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em3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討論-第646章 來歷讀書-vaoce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
坐下寂静无声,无一人敢说话。
灵韵眉头微皱,她对瑶仙子的性格非常了解,如果听到自己的命令,瑶仙子一定是最积极的那一个……
至于罗天嘛,自然也不用多说。
不管灵韵此时的表情如何,心里和罗天有着同样的心思,想要看见这爱人。
奇就奇在,无论是瑶仙子和罗天,居然在所有人都已经到齐,静静的站在大殿当中后,他们的身影还没有出现。
殿外瑶仙子和罗天都听到了灵韵的呼唤,瑶仙子心头一急,连忙催促道。
“倪安云,你快点!师尊在找我!”
奈何,罗天不是瑶仙子,面对这上百的阶梯,面对磅礴雄伟的宫殿,他只能靠双脚来走,明明已经很努力了……可还是没能第一时间赶到。
瑶仙子作为师姐,又不好直接把罗天甩在这里不管,这也不符合瑶仙子一向做事的原则,无奈和之下,只能催促。
罗天猛地往上扑腾了几步,气喘吁吁道。
“讲道理,我已经气都喘不过来了,让师尊等会也好过把我累死吧?”
“你!”
瑶仙子眉头一竖。
“等着师尊怪罪时,你可别拉着我一块受罚!”
罗天听后摆摆手道。
“放心吧,不会怪罪的……”
瑶仙子见状有些迷惑,深深的看了罗天一眼道。
“你凭什么这么笃定?”
罗天见状眼珠子一转,笑道。
“师尊这么着急召集我们,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哪还有时间因为这些小事怪罪,嘿嘿……”
瑶仙子听后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道。
“希望你这些小聪明,不会聪明反被聪明误!”
罗天听后只是笑笑,没有回话,继续往上攀登。
瑶仙子则双手抱胸ꓹ 随罗天一同上殿。
大殿之内,灵韵坐在最高的宗主之位上ꓹ 与凡间封建皇朝社会的皇帝一般,宗主有宗主的主位。
大殿之上的宝座,就是灵韵独享的位置ꓹ 高高的在台阶上,形状圆润ꓹ 没有丝毫锋利的倒角,整个宝座ꓹ 如同一个大型的趋异形碗……而灵韵ꓹ 盘腿坐在宝座上,眼底露出一丝不解和疑惑,问过瑶仙子在哪里之后,便没有再说一句话,好似在等待瑶仙子的出现。
一众弟子和各院各部的导师,以及一干长老,个个都缄默不言ꓹ 不敢说话……
灵韵的威严,由此可见一斑。
短暂的等待ꓹ 却有一种仿佛要窒息般的错觉ꓹ 红衣和白凝也同样神情有些凝重ꓹ 所有人都等着瑶仙子的出现ꓹ 当然,在灵韵的心里ꓹ 还等另外一个人……只是ꓹ 在场无人知晓罢了。
只不过半分钟不到ꓹ 这股压力在大殿之内,犹如传播的病毒一样ꓹ 让人人都屏住呼吸,不敢有丝毫动弹。
明明有好几百人,却安静的能听到某个初次见识过这种场合的弟子,因为紧张而产生的吞咽声……
也许是因为压力,或许是害怕与自己已经有了姐妹情谊瑶仙子,会因此受罚,茗韶僵硬的抬起手,小声道。
“报……报宗主……”
声音很小,但是,却能在大殿之中传播开。
一时间,所有人都扭头望向茗韶,就连一旁同样纹丝不动的女弟子,也都个个瞪大眼睛,不解的看着茗韶。
不明白,茗韶怎么敢在这个时候,忽然要打什么报告……
站在一纵列最前面的是导师,一个女子,她一头红发,大概中年的模样,不过,身姿却十分的纤细瘦弱,穿衣打扮也很是仙气。
如果不是因为她眼角留下了时光的痕迹,就凭这身材,还有那一双汪汪大眼,谁也猜不到她的年纪,纵然如此,如果她出了灵池,落于凡间,依然有数之不尽的人,为之倾倒,为之痴迷!
她张了张嘴,不可思议的望着茗韶,眼中充满焦急,小声责备道。
“茗韶!你有何事,下来与我禀报即可,今天可不是开会!”
