一下,找一找感觉。”
李晓十分自然地喊了个哥,说道:“这样,开嗓你会吗?我先教你一个简单的开嗓方法。”
“舌头放松伸出,想象一下狗怕热伸舌头的样子,舌头微卷,与上唇之间留出一道缝隙……”
李晓做着示范,云易则是一丝不苟的照做。
这一幕也被专业跟拍记录了下来,几位摄影师吃惊地瞪大眼睛。
惊!人气实力歌手李晓教云爸爸学狗吐舌头!
……
杭城站,李晓个人演唱会如约到来。
这次演唱会介绍会有神秘嘉宾,入了场后大家仍然在猜测神秘嘉宾到底是谁,毕竟是李晓演唱会请的第一个嘉宾。
“我觉得是任信源,毕竟是李晓公司旗下唯二的艺人,两人也是兄弟关系。”
“要说兄弟,我倒感觉是李一凡了。”
“神秘嘉宾,要说更有惊喜感的,还是李一凡,兄弟同台,可不多见。”
“这两个都能猜到,以李晓的性子,我倒不觉得会是这两人。”
“会不会是大姐头?”
“我擦!真有可能!”
“李晓这哔营业不积极,撒狗粮倒是很厉害。”
“无所谓,反正李晓的演唱会不管来了谁,对我来说都是惊喜。”
“太对了!李晓终于舍得请嘉宾了,不再一个人埋头苦,不,苦唱。”
“你不对劲!”
“……”
纷纷猜测中,都没有人猜测到相近的,说的名字都是娱乐圈的人。
倒也正常,没人能够想到,全世界闻名的企业家会来到一个演唱会当嘉宾。虽然云易在公司年会,或者旗下企业的一下盛典也有过表演,但李晓的演唱会可是与他毫不相关的。
一时间猜不出来,大家便看大屏幕。
观众提前进场,大屏幕会播放一些记录,这是大家都熟知了的,看到后面,就能看到彩排的片段了,到时自然知道是谁。
穿越從龍珠開始
彩排的片段播放了,可是,打了马赛克……
从衣着和身形,倒也能推测出来是一个男人,而且这穿衣品味,年纪也是中年了。
机灵的观众,立马掏出手机来查李晓的关系网。
“中年朋友不多啊,也不可能是黄白,黄白就算减肥了,也不可能一下子缩水了一样。”
“身形看起来有点像是何老师,但何老师穿衣风格不是这样的。”
“也不一定,有可能故意这么穿,迷惑我们呢?”
“没多久就能知道的事情,彩排的时候费那个劲穿其他衣服啊,打个马赛克算是加大工作量了。”
“圈内人对不上,有没有可能是圈外人?”
“有这个可能,不过有一点你们都忽略了,来当嘉宾的,不一定是李晓的朋友啊!”
“有道理。”
“……”
这一轮猜测,即便只是在脸上打了马赛克,依然没有观众猜到点子上,最接近的就是圈外人的猜测。
李晓出来闲聊了,大家也没那个心思猜是谁,反正演唱会有李晓,在粉丝看来其实就已经足够了……
江城站李晓提前出来一个多小时,又聊得比较久,导致准备时间差点不够。
后面几站都已经做过了调整,同样是提前一个半小时出来,聊三十到四十分钟,然后回去做准备。
只是,李晓还是忍不住多聊了会儿,在导演多次的催促下,才挥手离开了舞台,回到了后台。
云易笑说他舍不得回来,李晓回答说这是对粉丝的爱。
李晓换好衣服出来,让化妆师在他脸上摆布,笑着问道:“易哥,怎么样,紧张不。”
“五万人的体育中心,说不紧张肯定是假的,不过也还好。”云易淡淡笑道。
看,这就是爸爸,不,这就是大佬的自信!
