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8nv火熱連載小說 餘生太長思念漫漫 愛下-第五章讀書-six90

餘生太長思念漫漫
小說推薦餘生太長思念漫漫
哪怕已经年近三十的余生,想起这段初恋,她依然是唏嘘不已,那样单纯而美好的爱情,早已消失殆尽了。
“那最后他们在一起了吗?”说这话的人是何遇,她刚刚经历了一场失恋,去旅途散心的过程中她遇到了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给她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关于爱情最初最美的模样。
对面的女人听了迟迟不答,她凝思着窗外的起飞降落地飞机,许久才开口:“在一起……”
“那真是太好了。”
何遇激动的一拍掌,她这个人性子直爽,听了故事之后,她都为叶红旗感到着急。
“那不好……”女人垂眸盯着自己无名指的戒指,嘴巴微微颤动,“那一点都不好。”
異形轉生
很多年后,余生常常在午夜梦回时分醒来,一次一次的后悔,如果没和叶红旗在一起,她想他会拥有一个完美的人生,一段美好的爱情。
偏偏叶红旗遇上了余生,他给了她至死不渝的爱情,她留给他的却只有粉身碎骨的毁灭。
余生想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愿意不惜一切用自己的生命挽回一切。
叶红旗和余生如女人所说的那样,高考结束之后就在一起了。
记得那年夏天,天气特别炎热,知了在树上叫个不停。
余生和叶红旗一起返校填志愿,他俩考得都不错,这一次叶红旗发挥非常好,成为了北市理科状元。
余生填完志愿就在校门口的树荫下乘凉,叶红旗被众老师拖住了,她百无聊赖地发起呆,想以前她都是年级第一,和叶红旗不相上下,这一次他足足高出了她十几分,着实令人难以接受,尽管叶红旗一再解释是他运气好,余生也无法原谅他隐藏自己的实力。
叶红旗和老师周旋了许久终于脱身,他急急忙忙地从教学楼里跑出来,这会儿操场没什么人,他俨然一个白衣少年,嘴角扬起最灿烂的微笑,脚下的步伐加快,冲向自己心爱的女孩。
“等久了吧。”
余生摇摇头,她拿出纸巾作势要给他擦掉额前的汗水,叶红旗非常配合,他半蹲着身子,向前微倾方便余生替他擦汗。
叶红旗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心下一动,他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他伸出手握住余生的手腕,撒娇式的摇晃了几下,“别再生气了好不好。”
余生噗嗤地笑了,面对这么孩子气的叶红旗,她心里的某处忽然融化了一样,软软的。
家有悍兒:我娶,你敢不嫁!
暑假期间,余生仍然忙个不停,她利用这个时间暑假工,一天兼职两份,从早忙到晚,叶红旗很心疼她,虽然不舍得,但也支持她,同时他也开始计划将来,他的智商高对高科技很擅长,平时除了陪伴余生打工之外,就闲来无事研究软件代码。
暑假即将结束时,余生终于把学费存够,剩余的钱也能顶一两个月的生活费,她的分数线超过了重本一线,她选择留在了北市这边的大学。
而很多人为叶红旗感到惋惜,他的分数足够上国内最高学府,他偏偏填报了军校,这是他从小到大的理想,成为他父亲一样伟大的军人。
余生开学要比叶红旗晚许多,她陪着他一起体检,收拾行李,军校的纪律很严,带的东西也不多,假期也比普通大学生的少。在火车站分开那天,叶红旗紧紧抱住余生不放,那个牛高马大的男孩第一次红了眼眶。
叶红旗离开之后,余生第一次觉得很不自在,原来习惯了一个人分开是会难受的,不过这种异样很快就被开学给冲散了。
上了大学,余生比以前更加忙碌了,她一点一点地习惯着和高中不一样的学习生活,一点一点地融入大学这个小小的圈子,她也开始克制自卑让自己自信起来,自然优异的成绩让她认识不少朋友,也得到了老师的青睐,唯一不变的是,她还是和从前一样努力,她从未忘记过自己的理想。
叶红旗的军校生活非常艰辛,每天除了繁重的课业还有一大堆体能训练,一天到晚累成狗,他一周也就和余生联系那么一次,俩人有时候不是因为他紧急集合就是她在兼职而错过。
有的人说异地恋很难,像他们这个恐怕更难了。
大学的四年时间里,叶红旗和余生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好在两人也不是恋爱脑,各自都有忙碌的事,有时候谭鑫就会打趣他们,这谈哪门子的恋爱,搞网恋至少每天都能聊个天吧。
叶红旗听了拍着胸脯说,我相信余生她,肯定会等着我回来的。
谭鑫不以为然,女人都是善变的,更何况余生这种有前科的人。
叶红旗笑笑不语。
何遇在候机室里和女人聊了起来,虽然这个外边看起冷漠的女人,一旦和她聊过天,就会觉得她身上很神秘很有故事,她滔滔不绝地和女人吐槽自己的前任有多渣男,要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会一个人跑出来旅行。
女人听了也是淡淡点头,她说一个人也挺好的,除了旅途孤独点也是非常自在。
何遇本来还想说过不停,她又想起了女人讲的那个故事,她问,那余生最后嫁了叶红旗?
