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5gdu优美都市言情 飄雪季節離別前奏 屎殼郎的悲哀-那一年的雪,很悲傷推薦-70n7p

飄雪季節離別前奏
小說推薦飄雪季節離別前奏
“呐,余理,你的理想是什么?”安静严肃的病房里传出一个清凉的女声。
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少年微微一愣,随即扬起一个清淡的笑容,半开玩笑地说:“赚钱养家算不算?”
正在修果皮的女孩的手顿住,然后她翻了个白眼,说道:“好歹你也是一个新时代少年,能不能不要有这么俗的理想?”说罢,继续手上的动作。
少年脸色虽然苍白,但笑容却很明媚,如冬日柔和的阳光。“这个理想不是挺现实的么?笨蛋梁秋,反正我说你也不懂,我才多大?理想这个东西我很容易……”话未说完,就被刚修完果皮的苹果给堵住了嘴。
通天武神
他眨眨眼睛,接着苹果咬了一口,果肉和果汁的香甜味道就在嘴里弥漫开来。但对于梁秋有些不礼貌的行为,他还是有些不解。
梁秋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切,没有就没有嘛!知道你天才!好好的吃你的苹果去吧!”
少年轻笑一声,漂亮的眼睛里满是盛不住的笑意,“小秋,为了要赶上我,你可要加油,不然哪天我不在你身边,你找谁帮……”
梁秋再一次堵住他的嘴,不过这一次用的是手。“知道你啰嗦,但也不必要这么啰嗦吧?就一个无聊的话题而已,干嘛瞎扯出那么多?安心去吃你的苹果!”饶她已经隐藏的很好,可是还是被他看到了那一抹转瞬即逝的悲伤。
明明有些凉,他却感觉很温暖。“小秋,关心就关心我嘛,也不用找那么多借口啦,其实我觉得你也挺啰嗦的。”接着又咬了一口苹果。
兴许是心情好了许多,少年苍白如纸的脸上多了一丝血色。
梁秋低叹一声,走到病床里的阳台前,午后温和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光。她看着窗外有些被积雪覆盖的繁华风景,又是一声低叹。
正当少年疑惑她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深沉的时候,她突然就开口了,连声音都带了份沉重:
“余理。”
“嗯?”
“我有一种想鄙视你再掐死你的冲动。”
“……”
正当准备想离开的时候,外面突然下起了雪。
梁秋看着外面白皑皑的雪,裹了裹身上的羽绒衣。“怎么回事?刚才还出着太阳的。”
絕世護花神醫 優雅西瓜
少年放下手中的书本,微笑道:“有什么奇怪的,十二月份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又要期末考了。”梁秋叹口气,转过头去看着少年。“嘻嘻,要是你在的话就好了,这样我就不用担心成绩的问题了。”
“你要是一直这样怎么行?”
梁秋蹦两下来到病床边,露出调皮的笑容。“所以你要快点好起来啊,成为我学习的动力嘛!”
这回轮到少年皱眉,“你在开什么玩笑,没有我还真的就不行了么?”
梁秋撇撇嘴,“切,谁稀罕你?我开玩笑的啦!没有你在我身边我照样好好的!”
“真话假话?”
“嗯……半真半假吧,你猜啊!”
—-
“梁秋,学生会现在在招收学生会干部哦,你要不要去参加啊?”谋天下课,穆也啃着冰激凌,询问梁秋。
“啊?学生会?”梁秋放下手中的言情小说。
“嗯,对啊,被入选的话有很多福利哦!这个机会可是每个人都梦寐以求的呢!”穆也眼里满是羡慕。
“你个吃货!”梁秋用眼神对她进行鄙视,想了想还是摇摇头,“算了吧,我是不行的,不是说还有很多考试么?我肯定是不行的啦。”
穆也觉得有些遗憾,本来还想趁这个机会蹭点吃的。现在可惜了,不过对于梁秋的话还是赞同的点点头,“说的也是,抄出来的成绩怎么说怎么不真实,顶梁柱不在肯定很困难!”
“啪”
穆也手中的冰激凌被拍到了脸上。
“哼哼,你要是再敢说,你信不信我让你一辈子吃不到冰激凌!”某女威胁道。
穆也边舔着脸上的冰激凌边呜咽道:“呜呜……梁秋欺负我……”
—-
要说梁秋放过这个机会是不可能的,这可是一个能证明她不依靠他也能成功的大好机会,只要入选学生会,不知能往脸上贴多少金。
我們曾相戀 夢回風月
但是,梁秋永远不可能凭己之力来赢得这次机会。
某天,在医院的庭院里。
“嘿嘿,余理,帮我一个忙呗?”梁秋谄媚地摇着少年的手臂。
“什么忙?”少年舒适的靠在长椅上,闭着眼睛享受着难得的日光浴。
“嗯……就是老师要我们写一篇随意题材的论文,我不会,你帮我呗?”