杭城黄龙体育中心的体育场,可容纳观众五万多人,安全起见,也为了更好的观看体验,只出售了五万张门票。
当然,票是卖光了,人能不能全部到场这也是不知道的。
临近七点整,演唱会即将开始,李晓却还在弄造型,这次他要狂野一点,扎一个脏辫,头发留了很久,却也不够长,但是只要舍得花钱,造型师是无所不能的。
“加油!”李晓坐着,对云易举了举拳头。
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云易此时却也是哭笑不得,这到底是你的演唱会,还是我的演唱会啊?
对的,没错,李晓让云易这个嘉宾来开场!
云易摇了摇头,和李晓碰了碰拳头,迈开大步朝舞台升降机走去,全身黑色,充满了机械感的设计,后面跟着同样黑色服装的舞团众人,看起来倒也气势非凡!
七点整!
茗香
舞台灯光暗了下来,现场顿时响起海啸一般的掌声和尖叫声。
超級清潔工
升上了舞台的云易,听着几万人的呐喊,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几分,不过也是经历过二十万人音乐节的老艺人了,很快便稳住了心虚。
校霸獨寵拽丫頭
咔擦~
音效声,与此同时舞台灯光亮起,台上黑衣人分布站位,其中一个带着金属面具的男人凹着造型,屹立舞台C位。
声浪再次加大,如同狂风呼啸!
也有人眼尖地发现,这个人好像一米七都不到,而李晓足足有一米八五!
不过此时气氛上头,大家也顾不得不对劲了,歇息地里的应援。
而表演也开始了。
云易跳的是李晓的舞蹈,当然,是有过改编的,里面还保留着李晓独有动作之外,其他动作都改成更适合云爸爸发挥的动作了。
一跳,就露馅了,也不是露馅,毕竟目的也不是假扮成李晓。
粉丝对李晓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就算是不熟悉的人,这时候也能看出来这不是李晓,因为,这舞跳的着实一般。
虽然没到辣眼睛的地步,但是身体动作,可谓是一点美感都没有。
开场,就这???
观众们有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人到底是谁啊?”
但出于既然是表演嘉宾,那也是和李晓有关系的人,并没有人发出嘘声。
显而易见的是,声浪相比之前,降低了不知道多少。
云易不愧是大佬,一点也不尴尬,心态很好,完整的把舞蹈表演完,随后凹着和开场不一样的造型,喘着粗气,慢慢地摘下了面具。
全场沸腾!
表演时的安静,仿佛就是暴风雨来临前的临近。
李晓在后台,依稀听到有人喊:“爸爸?”
…..

d8hxr火熱連載小說 我就這樣出名了 txt-685、演唱會結束閲讀-07jrw

我就這樣出名了
小說推薦我就這樣出名了
爷爷奶奶的苦恼,是大多数看演唱会的观众的苦恼。
花个千八百块钱,想着来听自己偶像唱歌,谁知道耳边都是别的观众在给他们免费唱歌。
关于演唱会的段子,网上流传无数。
一位观众花一千五百块买了张演唱会的门票,前面的哥们不仅会很大声的唱歌,还喜欢站在起来蹦蹦跳跳,且牛高马壮,可以完全遮住后排的视野。停下来聊天的时候,和旁边的朋友吹嘘,自己特意烫了个发型过来看演唱会,花了一千块,后面那个哥们苦笑,一千五百块,其中五百块买了个座位,一千块看一个发型,到也不亏……
其实爷爷奶奶他们的位置还好,在前排,李晓唱的时候他们还是能够听得清楚,还能看清舞台。
第一首热场,第二首稍微抒情一点,第三首李晓唱了《无名之辈》,这首歌是写给憨源的。
亂世紅顏:傾城皇後 華年似風
合唱的人倒是少了点,但是声音却一点也没小,副歌很高,一般人都唱不上去,观众也是硬着头皮鬼哭狼嚎。
就有不少位观众嚎的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
几位一起来的黄牛,几个好哥们站起来,勾肩搭背,满脸泪水鼻涕在那里嘶喊。
他们自然不是李晓的粉丝,当黄牛这一行当然可以有偶像,但是有偶像可不是什么好事,只会让他们拔剑更慢……
不是李晓的粉丝,却也听过不少他的歌,毕竟歌是实火的。
全场都在合唱,这种氛围带着,第一首歌还能忍,第二首《晴天》就有点忍不住了,第三首彻底释放了自己。
《无名之辈》这首歌给他们很大的感触,其中一个或是戳中了什么心事,顿时泣不成声,其他的黄牛一看,我擦,这么投入的吗?
