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il5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灰姑娘戀愛虐養記 愛下-第20章 出院相伴-ggx3y

灰姑娘戀愛虐養記
小說推薦灰姑娘戀愛虐養記
阴暗的病房里,洛天宇焦急的踱着,柳眉微皱,清澈的目光一动也不动的注视着那扇小小的雪白的门,空气中荡漾着淡淡的薰衣草香。
“少爷,”权叔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沧桑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冰冷的地面,“要不我们先把东西搬回去,林小姐估计有事耽误了。”
陰陽詭途 長歌動寒霜
“再等等,”洛天宇黑白分明的眸子清澈如雨过天晴后晶莹的天空,却那么坚定,不容置疑,几条简简单单的线条勾勒出一个俊美的脸庞,泛着琉璃的光彩,“等羽欣来了再搬。”
权叔苍老的脸庞上渲染上一丝淡淡的喜悦,“少爷,您和林小姐发展的怎么样?”
“什么发展?”洛天宇尴尬的轻轻低下了头,俊美的脸庞泛着一丝淡淡的绯红,薄薄的嘴唇微抿,“别胡说,我们只是朋友。”
“朋友?”权叔无奈的轻轻叹了口气,饱经风霜的面孔被时光无情的刻上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这么多年,您虽在国外长大,可我还不知道您的性子?要是喜欢林小姐就说出来。”
“权叔!”洛天宇白皙的脸庞火烧似的,红的滚烫,难道这就是喜欢?他只是喜欢和林羽欣谈心,不愿看见她受一点委屈……“可是……人家都有男朋友了,喜欢又能怎么样?”洛天宇柳眉微皱,深深的埋下了头。
权叔浑浊的眼底飞快的掠过一丝精光,“少爷,无论过去怎样,感情是不能让的!我会帮你解决一切障碍,无论他是谁!”
“什么障碍?”雪白的门突然推开了,逸枫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帅气的脸庞荡漾着坏坏的笑容,“在说什么?”
寂静的病房里,只隐隐约约听见权叔“怦怦”的心跳声,“没……没……”
傾城第一妃
“你有没有看见羽欣?”洛天宇黑白分明的眸子清澈如雨过天晴后晶莹的天空,焦急的紧紧注视着逸枫,“她昨晚回去,到现在还没来。”
逸枫无奈的耸了耸肩,狡猾的笑着,“兄弟,就这么担心羽欣?”
福妻駕到 方樂遠
“其实少爷是……”权叔急忙跨步向前随声附和道,洛天宇拼命的摇着头,修长的手指不知所措的玩弄着雪白的衣襟,宛如一个绯红的瓷娃娃,“不是!我……我……只是……”
“哎,”逸枫深深的叹了口气,轻轻的拍了拍洛天宇宽阔有力的肩膀,“其实我早就看出了,要不是凯瑞的话,说不定你还有希望。”
寵妻成癮:豪門千金歸來 慕洋公子
阴暗的病房里,一阵阵冰冷的气息突然无情的袭来,洛天宇情不自禁的打了几个寒噤,心头微微泛起一阵说不出的苦涩,雪白的墙壁显得那么刺眼,他语无伦次的吞吞吐吐说:“你……你今天怎么会来?”
“听说你出院,来接你啦!不对,是接羽欣!”逸枫调皮的像个孩子。
“谢谢,”权叔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沧桑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冰冷的地面,“有你们的照顾,少爷这些天开朗了很多。”逸枫鄙夷的摇了摇头,“切,别这么说!不过你知道就好,以后不要对羽欣那么凶。”
话音未落,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大大的眼睛小鹿似的闪着扑闪扑闪的光芒,洛天宇薄薄的嘴唇情不自禁的微微上扬,挂着一丝暖暖的笑容,几条简简单单的线条勾勒出一个俊美的脸庞,泛着琉璃的光彩,宛如落入凡尘的天使,空气中荡漾着淡淡的薰衣草香。
曾经以为很重的东西,也许只像千万个泡沫,当消散的时候,才知道它本来是轻的,也许越是美丽,就越是脆弱。
“林羽欣!”一直刺耳的尖叫声突然从背后传来,林羽欣傻傻的愣了愣,缓缓的转过身, 映入眼帘的是路微那张臃肿的、怒目圆睁的面孔,她高高的嘟起了抹满了口红的厚厚的嘴唇,雪白的手指死死的指着林羽欣,“你还有脸来学校!”
林羽欣嘴唇紧闭,大大的眼睛小鹿似的闪着扑闪扑闪的光芒,没有说一句话。路微小小的眼睛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疯狂的冲上前来,拼命的摇着林羽欣,“你把天宇的害的都住院了,难道不给个交代?你说啊!”
“他已经好了。”林羽欣眉头紧皱,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拉着书包带,努力的不看路微一眼,倔强的像头小鹿。路微闷闷的冷哼一声,“啪”的一声狠狠扇了林羽欣一巴掌,尖声尖气的高吼道,“这是你欠天宇的!”