没有,女人回答说。
为什么?何遇想不明白,像叶红旗那样的男孩子着实难得。
她犯了一个错……女人说完,她深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再好的爱情也熬不过异地。
余生是明白的,她也清楚将来若成为叶红旗的妻子,这种痛苦还要强烈一百倍。她打小的愿望就是要被人好好疼爱,叶红旗是做到了,俩人在一起也甜蜜过,可是两人的距离太远了,四年里他错过了余生太多太多重要的时刻,她原本想咬一咬牙就过去了,可生活从没有放过他。
余生大四开始实习,那会儿她进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公司,带她的人也非常看好她,只是老天不公,在她要好好努力的时候,家里人却频频来找她麻烦。
这事要从余生高考结束后说起,那会儿她和父母的关系如履薄冰,一次次的争吵过后,她毅然决然地离开了那个家。
曾想愛你到白頭
大学四年里,父母对她不管不问,直到她毕业了找了工作,父母就像蚂蝗一样黏上来,余生也试过给了钱,但他们依然狮子大开口。
那一次,余生彻底被现实的残忍打败了,因为父母的大吵大闹,导致她错失了公司一个大客户,辞退的那天,下了一场大雨,她孤援无助地走在雨中,她打电话给叶红旗却被对方战友告知他出任务了,内心的委屈无处发泄。
她从单位一路淋着雨回家,两条腿走到没有知觉,她一边走一边想起和叶红旗谈恋爱的这几年,他好像总在自己最狼狈最无助的时候不在,她发烧姨妈痛甚至心情低落,都是自己一个人扛了下来,她也会羡慕像室友和对象约会时的甜甜蜜蜜,她就只能对着手机望眼欲穿,
这种痛苦余生受够了,在叶红旗回电话来的时候,她提出了分手,坚决的态度让叶红旗猝不及防,无论他怎么哄,余生都不肯松口,急急忙忙中他也只是说了一句等他回来。
分手之后,整整两天余生哭得昏天黑地,她也是很难过,毕竟自己的初恋就这么结束了,但也仅此而已,两天过后她就满血复活了,开始重新找工作,期间她答应了一位追求她的男生,她愿意和他试试在一起,说实话余生长的还是蛮不错的,大学期间如果不是名花有主,她的追求者还是非常多的。
叶红旗风尘仆仆的赶回来,他背包都来不及放下就去找余生,却不料撞见她身边有了一位相貌堂堂的男人。
叶红旗感到非常愤怒,她的满心欢喜就被浇了一盘冷水,他强硬地从那个男人手里拽过余生,显然那个男人不是他的对手,不管余生如何喊痛,他都不肯再放开手。
余生从没见过这样的叶红旗,愤怒似乎在他的体内燃烧,整张脸都是冷冰冰的。
那一晚,他将她抵在宾馆的床上,双眼猩红青筋泛起,像一头发怒的野兽,不断冲刺,再冲刺,最后压在她身上狠狠地发泄出来。
余生原本想等叶红旗冷静下来再谈谈,她不想再一个人谈恋爱了,不料叶红旗却接到紧急归队的信息。
余生从未有想过这会是最后一次见到叶红旗。
不久之后,她便从谭鑫那里得知叶红旗执行任务牺牲的消息。那一刻,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昏天黑地,她软软的倒在地上,眼泪来的悄然无声,身体里里好像有一只手搅得她五脏六腑痛不欲生。
他最后一句,悄悄附在她的耳边,声音动听温柔,乖乖,我爱你,等我回来便去领证。
这个承诺它永远停留在那个大学纷飞的夜晚。
谭鑫找到余生的时候,她正蜷缩在角落里,四周拉起的窗帘不见丝毫光亮,她从歇斯底里到现在悄无声息,不吃饭也不睡觉,除了哭还是哭。
谭鑫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你以为叶红旗不知道你的事吗?他其实什么都清楚,他只是藏在心底什么都不说,你他妈是个人吗?对得起他吗?行了,行了……人都没了,就别瞎哭耗子的……
说着,说着他一个大老爷们也哽咽起来。
叶红旗的后事由谭鑫一手操办,余生从头到尾都没露脸,她只远远的看着那个墓碑,手里抱着唯一一张他俩合照,那还是叶红旗死皮赖脸求她拍的。
谭鑫从来没骂错她,该死的人应该是她,她一点都配不上那么美好的叶红旗。她总是抱怨自己见不到叶红旗,殊不知叶红旗比她还要煎熬百倍。
余生的野心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她想要追求富裕的生活,或者说她从未放弃过要融入周裕的圈子,只有像周一一样的男人才可以让她一辈子衣食无忧,可她又舍不得像太阳一样温暖的叶红旗,她以为他不知道,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清楚,蒙在鼓里从来都是她自己。
叶红旗离开没多久,余生也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
此后很多年,提及此事,很多人也只是替叶红旗感到惋惜。
“这余生也太渣了吧。”何遇听完愤愤不平,这要比她以往的男友都要渣,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失恋不足挂齿。
“那你知道余生她最后去了哪吗?”
女人闻言抬起头,清明的眸子里如若深渊,她摇摇头,“也许死了,也许躲了起来,看破红尘。”
无论结果如何,这一生她的良心都无法安然。
調教好萊塢
何遇还想再说些什么,机场的广播即时想起,女人默默地理了理衣服,然后牵起一旁的小人儿,准备即将登机。
浮生一夢幾何歡
末世塵光 鋼城小草人
“这是你女儿吗?”何遇很好奇,“怎么长得不像你呢?”
“像她爸爸。”女人回答说,手上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是备忘提醒,她翻开浏览。
“妈妈,我们这次可以见到爸爸吗?”
女人怔了怔,许久,她点头肯定,会的,爸爸他……也等了我们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