索性也跟着一起哭了起来,做黄牛的也是人,成年人少不了几件心酸事。
这首歌唱完,他们还在哭,抽噎不止。
期间,周围的观众默默拿出手机出来拍视频,心想:啊,成年人世界的不容易啊!他们一定很有故事!
在演唱会嗨起来很重要,但是记录这些名场面也很重要。
因为李晓演唱会的火爆和影响力广泛,可以预见,未来几天的微博、快音视频等,这几个黄牛哥们会火上一把。
唱完这首歌,李晓停下来让嗓子休息一下,撩起电吉他,同梦幻乐队的人来了一段即兴solo。
其实没什么旋律可言,大多数观众都听不出这段solo到底专业不专业,此时气氛到了,大家都嗨起来了,李晓越狂野,他们越不明觉厉,一波接一波的尖叫。
这时爷爷奶奶摇着头退场了,声音太燥,对老人很不友好。
一段长达十分多钟的solo,李晓已经浑身汗水,累了,停下来,仰头咕咚咕咚喝了半瓶矿泉水。
穿越未來之妍姑娘
期间他用过的乐器多达六种,其中包括吉他、钢琴、架子鼓。
观众听嗨了,他也玩嗨了。
“累了,累了,休息一下,聊会天。”李晓走到舞台边缘坐下,熟悉的位置。
这时候不同下午了啊,下午的李晓虽是明星,但是状态轻松,穿着也很休闲,像是朋友一样和大家聊起天来。
演唱会进行到这时候,可没人会再把他当成朋友——
他就是一颗光芒万丈的星。
前排的狂热粉丝,沸腾了起来,想翻过防护栏。
幸好保安够多够给力,李晓也是有点怕,做好了随时能起身的准备,说道:“我说你们,一点都不累啊,还有力气想要冲上来。”
又是一阵又一阵刺痛耳膜的回应,怕了怕了,李晓拍拍屁股站起来。
之前还有点纳闷,演唱会为什么会请嘉宾,现在知道了,请嘉宾撑一下,他才能有休息的机会啊。
演唱会请嘉宾,其实还是有很多讲究的,有的是单纯的朋友关系,有的是受人委托提携对方,有的干脆是委托别人,请个大咖来给自己演唱会撑场子。不过最后一点很少有人试,因为这么一来很容易就会喧宾夺主了。
没两分钟,李晓又开始了演唱,这首是《年少有为》。
其实演唱会唱什么歌都行,反正都是李晓写的歌,不过前面两首,他都是带着一点小心思的。
老实来讲,他写给憨源唱的歌,也还挺火,火出圈的那种,不过还是差了那么一点,他现在就有把热度往憨源的歌上面引的想法。
自己写给憨源唱的歌,李晓可是全程跟着的,唱的可是一点都不差。
高達之曙光
实话实说,很多人都想不到李晓能写出这么一首歌来,更别说听他唱了,虽然也有不少人跟着一起合唱,但心情都是微妙的。
假如我年少有为不自卑?
特么的,放眼望去,能有多少人比你还年少有为的啊?