林羽欣无力的晃了晃,雪白的脸颊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她忍不住打了几个寒噤,拼命的压制着心头直往上涌的怒火,努力的高高抬起了头,“不要无理取闹!”
“什么?你说我无理取闹?”路微尖锐的目光鄙夷的上下打量着林羽欣,狠狠的啐了一口,“要不是你天宇怎么会受伤?真是扫把星!”
林羽欣心头情不自禁的涌起一阵苦涩,她默默的转过了身,蹒跚的向前走去,的确,要不是自己,洛天宇就不会受伤……她硬生生的把几滴冰冷的眼睛狠狠憋回了眼眶,倔强的把头抬得更高了。
“林羽欣!有本事你别走!”
“贱人,你给我站住……”
傾世狂妃:馴服腹黑王爺
路微涂满了口红的厚厚的嘴唇嘟的和城墙一般高,拼命的跺着脚,仿佛要把冰冷的地面踏出一个洞来。林羽欣紧紧的咬着下嘴唇,跌跌撞撞的向前走去,不再理会背后传来的一阵阵刺耳的辱骂声,她大大的眼睛小鹿似的闪着扑闪扑闪的光芒,愣愣的盯着前方,那么呆滞。
“羽欣,怎么了?”逸枫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扶住了面无表情的林羽欣,惊奇的凝望着她微红的脸颊,阴暗的教室里荡漾着薰衣草淡淡的清香。静静坐着座位上的洛天宇急忙站了起来,接过她笨重的大书包轻轻的放在了窄窄的课桌上,黑白分明的眸子怜爱的紧紧注视着林羽欣,“发生什么事了?”
偷龍轉鳳:誘愛魅影總裁 美男不勝收
林羽欣努力的摇了摇头,一股莫名其妙的暖流悄悄涌上心头,她僵硬的笑了笑,“天宇,今天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羽欣!”逸枫大大的眼睛飞快的掠过一丝失落,但帅气的脸庞立马又被坏坏的笑容覆盖了,“我这么关心你,就不能说声谢谢?你整天就只在意人家洛家大少爷!”
“羽欣不是这个意思,”洛天宇白皙俊美的脸庞被渲染上一层淡淡的绯红,轻轻的低下了头,黑色的长发勾勒出优美的弧度,“你一直都是她最好的朋友。”
“但你知不知道世界上有‘重色轻友’这个词?”逸枫饶有兴趣的盯着洛天宇绯红的俊美的脸庞。
“逸枫!”林羽欣静静的坐在了座位上,无奈的看着这两个活宝,轻轻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逸枫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骄傲的高高扬起了头,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林羽欣,“告诉你们个秘密哦,那个娇里娇气的安月,和那什么沈家大少爷,沈浩在一起了!羽欣,我就说么,凯瑞那小子怎么会因为她变心!你们才是一对……”
艷光四射
“怎么可能,”洛天宇柳眉微皱,黑白分明的眸子清澈如雨过天晴后晶莹的天空,飞快掠过一丝淡淡的失落,修长的手指不知所措的玩弄着雪白的衣襟,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希望听见苏凯瑞这个名字,“你是不是听错了。”
逸枫重重的拍了拍直直挺起的胸膛,“千真万确!学校里都传疯了,就你们不知道。”
“逸枫!”苏凯瑞……安月……林羽欣心中情不自禁的泛起一阵阵苦涩,像汹涌的海浪一般吞噬者、淹没着她,她无力的晃了晃,努力的平静下来,大大的眼睛小鹿似的闪着扑闪扑闪的光芒,“别胡说,凯瑞对安月那么好……”
“羽欣!”逸枫吃惊的瞪着林羽欣,修长的手指狠狠的拍着漆黑的课桌,“你才是凯瑞的女朋友!”阴暗的教室里压抑的快要窒息,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薰衣草香,林羽欣喉咙里像堵了一块重重的铅,怎么也张不开口,她无力的垂下了头,脑海里又飞快的闪过那张帅气是脸庞,泛着琉璃的光彩,却那么冰冷……
“原来我还不如那件衣服。”那阵极其冰冷的声音仿佛依旧紧紧的环绕在耳边,寒到彻骨,林羽欣情不自禁的打了几个寒噤,一滴苦涩的眼泪狠狠划过雪白的脸颊,她无奈的深深叹了口气。洛天宇修长的手指不知所措的捏着雪白的衣襟,清澈的目光怜爱的注视着林羽欣,白皙俊美的脸庞渲染上一丝淡淡的绯红,他从来都不忍心看见女孩子哭,“没事,我们……要相信凯瑞……”
逸枫默默的撇了撇愣愣凝望着林羽欣的洛天宇,洁白如落入凡尘的天使,空气中荡漾着淡淡的薰衣草香,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拍了拍洛天宇宽阔的雪白的肩膀。喧闹的教室突然变得好安静,只听见一阵阵微微的抽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