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zqrn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十方武聖 線上看-91 入門 上推薦-zb2ag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
两日后。
泰州府旁,有一山名为岳清山。
无始宗山门便是在这山上。
此时正午时分,山脚下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等着下午的无始宗入门测试开始。
作为泰州当之无愧的巨无霸宗门。无始宗山门,每天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各路人士,前来尝试是否能通过测试。
只要通过测试,便能加入无始宗,成为其中一员。
这对于诸多到处寻找异兽肉,有一顿没一顿的武者们,毫无疑问是巨大的诱惑。
山脚的无始宗报名点处,长长的队伍蜿蜒绕了好几圈。
星靈重現:永恒神族
队伍中年纪有大有小,大的有三十来岁的,小的甚至只有十一二岁,还有父母带着。
此时正午,阳光毒辣。
队伍一旁,一名白袍束发的半百老道,带着五个年轻男女,沿着队伍一路往前。
这一行人和队伍之人格格不入,气质也似乎多有不同。
老道后方的五人,每一个都眼神锐利,精气神足,一看便是练武有成之人。
魏合也在其中,他走在第三位。
其余四人和他一样,都是持有信物,单独由分驻点推荐而来。
也就是说,其余四人也是三次气血高手。
他从他们身上,近距离感受到了毫不掩饰的强悍气血。
但不同的是,这几人的气血似乎都是才突破不久,还稍显活泼,身体改造甚至都没完成。
他一进泰州府,迅速找了个客栈,暂时安置好姜苏魏莹张奇,自己则一路询问,找到了无始宗的入门点。
确实也如王老所说,泰州府内,无始宗相当的有名,一问这个,马上便有好心人指出地方。
魏合一刻也没耽搁,金票开路,畅通无阻,直奔报名点,然后奉上信物。
看到信物ꓹ 报名点的道人们也不废话,分出一人ꓹ 带他进入了这个几人小队,集中前往山门而来。
特種兵公主:本妃天下無雙
“有信物,你们是肯定能入门。免去了测试这一环节ꓹ 但是…”带路的老道一边走,一边道。
“你们先要去的是外院。之后则要根据信物确定师长。如果师长确定要你们ꓹ 那么一切顺利,恭喜你们ꓹ 直接跨过外院ꓹ 进入内院,成为贫道师弟。
但若是师长不想要你们,那就从哪来,回哪去。明白了么?”
老道慢条斯理的解释一段。
“明白!”
五人纷纷应声。
沿着山路台阶,道人脚程飞快,也不等五人。
好在他们也是三血武者,就算没练腿功ꓹ 鼓动气血起来,也不差多少。
约莫十来分钟后ꓹ 老道带着五人来到一片白墙黑瓦的道观群前。
“这里是外院ꓹ 你们自己进去ꓹ 持有信物对应自己的区域ꓹ 别乱给别人。
不同信物代表不同区域的驻点,不同驻点是划分给固定的院首的。”老道随意解释几句ꓹ 带着五人来到入口处。
“多谢师兄带路。”五人中ꓹ 一满面络腮胡ꓹ 气质豪迈男子,抱拳朝老道道谢。
其余人也反应过来ꓹ 赶紧抱拳。
“没什么好谢的。”老道淡淡道,“进去后,等着,你们都持有信物,院首会过来亲自看看,到时候好好表现就是。”
这些三血武者,和外面那些本州来的被考核者不同,他们先就是通过了各个驻点的长期考核,再加上实力本就是无始回山决的前置功法培养出来。
所以,先天就跨越了最前面的很多审核,只要最后把把关就能进入内院。不用在外院磨砺锻炼。
所以老道态度也柔和许多。
带到了人,他转身就走。
剩下五人,由门前的一年轻道人上前引路。
这道人一声不吭,带着五人进了道观,在里面绕来绕去,很快来到一片相对宽阔的庭院里。
庭院中,有一须发皆白的老者,端坐正中磐石上,手持拂尘,闭目养神。
老者一身淡绿道袍,仙风道骨,气质柔和自然,一看便知不是凡俗。
“韩师兄。”引路道人低声作揖。“又来了五个驻点推荐人选。”
“带上来。”那老者韩师兄眼睛也不睁,淡淡道。
“你们五人,信物交给我,然后一个个分别给韩师兄演练一遍自己的无始回山拳。要全力运转气血。不可隐藏。”引路道人小心给魏合五人叮嘱。
五人纷纷应是,将信物交给引路道人,然后上前开始演练。
一时间庭院内气流呼啸,不断传出拳头砸破空气声响,五人排队开始,全力演练自身技艺。
另一侧。
那引路道人则带着信物,用一只小笔在上面写了登记信息。
这些信物都是没法作假的,每个信物来处不同,上边都做有不同的隐蔽印记。
所以引路道人想要作假交换也是没法。
豪門老公很癡情
他带着信物,登记后,匆匆离场,然后分别呈给了早已等候多时的另一名道人。
紧接着便是各种一系列的复杂验证程序,以及对应信物的区域,上报给对应的院首。
紈絝長公主(瀟湘VIP完結) 風淩若
三血武者和外面排队的那些初始入门弟子不同,能够达到三血的,本身就已经代表了很多东西。
所以很多不必要的测试就不用了。
很快,另一边,魏合五人中,第一个络腮胡演练了一遍无始回山拳,其实就是回山拳。
那盘坐磐石上的老道,眯着眼看着络腮胡。
“气血稳固,根基悟性都不错,看资料上,你家在本城,有些资财?”