你不仅年少有为,你还亿表人才……
不过好听就完事了。
因为没有请嘉宾的原因,李晓准备的服装都是不用脱下身的……换件外套,或者换件披风即可。
此时,李晓换上了黑色的西装,戴上了黑色礼帽。
灯光一暗,趁着没有光亮,px舞团急忙上台,站好位。
只是表演还没开始,还没亮相,观众席又是人声沸腾。
这首歌,这支舞,是奠定了李晓在歌坛上独一无二的地位,还造就了李晓在国际上的地位。
国外,不止普通群众,还有许多娱乐圈的人士,男星也有,女星居多,多次公开表达对李晓的欣赏和喜爱。
很大的原因,是因为这首歌,这支舞。
一想到国外不知道有多少粉丝请求李晓去开演唱会,观众们心里自然而然地就产生了一种名为优越感的东西~
【Just beat it, beat it
Just beat it, beat it~~~】
随着副歌响起,舞台上李晓领衔的众人做起了超级四十五度,观众席也做不住了,嘶哑着、挥舞着手臂。
气氛嗨到极致,舞台灯光闪烁,躁动的想要掀翻体育馆的棚顶。
爷爷奶奶先回去了而已,李晓的亲友团都面面相觑,除方边缅外,他们上次看李晓的现场以是《歌手》的时候了,那时候看的好像是演播厅,观众不多,却也被他们的呼喊震的不轻,现在则是看傻眼了都。
孙晓黎就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这是自己的儿子?那个天天被自己唠叨,时时刻刻都很注意自己颜色的儿子?
方德伦望了一眼,跟着蹦蹦跳跳,一点女孩子矜持样都没有的女儿,这下倒是没有叹气了,因为就连他,现在也想跟着唱起来,跳起来……
女友和妹妹都是李晓的忠实粉丝,随着方边缅,粒粒也在蹦的头发乱飞,好不快活。
她倒是不太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但是她清楚有很多人喜欢哥哥,哥哥是个唱歌跳舞的……
一开始,同小朋友介绍自己的哥哥,她会说哥哥是唱歌的,后来李晓有了唱跳,她看了之后,也有可能会说跳舞的,再后面则是也会说哥哥是演戏的。
家里人都没有给粒粒灌输哥哥在娱乐圈有多厉害的东西,当她问起的时候,孙晓黎也是这么随口一答:唱歌的、跳舞的、演戏的、拍戏的……
我的專屬甜心 彭小丫幻想曲
演唱会上,李晓没有唱新歌,不过一唱就是三十多首,另外艺高人胆大的玩了三次‘一人即一支乐队’,把粉丝震得顶礼膜拜。
那些被迫进来的黄牛,有的甚至直接入坑了,举着手挥着拳头,眼含热泪高喊:“李晓是神!”
不可谓不卖力了……
大家想要看的是李晓的演唱会,他不唱新歌一点影响都没有,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
按理说观众至少都是下午四点就过来排队等验票进场了,经历这么多个小时,反而没有人觉得累的。
离去的时候一个个心满意足,兴奋不已,回家的路上就在整理手机上拍摄的照片和录制的视频,写好文案,发送朋友圈以及各大社交平台。
演唱会还没有结束,微博上就有着许多李晓演唱会相关的话题,一结束,大量的视频和照片发上去,【李晓演唱会】这个话题立马就往热搜榜挺进,演唱会结束没半个小时,就已经来到热搜第一了,帮了热搜第二家暴的明星不小忙。
“听说这次演唱会提前进场还有独家幕后看?臭弟弟的服务真到位啊!”
“呸,什么臭弟弟的服务?”
宇宙進化者系統
“污女,闭嘴!”
“有一说一,今晚这场演唱会,是我近两年体验最棒的一场演唱会了,气氛嗨的爆炸!”
“赞同,虽说旁边的大哥唱歌很大声,但气氛是真的好,而且,李晓太牛哔了!”
“演唱会后半段我的嘴巴就没有合上过,太牛哔了。”
“到底什么跟什么啊?有没有吊大的说一下?”
“什么都麻烦我们吊大的,很累的好不好。”
“之前蘑菇屋音乐会,李晓不是玩过一次‘一人即一支乐队’么,这次他也玩了,一玩就是三首歌,恐怖不恐怖?”
“这简直就是妖孽啊!他拍电影也是这样,《魔女》的幕后工作名单大家都自动忽略了,不然你们也会跪下来!”
