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dp6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棉花糖之戀討論-番外分享-9ishn

棉花糖之戀
小說推薦棉花糖之戀
番外之结婚记
结婚,算人生的大事了吧?
我这一人却在房间里郁闷着,人生恐怕就只能一次的大事我却没什么参与感,反而象局外人一样在角落里发霉。
画面拉回一天前,我兴奋中带着小羞涩向主任请了婚假。在同事们的祝贺声中跑回家,却发现一屋冷清。拨通老太太的电话,原来在桃花精家,正和未来的亲家商量客人人数,酒店和新房等若干细节问题。刚想插几句,人直接一句,别打岔,我们这忙着呢,自己好好玩。亲娘哎,明天要出嫁的真是我吗?!
而桃花精的电话直接转入语音信箱,这个我理解,为了抽出时间度蜜月,桃花精这段时间是加大马力处理公司事务,硬是一周都没见着人影。
所以崔灿和夏容来的时候我真真体会到了友谊的可贵。
“太好了,总算逮着俩能说话的,趁着这最后一天咱们三姐妹好好狂欢狂欢?”
崔灿一脸肃然,眼皮一抬,“新娘该掌握的你都掌握了?就知道玩……真当这是过家家呢?!”
我茫然,“掌握什么?”该做的老太太他们这不是都做了吗……死命回想那些小说漫画电视剧,脑子里划过一道光亮,“皮肤护理?”
夏容的狼爪直接摸上我的脸,“你自己瞅瞅,这都可以去拍广告了。还护理,莫非你真想弄成日本艺妓那可怜模样?”
我默然,作好学生样,看着眼前目的不明的两狼。
“洞房花烛夜知道吧?”崔狼循循善诱。
我点头。
“会发生什么知道吧?”夏狼开始呲牙。
我点头,蓦地脸红,再摇头,“那个,具体点的不清楚……”这感觉简直跟中学时第一次上生理卫生课是一样的。
洪荒天道 流浪
两狼相视而笑,**裸的淫笑啊。
玩具
總裁老公太危險 月傾顏
崔狼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张碟,“姐姐就知道你不明白,这不特地带来了教材让你观摩观摩……”
我瘪嘴,不就是A片吗,说得这么冠冕……
完全没想到,崔狼带来的“教育片”竟长达一个多小时。期间,主角几经更换,主题却是永恒的。
崔狼沙哑着声问我,“怎么样,学到什么没?”
超品小廝
我的脸已经烫得没法,吞了一口唾沫,“那个,好逼真啊……”
……
名門寵婚之大牌明星
問鼎天下
崔狼一脸恨铁不成钢,“人家那是真刀真枪好不好……”
我讶然,好久逼出一句,“他们挣点钱可真不容易……”
夏狼摇摇头,“你以为呢,这些碟的发行量绝对超出你的想象,人的进账可不会比你准老公少多少。”
“啊,看来这一行还多有前途的……”
这下,两狼齐齐叹气,“没救了,没救了……’
真正的洞房之夜来得比想象中快。一干闲杂人等被赶出后,身边只剩下带着微醺气息的桃花精。
“糖糖。”耳畔是温柔的呼唤。
“恩?”转身,是一双让我甘心沉浸其中的桃花眼。
接下来是琼瑶戏里的经典戏码,深情对视。
“糖糖,你的眼好红,呵呵,难道想到今天要嫁给我就兴奋得睡不着?”
调情time。
只可惜,我没有那么浪漫的答案,整夜研究“教育片”这种事怎么说得出口。
我沉默。
很自然的,被某人误认为是害羞。
于是,灯灭,黑暗罩住了一切有可能发生的事……
只是,遮不住一些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妈的,好痛!出去!”怒气冲冲!
“糖糖……”缠绵悱恻……
“我不来了……”这回已是哽咽。
“糖糖,糖糖,我爱你!”甜得腻人。
所有声响消失在一阵缠绵后。
只剩一个委屈的心声,妈的,被骗了,不知道那些个谁谁谁那种享受的表情是怎么做出来的……
番外之未婚记(李逸篇)
结婚,算人生的大事了吧?
婚礼前一天我却一个人呆在房间发霉,毫无参与感,心里总有个地方隐隐地不踏实。
父母和准岳父母在楼下商量着酒店,客人和新房等诸多细节,未婚妻已经消失了一周,说是要做什么结婚前的皮肤护理。本来想将公司的事好好处理处理,却觉得心烦气躁,再在办公室呆不下去,没想到回到家却依然如此……
到底是什么,让我的心如此不安定?
一个人的影子晃过眼前,只是一瞬,却如斯美好。
打开床头的抽屉,已有斑斑锈迹的铁盒,里面静静躺着一张已经泛黄的照片。那个象男孩一样的清爽女孩,正冲我心无芥蒂地笑得灿烂。她身旁的男孩,眉眼青涩,傻傻地看着镜头,咧嘴。
无奈地扯扯嘴角,曾糖糖,都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还要来打扰?
曾糖糖是个什么人?我真说不好。这么说吧,单从生理角度讲她是个女生……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把她当哥们儿,但是恐怕她一直把我当哥们儿。而这中间的时间差就恰恰是我又纯又蠢的初恋……
我们算是顶有缘的那种,中学的第一天,我到的时候全班只剩一个空位,我当时问的什么她答的什么都记不清了,从那天起我只记得一张清新灿烂的笑脸。
我们很快称兄道弟。至于从哪天起她对我勾肩搭背动手动脚时我会偷偷脸红已经记不得了。那时年纪小,还不懂怎么表达自己的真心,虚荣心却已经极强了。我会半开玩笑地去追那些长发披肩眉眼精致的女孩子,其实最开心的却是和她一起想各种追人的新招,那时她凝眉,眨眼,一举一动灵气俏皮,也只有在那时她的眼里好像种有层薄薄迷雾,我总能沉浸在其实她很喜欢我的想象中……
高中了,我们依然同班甚至还是同桌。她开玩笑说是孽缘,我不应承,她不知道我让我爸私底下找了校长,硬是和她分一个班了。
她还是一副假小子样,和我称兄道弟。
可是,这个假小子居然开始收到情书了!还好那天放学她先走,我忘了拿手机又返回去,才半路把那封放在她桌上的带桃心的信给截了去。
毫无疑问,我开始不安,有人居然想和我抢她。
先下手为强,是我给自己制定的策略。
第二天,犹犹豫豫一上午,我才忐忐忑忑地开了口,一紧张居然就开始说我最不擅长的英文……
我记得我当时脸红得象被煮了,“Do you swim this afternoon?”
我等着她的回答,心就停在那一刻。
她像是思索了一下,笑了,“用将来时态好些吧。”
我的極品女鄰居
十六七的年纪,强烈的自尊心使我恼羞成怒了,勾起嘴角,“谢谢指教,这下追某某也不会闹笑话了。”
重生倚天之北冥神功 血之傷愛之恨2
那个无关紧要的某某早被遗忘了,可是当时她脸上尴尬的表情却象一根刺,扎在我心上好多年。我是不是可以藉以自我安慰,其实她是有一点喜欢我的?
说来奇怪,我可以几个月追在一个根本不喜欢的女孩身后,而对她,我再也提不起勇气……
后来?
后来,我出国,她在国内念了大学,找了工作。
只是在外人面前介绍彼此时,仍然是,这是我最好的兄弟!
炮灰庶女逆襲記
明天就是我的婚期了,可是这个“兄弟”居然还能扰乱我的心绪,只是我必须要收心了……
如果可以一切重来,我们还要于茫茫人海相遇,我希望你一定不幸福,除非那个人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