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kerg引人入胜的小說 後覺 愛下-番外:陸洲——我以爲再次相遇是爲了在一-9gpt0

後覺
小說推薦後覺
我妈妈是H市人,我的外公外婆都住在H市。我妈妈是独生女,所以在我有记忆开始,我就经常往H市跑。从前是不定时,上学之后,是每年寒暑假都要定期回去小住。
十三岁那年暑假,我随妈妈在外公外婆家小住。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广场,一到晚上就有很多人在那里活动。那一阵子,我发现广场上的小朋友们都在流行轮滑,我看得很新奇,于是求着妈妈也帮我买一双。妈妈答应了。
拿到轮滑鞋的那天,我开心得不得了,恨不得立刻穿上它去广场上溜达一圈。然而天公不作美,四五点钟的时候,就开始下起了阵雨,下了一晚上。我有些失落,只能在家里穿着扶着墙练习。
还好第二天天气很好,我拉着妈妈带着轮滑鞋,很是兴奋激动地去广场上开始“实践”。但是我“实践”得并不顺利。我觉得昨天在家里练习地还不错,可是到了这里却始终无法顺利滑完一程。妈妈说让我放开胆子敢于尝试,于是我一鼓作气向前滑去。然而没想到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女孩。我急忙大喊着让她走开,她却是像个雕塑一样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不动,直看着我往她那里撞去。估计是吓坏了。然而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停下来,眼看着要撞上她了,我只能向右倾过身子,企图避开她。
豪門天價新娘 藥王府
虽然我尽力想避开她,却无奈最终还是撞上了她。我们都倒在地上,我在上,她在下。喷泉池的围台就在离我们一只手臂的地方。我暗舒一口气,还好没撞上围台,那些结实的大理石,撞上一撞可了不得。但是没等我庆幸完,我就发现有鲜血从那小女孩的裙摆下流出来。我吓坏了,趴在她身上不敢动。
我的妈妈比她的妈妈先一步跑到我们身边。妈妈把我拉起来,又立刻抱起那个小女孩,一边撩起她的裙摆察看她的伤势,一边说着安慰她的话。她的妈妈过来之后立刻抱过她察看起来,我看到她妈妈的眼睛红得厉害,她大腿上的伤口也红得厉害。
我们很快到了医院,医生说需要缝针。我忍不住抖了抖。缝针,多么可怕的事情。
包扎伤口的时候,我就站在一边看着。
她被她妈妈抱着坐在白色的木凳上,戴着口罩的医生一手拿着镊子,一手按在她的腿上,小心翼翼、仔仔细细地给她缝针。她的皮肤很白。红与白的对比,鲜明的很,也让我害怕得很。我从小就怕打针,更别提缝针这种折磨人的事了。可是这个小女孩,她连麻药都没有打,就这么直接地上针,却是不哭也不闹,安安静静的。那一刻,我真的很佩服这个小女孩的勇气,大心眼儿里佩服。
攻妻不備:帝少,早上好!