“之前我还以为他是有准备过,练习过的,我草率了。”
“对,我之前也有这样的怀疑,就算他第一首‘一人乐队’弄完,我也觉得他是彩排过的,但是后面两首……”
“艹你!后面两首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李晓表演完一次之后就玩嗨了,后面两首是他让观众说的,也就是随机的,就特么的很恐怖!”
“!!!啊啊啊,怎么网上就没有一个完整点的,清晰点的视频呢?”
“我也找遍了都没找到……”
“……”
不出意外,大家的关注都放在了李晓这个主角身上。
实在是李晓表现太非人类了,‘一人即一支乐队’这种表演方式多在国外,看过幕后爆料的也都知道,一般都是此前都有过彩排。
可李晓呢?
第一首可能彩排过,第二首,第三首完全是随机的,全场哪首歌的呼声最大,他就来哪首。
难不成他自己的每一首歌都彩排过?
最关键是,这货还即兴加入了和原曲不一样的乐器,而且丝毫不影响效果。
这就太过于恐怖了……
演唱会刚结束,观众看演唱会的反应,也是不小的看点。
我有一個世外桃源 浮夢三賤客
最火的当属那几个黄牛兄弟勾肩搭背,满脸泪水鼻涕,还坚持一起合唱,视频里,仔细听甚至还能听到他们唱【无名之辈,我是谁~】破了音,差点断气的声音。
尽管如此,他们也没有在乎旁人的目光,心无旁骛的唱着,想必是压抑的太久了。
可是,没有人笑。
“唉,本来我还觉得挺搞笑的,但是越想越不是滋味。”
“女人,可知道男人在背后默默承受了多少?”
“这几个哥们都是有故事的人啊!”
“看的很心酸,艹,风太特么大了!”
“我以前也有这么几个好兄弟,有福一起享,有事一起扛。”
“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么,我想和他们一起喝酒,听听他们的故事,有条件,我会帮他们一把!”
“有点眼熟,好像是江城本地的黄牛……”
“滚,看演唱会哭出来的人怎么会是黄牛呢?”
“人家都哭成这样了,你还泼脏水,真不是人!”
“……”
偷偷爆了个料的猴子,见到这么多人骂自己,也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
为此,猴子有求证方法,他还冒充同行,加了不少黄牛的私人微信呢,就是能看到他们生活日常的那种。
几番搜寻,果然,视频里的真是那几个黄牛。
其中一个黄牛的朋友圈:看了李晓的演唱会,也不过如此。
别人或许以为他是在炫耀,但猴子知道这些黄牛是真的在故意诋毁。
再回到网上看那些人说男人的心酸,什么什么的,猴子笑得肚子痛,笑了好一会儿。
没去揭穿他们,没必要,现在解释了也没有人信。
演唱会结束,勾肩搭背一起唱一起哭的几个黄牛哥们,心里空荡荡的,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吃了宵夜。
古魂銅戒
鮮血神座
几瓶啤酒下肚,正想骂两句李晓不给他们赚钱的机会,这时,有个人拿着手机,手机放着视频,还不停地看着他们。
“真的是你们?”这人或许是看清了,激动的走过来。
几个黄牛哥们有点被吓到,以为是以前他们卖过假票的客户,都想起身跑了。
“好兄弟,真的是你们,有缘相见,煽情的话不多说,都就在酒里了。
这人举起了啤酒,咕咚咕咚地就往嘴里灌。
萬界臨時工 Mr星火
可把几个黄牛哥们整懵逼了,面面相觑,这是遇到傻子了?
随后这人又自来熟的勾上他们的肩膀,“喝,我们一醉方休,这顿我请,随便吃,随便喝!来,跟我说说你们的故事,能帮我一定帮!”
黄牛兄弟懵懵的跟上了这个胡说八道的人的节奏,一杯接一杯的喝了起来。
喝到上头,黄牛兄弟以为是遇到了知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着李晓。
这回轮到想听故事的哥们懵了,这,这真的是黄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