“师父……可是……”
茗韶有些委屈道。
“没有可是!我说了,你闭嘴!”
重生之權色
导师眼底闪过一丝寒光,充满了责备。
茗韶闻言没办法,只得紧闭嘴唇,脸上涨红,因为想要说话而被如此严厉的斥责一顿,她也没想到,这一次灵韵召集内门弟子,会如此的正式!
灵韵将一切看在眼里,表情依然看不出任何变动,仿佛天然就是一个冰美人般,除了绝美的面容,还有完美的身材之外,她仿佛天生就没有任何感情的波动……
軍婚誘寵 滄浪水水
在茗韶委屈巴巴的垂下头,站在的位置,不敢抬头看导师责备的眼神,还要,可能会出现的灵韵眼中的寒冷。
“胭梦,不必如此,我只是想等到仙儿到了之后再说罢了,正好有时间,弟子既然有话要说,我如何能不听?”
灵韵淡淡的声音,却让茗韶心头一暖。
茗韶惊喜的抬起头,看到灵韵没有多余的表情中,眼底闪过一丝鼓励和暖意,像是在说,并未怪她。
shut up花美男
胭梦叫的自然是茗韶的师父,听了灵韵的话,胭梦愣了一下,随后立刻回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茗韶,眼底掠过一丝担忧道。
“既然宗主有命,你便说你想说的话,但你一定要记住,今日不是为你召集大家,若是一些无聊的小事,我劝你现在就认错,以免耽误大家时间!”
亡命 小妾拖鞋
茗韶听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纵队之中站了出来,点头回应道。
“茗韶知晓,谢师父提醒!”
胭梦这才放心了许多,点头道。
“你且说吧……”
茗韶听后连忙说道。
“宗主……我是野鸭子女舞团的领舞队长……我叫茗韶,之前,一直在瑶仙子师姐和倪师兄教导下,为开山大典做准备工作……”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由笑了出来。
原本略微有些紧张的气氛,却一下子柔和了许多。
红衣更是在台上哈哈大笑起来,摇着头道。
“野鸭子女舞团?我料,一定是倪安云取的名!”
白凝也不由说道。
“倒也新奇,应该是他无疑。”
唯有灵韵没有说话和任何举动,谁也没看到,她的面纱之下,下半张脸,已经微微张开了嘴,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
小声的念叨了一句。
“野鸭子女舞团……”
同时,会心一笑,与面无表情的上半张脸,形成鲜明的对比。
没人敢相信,灵韵会笑……
就像,没人知道,灵韵只是脑子一下子想到了罗天,所以,略微出神罢了。
不过,在旁人看来,特别是茗韶看来,却以为灵韵是在生气,不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高声道。
網遊之幽影刺
“宗主莫怪……这个名字,的确是倪师兄提议的,不过,它的寓意是因为一则童话故事,用倪师兄的话说,就算是最平凡的小丑鸭,也会长成白天鹅。所以……”
茗韶这么一解释,众人才回过味来,慢慢的收敛住了笑容。
灵韵却第一时间回过神来,立刻伸出手,凌空一抬,将茗韶从地上托了起来。
“你无罪,何必如此。我并未生气,只是,很久没听到如此……清新的名字了。”
灵韵一时间竟找不到用什么词来形容,只好这么说。
没想到,茗韶眼里一下子放出光来,大声回道。
“倪师兄不愧是宗主的亲传弟子,当真想到一出去了!倪师兄当时也说,这个名字既清新又好记,我们会是仙界第一女舞团,日后,还会成为潮流,人人跟风呢!”
此话一出,普通的弟子都没深想,就连灵韵都没多想,只是感慨自己懂得罗天的心思。
隔墻有鬼 啊育
却把胭梦以及一干长老吓了一大跳,将“倪安云和灵韵”相提并论,这本来就是大忌了,更何况,这话反而不像师父和徒弟之间……
从茗韶的嘴里说出来,却像家长里短般,多了一重不那么敬重的感觉。
胭梦立刻严声斥责道。
“这是什么话!什么仙界第一女舞团,什么舞蹈,认真修炼,做好功课才是你们的大事!贪图享乐,有什么出息!”