缝完针之后,妈妈们都出去和医生谈事情了,房间里就剩下我和她。我还没从惊险中回过神来,加上心里愧疚万分,所以只敢呆站在一旁。倒是她先开了口说话。
她说,哥哥,我不疼,你别怕。
我很诧异,也很感动。我手足无措了半天,最后在裤兜里掏出两颗花生糖给她。她结果花生糖,先剥了一颗给我,才剥了剩下那一颗自己吃。
第二天,我想再去看看那个小女孩,但是爸爸突然来了电话,说是家里出了事情。妈妈带着我匆忙地赶回了B市。我很难过,没来得及和她说再见。
第二年的时候,我再来H市,天天去那个广场上等她一会儿,却是怎么都找不到她。
第三年,外公因为突发脑溢血去世了,妈妈把外婆接到B市和我们住在一起。我没有了去H市的理由。
喜劇大世界 老貓三千問
第四年、第五年,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她了,她却在第六年自己出现了。
那天是大一新生报到的日子,作为大二学长的我必须在校门口等着迎接新生。接新生这件事在我看来很是无趣。正当我百无聊赖地看着形形**的新生的时候,我却一眼看到了她。那么像她,我的心突然就跳得剧烈起来。
儒雅隨和的我不是魔頭 李古丁
我装作不经意地走到她去的那个专业报到点,瞄看到她的名字——林舒涵,就是当年他在病历本上看到的一样。他的心一下子雀跃起来。
他在她身遍静静站了一会儿,耐心地等着她把手续都办好。他偷偷打量着她,还是那样白皙的皮肤,乌黑的长发,从前稚嫩的脸现在已经长开,大眼睛、长睫毛,唇红齿白。
他看着她签完名字,将单子交给前面的学长,就立刻二话不说地拖住她的行李箱,淡淡地说,走吧,带你去宿舍。她似乎有些迷糊,却是马上就微笑着和我道谢。
我故意走得慢一些,好让我能多观察她一些。然而,刚走到一半,忽然下起大雨来,我只能带着她拖着箱子赶紧往宿舍楼走去。我帮她把行李箱搬到她住的楼层,和她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她一直在对我说感谢,还给了我一瓶水。我带着她给的水和她道别,心里开心得不行。
回到家里,我把那瓶水放在了我房间的书柜里,和那些心爱的飞机模型一起。
之后,我有好几次在路上碰到她。我看着她,她却似乎不记得我了。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失落。
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穿越之鳳凰來儀 小可
后来在播音社的招新中,我竟然又看到了她,她也坐在面试者之列。她和身边的同学聊着什么,似乎是在说我。我分心关注着她那边的动静,没听清面前面试者的提问,只能抱歉让他再说一遍。
她不是我面试的,很可惜。但是我录取了她。她很出色,嗓子很好听,普通话发音准确。
同期录取的徐依依好像是她的朋友,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们是室友。于是,我将她们的值班时间定在了一起。
大地母親光忽悠你 喵嗚嚕
有一天,我听到她们聊天的时候说起,知道了她有周六下午泡图书馆的习惯。
我也开始在周六下午泡在图书馆里,就坐在她附近。她很用功,也很专注,都没有发现过我。
有一天,她走后,我发现了她遗漏的书。我走过去拿起来,想着以后找机会还给她。那是一本素描本,面上还系着一根黄丝带。
我纠结万分,最后还是打开来看了。但是我立刻后悔万分。
那一本厚厚的素描本,一张张、一页页,翻来覆去,就只有一个男生的模样。近的远的,笑的沉默的,都是他一个人的模样。
我很难过,她直到现在都没有认出我就是当年那个撞了她的男孩,是不是就是因为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另一个男孩?同时。我也紧张万分。我忽然不想把这本素描本还给她了。所以,我把它藏了起来,藏在了我这里。
再后来,我辗转知道了原来,那个人是周旸。
其实那个人是谁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那个时候,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她身边现在并没有他的身影。
仙涯 海豹
我开始慢慢在她身边做一些事,对她好的事。送个饭、接个课,我希望能在具体的行动中慢慢感动她,这样她就会喜欢上我。书上不都这样说的吗,追女孩子就是要坚持不懈地对她好。
但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大错特错。那个叫周旸的男生怎么会不重要呢?他对她来说那么重要,任何一点关于他的事都会让她忍不住落泪。
我开始急了。我意识到从前那样的做法不行,于是,我向她表白,并开始光明正大地对她展开追求。我以为我感动她了,可是周旸出现了。他一出现,我做的任何事都失去了意义。
我看到他到Z大,在她的宿舍楼下等她,看到她们久别之后的拥抱。那样感人,就像久别的爱人。
我忽然失了所有力量,我开始退缩。我选择了消失。那一周,我都没有去找她。我想了很久,想着她是否能念及我的消失,是否会想念起我。可是并没有。我忽然觉得自己可笑至极。
于是,我决定,将素描本还给她,还给她和他,物归原主。
我去找她的时候,意外碰到他们似乎有些争执。我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开导了她。我对她说着有些言不由衷的话语,说到心痛,最后只能默默走开。
后来知道他们在一起的消息,我又是很替他们开心的。
我用心喜欢过的女孩,她终于得到了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