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u9x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屠龍者遊戲討論-屠龍者遊戲閲讀-ux7ah

屠龍者遊戲
小說推薦屠龍者遊戲
黑夜中的光很静,那宛如流水倒坠的光,望着,好像是上天正在大方施舍着这片被黑夜笼罩的世界。夜空中,一零星的光点缀了整个星空。望着漆黑又闪着点点光芒的夜空一股看不见的凉风袭袭吹来,惊得草儿们摆摆身子,随后猛烈的摇晃着。
这是一条郊外的马路,马路前头寂默漆黑,有些吓人。“咻——”一辆黑色轿车疾驰而过,他开得飞快,像一条脱缰的野马,更像是迎面走向胜利的冠军。那辆轿车是辆高端的法拉利,引擎声响彻云霄,冲过的地方也留下了一阵极为猛烈的狂风。
车内,开车的男子身穿一身黑色西装,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可那凌厉中充满血腥的眼睛中发出的凶狠神态还是可以发觉的。
法拉利疾驰着,男子疯狂地踩着油门,车子狂奔着,好像永不停息般地疾驰,疯子似的在水泥路上狂奔……
车座后面有两个人,有一个被狠狠地绑着,嘴巴被透明胶带封的很紧,血红的眸子里透出一丝丝恐惧与凄凉的神情,并且他还一直呜呜呜的叫,不停的想要挣扎掉手中的绳子,手上被捆绑的地方被勒出一道道血红的印记。而另一个人则笑得很欢,“爽啊!”他很变态,甚至是很疯狂,两只眼睛瞪得很大,时不时盯着车窗外面夜幕下的景象,更加奇怪的是,他脖子上居然有着透明的鳞片。
被绑人那个人蒙了,本来心中就有疑问,自己家穷的都快付不起自己的学费了,这俩神经绑自己干嘛呀?他有些哭笑不得的在内心哀求:“两位大爷,行行好,放了我吧!”
他在学校本来就是个空白存在,也很少招惹别人,独来独往的,所以也便没有人能够记清他的名字,甚至连老师好像也从来没有认识到自己班上还有一个这样的人。
他成绩也是中等,不高不低,总得来说还得行。
相貌也平平如奇,虽然不丑,但也不帅,还凑合个看。
“有病呐!”他很愤怒,他想大喊,骂死这俩神经,顺便再在神经那加上那个病字!
“老大……”那疯子般的变态,突然停止了大笑,眼眸中那股冷淡变成了凶猛,慢慢地,脖子上的鳞片显得更加清晰了,“来了……”又是淡淡一句,忽然开车男子猛踩刹车,法拉利瞬间横横地直接在水泥路上停止前进,后车轮在马路上摩擦,在水泥路上留下了一道令人心寒的黑色。被绑的那人的头重重地砸在了车门窗上,紧接着便是一阵阵令人怜悯的惨叫。
开车男子只是冷冷撇过头,看着他,不过,眼神只是在他身上仅仅停留了几秒,少顷道:“下车!”男子推开车门,下去了,一打开车门,一阵微风便吹了进来,拂起那男子的刘海,果然,那凶狠的目光,仿佛能看透一切似的,又冷,又狠,堪比是一只无恶不做、恶贯满盈的强盗!“唔,”就在此时,他又被那变态打开车门狠狠推了下去。
帷幕下的黑夜,仅凭着肉眼,完全是看不见的,那变态到底是看见了什么?那真的是人么?何不说他是变态中的变态!
信仰修仙系統 愛做夢的葡萄
男子领着他慢走着,高大的背影阻挡着他的视线。
忽然,稀稀疏疏的声音响起,开车的男子立马回过头张望,可谁又知道?那声音发出的竟是在他前方。“哦……”黑暗中响起一道令人惊悚的呼气声。“唔唔唔!”那被绑的人原本沮丧的脸上顿时又多了几分恐惧,凝望着眼前他也顾不上了,拔腿就要往后跑。可他身后那疯子一样的变态,两只手硬是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胳膊,丝毫不让他动弹。
开车的男子立马回过头,风把他的刘海吹了起来,双眼中含着的怒火,等待喷放,似一头凶猛的狂狮,怒视着黑暗中的景象,似乎下一刻他就会扑上去把敌人咬死!之后他又做了一个要干架的动作,那气势简直就像李小龙那般排山倒海的武功招式一样。
被绑着的人很恐惧,可面对的这两个疯子还有什么可以选择呢?