獄寵 想あいU
胭梦只是没说出茗韶犯的忌讳,反而是以一种颇为“鸡蛋里挑骨头”的方式骂了一顿,实际上,内心的爱护之心,无论是一干长老还是灵韵都能体会到……
至于茗韶,也立刻反应了过来,自己好像确实有所失言,紧张到手掌都冒了汗,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知为何,一向对礼法抓的很紧的红衣,这一次却像是装聋作哑,没有听到这番话一般。
至于白凝,只是微微的皱了一下眉,见红衣没说话,胭梦又第一时间斥责了茗韶,最关键是灵韵没有任何不满,想了想后,也没有说话。
只有坐在对面的两名长老,其中一名身子一挺,高声道。
“排舞这件事,我也知道一二。你们排舞的女弟子,都是因为犯了错事,才罚你们去准备开山大典的事项,哼……这事,红衣长老安排的吧?”
红衣微微的瞄了那长老一眼,淡淡道。
“是我安排的。”
那长老见状,气不打一处来,决定敲山震虎,冷声道。
“既然是戴罪之身,有怎敢在大殿之上大放厥词,依我看,逐出内门弟子行列,永不复……”
听到这些,茗韶已经脸色苍白了。
虽然自己是内门弟子了,又有导师爱护,不过,如果某一位长老真的将自己逐出,此后一生,再想入内门,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茗韶只觉脑子轰的一声,就在这时,灵韵清冷的声音传出,打断了那名长老的话。
“既然是之前决定好的事,就无需再议了。你违反了规定,受到处罚,也是正常。至于,你们的舞团的团名,不过一桩小事罢了。我这弟子,我作为师父,自然了解他的秉性,来自凡间,取名随意了些,也是正常。”
灵韵一番话,让那名长老还没说完的后半截,生生的卡在喉咙,那后半截想要敲山震虎的狠话,也被灵韵的一番话给化解,当然,明面上,灵韵是以了解自己的“徒弟”为切入点,实际上,也是一种护短的表现,只是,宗主护自己的短,谁敢不给面子?
那长老听后,瞪了红衣一眼,悻悻然道。
“宗主说的是……”
灵韵微微点头,继续望着茗韶说道。
“你不会专门想要汇报野鸭子女舞团一事吧?”
修天記 太湖笑笑生
茗韶这才反应过来,心里感慨,果然这大殿之上,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要小心翼翼。
很多时候,多说反而坏事,不如不说……
不过,一想到瑶仙子和自己的情谊,茗韶便强打起精神,忍着后背已经冒汗的不适,低声道。
“方才是弟子自我介绍……说的有点远,望宗主见谅……”
灵韵微微摇头,没有回话,表情已经告诉茗韶,不需要放在心上。
茗韶这才多了一些勇气,继续说道。
“‘方才来之前,倪师兄也跟了过来,瑶仙子师姐也许是因为要带倪师兄来大殿,又安排了其他有些不安的弟子,才赶来,所以,会有一些耽误……还望宗主赎罪!”
茗韶说完之后,众人才明白,原来是给瑶仙子求情来了。
这一刻,反倒是刚才想要敲山震虎的长老背后流出了冷汗,想到刚才自己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如果这件事传到了瑶仙子的耳中……
毕竟,瑶仙子在灵池的地位就是少宗主。
虽然,眼下瑶仙子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相反,身为长老,职权听上去是比少宗主高不少,不过,明眼人都知道给自己留条后路……
长老想到这些,忽然又感觉,灵韵之前打断自己,难不成是知道些什么?
有的时候,人就喜欢自己吓自己,比如此时的这位长老。
就仅凭这件事,以为灵韵是对灵池所有事情都了如指掌,在无形当中,不让自己去触碰少宗主的威信以及亲信……
一时间,这长老瞪大眼睛望着灵韵,眼底充满了惊恐。
灵韵却没功夫搭理长老是怎么想的,她也没有所谓得只手通天,去把灵池的任何一个小事都掌握的清清楚楚。
起码,野鸭子女舞团及茗韶和瑶仙子居然是朋友,在此之前,灵韵是完全不知情的。
不过,茗韶这么一出面解释,灵韵反而心里很是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