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5cpt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笔趣-第一百四十九章 微妙的氛圍鑒賞-d2niq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刚走两步,手臂便被拉住,随之一股强硬的力量袭来,眨眼的一瞬,谢长鱼已经被江宴带入怀里。
饶是在黑夜,男人沉如墨的脸也清晰可见。
“你疯了!”
她竟然不知所措,被男人禁锢在怀中,身上连半分力气也使不出,谢长鱼大声呵道:“江宴,你放手!”
念氣無雙 沈中俠
“放手?”
二人争执到这种地步,包括玄乙在内的暗卫皆是悄无声息地退下。
“谢长鱼,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江宴放在谢长鱼腰间的手失控地收紧,她怎么还能把自己当做外人呢?从前是,现在也是。
即便,她是回过头,真真切切看他一次,便知他是喜欢她的。
双目相对,一个双瞳深如黑潭,看不透也道不尽,一个惊慌中带着迷茫与愤怒。
谢长鱼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江宴,比喝醉酒的男人更恐怖。
他是清醒的。
耳边、脸颊都感受到从他的呼吸,湿热的气体带着蛊惑人心的诱惑。
腰间感受到他手掌滚烫的热度。
面前的脸放大,谢长鱼一直知道江宴长得很好看,却是第一次与江宴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清晰到连他脸上的毛孔,连他瞳孔中倒映出的星光都能看到。
差一点,身体跟不上脑袋的反应,被迷惑着与他靠近。
在某个瞬间,谢长鱼猛然清醒,一掌推开江宴。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她表现的冷静疏离,似乎退让一步的距离就隔着契约精神。
这一刻,江宴也从愤怒的边缘拉了回来。
滚烫的心冷却下去,迎接着冷冽的寒风,他的意识无比清醒。
谢长鱼鱼冷声道:“还记得我们的契约吗?我与你并非夫妻,在陌生人的基础声不过是加了上一条合作伙伴的关系。平日,我对你所有的言语、动作、神态不过是演戏罢了。”
演戏……罢了。
江宴突地一笑:“对不起,是我失态了。”
但是江宴心里无比清楚,就算再来一次,他还是会这样。
对方都道歉了……谢长鱼自认也不是小气之人,摆手道:“罢了……那我出去了。”
她还是要走。
“相府这么大,何必去酒楼住宿,就算不喜欢温初涵也大可不必这样。”
江宴恢复了理智,目光一转,说道:“北苑隔壁,是我曾经为已逝的新婚妻子准备的小院,不妨,你先去住几日吧。”
“隔壁?”
“恩,还没取名,从北苑游廊出去左转。”
人心不是天生就冷,谢长鱼心里虽有几分动容,但开口还是说到正事。
“不必了……我过两日要回一趟梧州……母亲想我了。”
厲鬼的108種吃法
月下清冷。
她从袖口中拿出信,递给江宴:“从梧州远道而来,我最是放不下的便是母亲了,如若你能陪我回去,最好不过。”
最后一句话当然只是障眼法,谢长鱼分明是知道朝堂有这么多事牵扯着江宴,他根本无法脱身。
果然,江宴先是一愣,星眸闪了闪,问道:“再推迟几日可否,等不了几日,我也要奉旨下江南治理洪灾。”
“这……梧州没有水灾,届时你我还是会分道扬镳,不如我早日去,我母亲身子弱,早些去看望她,我心头也踏实。”
断言拒绝。
她心想,若是江宴跟着去,让雪姬来扮演她,于江宴面前,决计会露馅。
说到这份上,江宴也不强求。
“我应你,可出发之前,你还是呆在北苑吧,传出去,我江宴的夫人在外面的酒楼住店,我在朝中还真有威信可言。”
“这……”谢长鱼发现自己在江宴面前居然矫情了……心里恨不得一巴掌将自己打醒。
“也行。”
只要江宴继续住书房,她还是可以咬牙自认心安理得。
“我去睡书房。”
还没等谢长鱼开口,江宴就这么主动说了。
“……”
谢长鱼心想,正合我意!
她心里计划明日的事,并未再想温初涵。
虽然有好奇,却没有这么多心思去探究温初涵当初花费这么大心思,用苦肉计才成功入住相府,江宴到底对她说了什么,才使得温初涵乖乖回到江家待嫁。
黎明将至,谢长鱼躺在不属于自己的大床上慢慢合上眼。
領主世界
……
江家,温初涵的日子就没这么平静了。、
宋韵得知温初涵回来了,百般不放心地让人给温初涵添衣加食。生怕温初涵在相府收到亏待,是变本加厉地对温初涵好。
宋韵永远也不知道,她万般疼爱的侄女在自己走后所遭受的。
位于盛京某处黄金地带的府邸,暗无天日的大佬,温初涵双腕双脚被铁线紧紧捆绑住,压在十字架上。
黑衣男人,手上拿着鞭子,毫不留情地将掌中之物招呼在温初涵身上。
锈迹斑斑的栅栏外,绿珠操手靠在墙面,耳朵倾听温初涵的惨叫声,眼中闪过不忍。
忽然!
不远处,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绿珠骤然屈膝跪地,双手交叉覆于胸膛,颔首道:“恭迎少主。”
獨孤求瘦
“免礼。”
黑衣男子走来,黑衣长袍,由珍贵的金丝加持,贵气、傲然、不同凡响。
这时,鞭打温初涵的黑袍男也停下手里的事,深深鞠躬行礼:“恭迎少主。”
温初涵看着一步步朝她走来的男人,瞳孔骤然锁紧。
颤声叫道:“少主……奴婢知错。”
分明前一个时辰,她还穿着华丽的服饰在重虞与人争论……
大周皇
此刻,却是以极其卑微的神态,迎接‘少主’的到来。
不嫁總裁嫁男仆
华丽的衣饰早就褶皱不堪,衣服上纵横交错的血印子无不彰显温初涵方才遭受的苦难。
男子上前,薄唇深深勾起,戏谑地看着百般狼狈的女子:“温……初涵,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呢?”
他的声音不似正常人,沙哑异常,一看就是用特殊的药物改变过声线的。面上带着獠牙面具,加之身上的黑袍,像个厉鬼,深夜赶来索命。
“主人,奴婢……奴婢”温初涵的音调比之颤抖还要来的夸张。
仿佛面前的男人不是人,而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知不知道,你错在哪?”男子冰冷的声音突兀响起:“若是答错,你这条狗命也不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