络腮胡赶紧道:“是,在下家中小有资产,家父是附近城中一帮派帮主。麾下人数数千。每月,可稳定支撑我不少金票。”
“好了。下一个。”老道从怀里摸出一个红牌子,随手在上面一划,丢给络腮胡。
牌子上清晰的划着:根骨中。
了藍有微光
第二人,是个身材稍显消瘦的高长男子,他一声不吭,上前缓缓演练起回山拳。
禍國毒妃
三次气血全力鼓动下,一套回山拳被他打得宛如战场沙场杀敌,隐隐有些血腥气味。看起来比络腮胡还要强悍。
但那老道却反而皱眉起来。
“停了。”不等男子打完,他便出声叫停。
“去吧。”他取出一块牌子,照例划了下,便丢给对方。
牌子上刻了两个字:根骨中下。
拳破九重天
高长男子面色难看起来,但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拿着牌子退后。
老道也不以为意。这其实也是考核的一环。
周围除开他之外,还隐藏有三名考核者,他们会分别从不同角度给眼前几人评价,每个人都会得到一共四种评价。
牌子上的评价或许相同,或许不同,只是评价的方面不同。
而故意不告诉这些新人这点,也有考核心性定力的意思在。
很快,第三个,第四个,都一一上前演练。
但他们的回山拳都平平无奇,气血也差强人意,只是中规中矩。
“都是服用大药突破…”老道失望摇头。
三血也是可以服用突破的大药的,但这种大药极其珍稀珍贵,需要大量不同种类的异兽肉调配,还具备时效性,所以小地方的人完全看不到。也接触不到。
但泰州府是什么地方?这里物资丰厚,府城诸多城区六百万人浩浩荡荡,武者极多。肉田更是无数,什么样的大药配不出来?
“最后一个。”老道心头失望,再度出声。
魏合故意最后一个出来,便是抱着先观察其他人的意思。
现在看来,他的回山拳气血最足,衍生出来的劲力也是最强。应该表现不错。
他心头定下,上前一步。
他鼓动气血,双拳漆黑,双臂上浮现出九朵九霞花纹,缓缓开始演练回山拳。
他根基深厚,年纪也不是这里最大,再加上实战丰富,一套回山拳打得凶猛炸裂,圆润自如。胜过前面四人。
“可以了。”拳法打完,老道面无表情,从怀里摸了摸,发现牌子没了。
他皱眉看向庭院边缘,那里很快便有仆从拿着一堆红牌子跑过来。
老道从中拿了一叠,放进自己怀里。然后迅速抽出一块,手指一划,顺手丢给魏合。
他这一划,动作似乎比其余几人都大,显然写的字要有所不同。
随手将牌子丢给魏合。
“你们三个。”老道带着一丝失望,指了指魏合和另外两人。
那两人也是排在魏合前面的两名三血武者,是一男一女,各自脸上都有些忐忑,明显属于闷头苦练武艺,阅历不深的类型。
“你们,都是靠外力突破,想来来这里也应该有准备了吧?”
魏合还好,另外两人都是一震,沉默低头。
魏合也是心头一凛,他依靠破境珠第一次突破三血,居然还是被对方看出来了。
他低头看了眼手里接着的红牌子,上面清晰的写着一个:根骨下。
此时那老者捏着胡须,继续道:“你们气血驳杂,日后突破时必遇难关,就算进门也是徒耗钱财资粮,所以,我在这里再问一句,你们真要入门?”
“要!”
三人前后不一,果断出声。若是不入山门,又何必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
“那行,你们先进去等着吧,另外,有什么加分的东西,要呈的赶紧呈上来,免得到时候晚了。”老道冷淡道。
这话意有所指。
顿时三人都心头明白。这是要好处了。
“这东西,不是我拿,是上面的师长拿。院首拿,你们掂量掂量,自己看着办。”
三人略微安静了下,顿时迅速上前,一人在老者手里放了点东西。
魏合看到前面两人都是放的大卷的金票,晃眼一看,怕是不下数千两。
他心头一咬牙,也狠狠把大半的金票拿出来,放过去。
老头子手一伸一卷,转眼金票就像没有似的,消失无影无踪。
魏合看得肉疼,当初几百两金票就卡得程少久家欲仙欲死,现在一下就去了数千两,这钱当真是不当钱在用。
“别急眼,条件不行,就只能外力来凑,懂这个理么?”老头冷笑一声。“还有么?现在力气使足,免得日后后悔。”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那名女子咬牙,又从身上拿出一块半透明的石头一样物事。
另外一人也是,咬牙从怀里取出一把漆黑短剑,送过去。
魏合伸手在怀里摸了摸,他最值钱的东西,也就只剩下那块老师留给他的异种了。
这可是用来生产肉田的东西,虽然还需要额外捕捉一头完好异兽,才能制成肉田,但不妨碍这东西的昂贵。
只是现在….
魏合终究是一咬牙,将异种取了出来。先进了无始宗再说。只要更强的功法到手,异种早晚也能挣回来。
异种送过去,放在老头手上,他微微诧异,拿起不起眼得石头一样的异种。
“可以啊,下等异种,估计还能用一次,但也价格不凡了。不是钱能换得到的。”
“请师兄多加照顾。”魏合谦卑道。
“好说好说。”老头子一挥手。
魏合三人,顿时由一仆从引着,很快离开庭院。
老道看向剩下的两名弟子,笑了笑。
“每年都会有不信邪的人,非要留在宗门耗费时光资粮,直到失望而回。你们两个跟我来。”
對面的男神看過來 反萌君
重回傳奇
他起身,带着剩余两人,朝另一边方向走去。
另一边,魏合三人被引到一处别院里,三人各自一房间。
第一天,吃喝自有人送到,三人也不急,能突破三血之人,最基本的毅力不会差到哪去。
但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时间一天天过去,三人仿佛被遗忘在了院子里,一直没人通知。
魏合只能每日固定时间习练招数,锤炼劲力。
可时间流逝下,他身上的异兽肉很快便要吃完,带着的金票,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