蓦地,开车的男子似乎是看见了什么,两眼瞪得非常大。突然,一只巨爪朝他猛地挥了过来。这爪上带着的不只是力量,更是令人恐惧的威严。
“咚——”男子接住了这一爪,但却退后了数米远。
“啊!”看清了,都看清了,这是一条看样子20多尺长的巨大生物,它屹立着,一直大爪直接拍在了开车男的身上。它全身呈黑曜色,它背部更是有着十分尖锐的硬刺,身上的黑色鳞片,显尖的嘴角一直在微微颤抖。那巨大的头,巨大的翅膀,更是显示着它无比凶猛。可现在终究还搞不清它到底是什么生物。
看清后,被绑的人一直在呜呜呜叫,扰的开车男不禁皱了皱眉头。“呼——”这巨大生物又呼了一口气,被绑的人心中有预感,那是它居然害怕了?男子到底有什么力量?能够与这生物对抗?可被绑的人他不动,他怕归怕,可双肩上被变态佬狠狠的抓住,像是被钢筋定住,他深知自己没那么大的力气,万一他怒了,自己肯定还吃得消吗?
“吼——”下一刻这生物已经,爆发出了自己强悍的力量,这力量像是虚无空洞一般,更像是海上蜃楼,令人遥不可及。它还在战斗,为自己的生命战斗。
又是数爪,这巨大的生物已经拍了十几爪,可见它敌人还没有倒下,又是猛力一爪,这一爪那如擎天柱一般,汹涌澎湃。巨爪掀动了一阵狂风,风把开车男的刘海吹的飞了起来,贴在了四周脸部。
“唔,”被绑的人大叫了起来,吓得闭了眼。
又是“咚”一声巨响,贴近耳膜的高音波,正如扩音器一般传的散了开来。开车男,一脸冷漠地用双手顶着那双巨爪,眼神中的凶猛,完全变了,成了怜悯,这眼神如同神的眼,正在关护着死亡的灵魂。“我的……”开车男停顿了一下,又怒道,“发型!”
“轰——”开车男以快速的手速,拳头也快速的捶打的这条巨大的生物,轰的一声,这巨大的生物往后翻了个跟头。
“退后……”开车男老是一句冷冷的话语,“同是畜生,你为何不懂得尊敬呢,一上来就打我,你有没有想过死……”开车淡淡道,面无表情呆望着面前这条巨大生物。变态佬随后一抓,把被绑着的人拉了后去。“轰——”又是一拳,开车男趁这生物还没爬起,又是一拳,稳稳当当地砸在这生物的脸上。“吼——”巨大的生物,撕心裂肺地大吼,扭曲的脸上荡漾着痛苦神色。
这男人像是屹立在星辰上不朽的神,在黑夜中熠熠生辉,仿佛如广袤田野中称霸的雄狮,只不过身边好像并没有什么词性陪伴而已。
“吼——”生物的吼叫中带有些沙哑,声带中仿佛添堵了什么吼起来都能震破耳膜似的……
“啊啊啊啊……”被绑的人痛苦地在地面上翻滚着,手不由自主地扭曲,挣扎着想要把手上的绳子解开,尽可能地保护耳朵。而开车男和变态佬却若无其事地呆望着那生物。“做好死前的准备了吧……”开车男,冷笑,忽地,两眼迸出一丝星凶光,又微笑道,“言灵,剿龙……”
言罢,星辰的星星闪光似乎是沉睡了,光亮似乎全被乌云遮掩去了,一袭冷风呼呼吹来,面似无情可凶险无比,忽地,五把白花花的亮剑凌空出现,几乎全是五尺寸余长的大剑,咻的一声,五把大剑同时射出,穿过了这巨大生物的体中,血淋淋洒洒,五把大剑白花花进去,可都是血淋淋的出来。巨大生物倒在了地上,死去了,惊骇的眼神中透露出无比恐惧,他知晓,自己面对的,绝不是自己能匹敌的,他是神,是众神之神。