当梁秋打听到想要加入学生会只用写一篇论文时,她就觉得这个世界对她无比从容,只要通过余理这一关,那就一切都好办了。
“嗯?”少年懒洋洋地微微睁开一只眼,“某人不是说,没有我也照样能行么?”
重生之天生廢材
“哎呀,半真半假的话你哪知道哪句真哪句假?你就帮我这一次嘛,好不好?”
三無勇者搞事中
少年看了一眼她,皱皱眉,小声嘀咕:“难道是我理解错了?”
不請郎自來 席絹
梁秋自然是听不清了,“啊?你说什么?你到底帮不帮我呀?”
符法逆
少年被迫地点点头吗,“帮,自然是帮,不过这是最后一次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会迁就她。
梁秋差点没兴奋的跳起来,她抑制住内心的兴奋与激动,只回敬了少年一个大大的笑容,“谢谢啦!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天气这么冷,我们回屋吧!”
冬日女孩温暖的笑容,如灿日照进少年心底,永存着。
—-
他的速度很快,第二天一早就已经写好了一张完整的论文。
当梁秋拿着论文浏览过一遍后,她对自己突然有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你干嘛写那么好?想损我就直说。”
“你不是说要我帮你么?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嫉妒我的才华就直说。”
“姓余的,我真的很想现在就掐死你。”
“……”
少年看着女孩离开的背影,一种惆怅落寞和某种不知名的情绪涌上心头。
他叹了口气,垂下了眼帘,盖住了满眼悲伤。
他真的,很讨厌最后这个词。
—-
第三天,梁秋拿着论文站在选举台上,礼貌性的保持着笑意,但只有她知道,她内心充满了不安,但她却不知道这不安从何而来。她调整好心态,正准备做个自我介绍,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梁秋尴尬地看着各位学生会干部,他们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她的脸不免有了淡淡的红晕。
梁秋不好意思地道了个歉,出门接起手机。
“喂?余阿姨,怎么了?”
手机里余理的母亲的声音带着哭腔道:“小秋你快来,小理他心脏病突然发作了!”
“啪嗒”
安静的走廊上响起重物掉落的声音,而她却迟迟没进来,引起众人的主意,而走廊上已经没有了人影,只有那还在通话中的手机。
不知不觉,外面已经飘起小雪,每一片都孤独地落在薄薄的雪地上。
当梁秋赶到医院时,少年的身体已经盖上了一层白布,他的身边他的母亲伤心地哭着,他的父亲则默默含泪,只能安慰着伤心的母亲。
明明昨天还好好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開元4316年 隱宗宗主
少年已经冰凉的躯体在她眼中是那么的孤独寂寞,但她却无能为力。
她颤抖着手翻开白布,露出少年苍白如纸的脸孔,他的眸紧闭着,永闭着,看起来竟如此安祥。温暖的手抚上他冰冷的面颊,一滴温暖而咸涩的泪水滴在他干燥毫无血色的唇角边。
“对不起……”她伏在他身边,泪水滑落脸颊,如刀割。道歉的呢喃带着浓浓的歉意,诠释了她的悲伤和害怕。
别这样好不好?别丢下我好不好?别在我哭泣的时候没有你的安慰,求你,求你再一次站在我的面前,用你最让我安心的微笑看着我好不好?别留我一个人在黑暗里徘徊好不好?我害怕……
颤抖的心声,不知他能否听得到。
假戲成愛 卓kimo
少年的身旁放着一封被打开沾了泪水的信,还有装着一万只纸叠星的玻璃瓶。那是他留给她最后的礼物,也是他最后的不舍。
末世重生之俠女
小秋,星星当做我给你的祝福,我折得很久很辛苦,一定要记得许愿哦!
小秋,没有我在你身边的时候,要好好的哦,不许偷偷流眼泪,我不在你身边,要记得照顾好自己,别让你的爸妈为你操心了。
你不是问我,我的理想是什么么?
其实,我只想即使在永久的黑暗中也能看到你的微笑。
这个,算不算?
嗯……还有,
我喜欢你,
现在告诉你,
算不算晚?
她的哭声蔓延在空荡的病房和走廊上,窗外的雪愈下愈大,倾诉着女孩心中的泪与悲伤。
那我现在回答你,
算不算晚?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