“呼呼呼呼……”一阵阵喘气声,从被绑着的人鼻中传出。他累了,也不想动,就这样躺在地面上,就这样,就这样……
“蛇精……”开车男仍沉默着,刘海继续扩张,凶狠的眼神消失了,变的反而是怜悯,“抱歉。”开车男他行了个90度鞠躬礼,目光中表现十分不舍似的,就像在祭奠一位老朋友,好像还很难过,似是为朋友的不幸而感到悲伤。他表现的太过委屈,终了,好像它并不是自己杀的一样……
被绑着的人呆呆地望着开车男,也不哇哇叫了,此时他身后那名外号叫蛇精的变态佬,殷勤的走了上前去。
开车男,没有动,只是看着蛇精。蛇精也不动,也只是看着开车男。可过了良久目光照就又转移到了这条巨大生物身上,看着这条与开车男干架,而手无缚鸡之力的巨大生物,终于在那一刻,他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着还不停用手推着开车男,“你行啊……”说完不久,他还是低下了头,好像在沉思着什么。
熟不知,地面上早已湿润了,那地面上的眼泪好像还添加着什么情感在中,其实这泪也只有哭的自己才知道那是离别,是不舍,还是恐惧……
忽然,蛇精从口袋中拿出一把尖刀,猛地朝它扎去,就在那尖刀的刀锋触碰到它的鳞片时,“哒”的一声清脆悦耳的破裂声响起,“嗒”的一声那尖刀居然裂了?“……”开车男和蛇精都沉默了一会……
“拿错了,笨蛋。”开车男从自己口袋中递给了他一把银灰色的匕首,昂首呆望了他一会儿,蛇精却没接。
场面持续了许久,风还在吹着,夜还是如此的沉着,到最后光芒也没了,成了一片黑暗,血染红了草地,被血溅了一身的花儿,好像也比平时开得更旺了,一面血淋淋,而另一面却光彩依然。
“啊!”蛇精不知为何,疯子似的一拳又一拳的打在开车男的脸上,“为什么要杀了它?为什么?蛇精狂吼,“你倒是说话呀。”
“砰砰砰砰——”一拳又一拳,开车男却不还手,脸上和鼻子上留着火焰炽热般的鲜血,他的刘海早已被鲜血染成了赤黑,一根根地紧贴在脸上,说不出的恐怖。
“这……就是我们的命!不杀它,我们都得死。”开车男终于忍不住了,推着蛇精那血迹斑斑的拳头对他大吼道。
“为什么……”蛇精甩开他的手,蹲在地上,抱着头,喃喃着。
“呸……”开车男先是往头侧边吐了口满带鲜血的唾沫,“因为我们都是畜生……”语气中带有些遗憾,但句句话都充满精神与力量,“不杀它,下一个将死的畜生就是我们!”
被绑着的人呆呆地望着这俩人,不言不语。若是换了一个人,恐怕会怀疑他们两个脑袋都有问题,居然骂自己是畜生。开车男,又看了看蹲在地面的上的蛇精,摇摇头,直接抓起那银灰色的匕首,猛地朝那巨大生物的头刺去。
随着风的飘动,一股血腥味传入了口鼻中,一股血腥中含着的杂性味道,轻易就能闻出,很刺鼻,很恶心。
开车男用匕首,挑着那巨大生物的头骨,挑了许久,好像没有少到自己需要似的,忽然一颗绿色的宝石出现在了他眼中。他想都不想,就把宝石从它的头骨中挖了出来,挖出来了,这颗宝石晶莹剔透,色中带有一泽白润,最神奇的是,它好像还有丝丝能量震动。
“呼。”开车男松了一口气,眼神中杂乱着一股令人寒颤的气息,转过身,看向了被绑的人那处,便走了去。他走得很,慢的就像一只蜗牛,叫人真想冲过去推他一把,终于他走到了他面前,低下头看着他。他还趴在地面上一动不动,昂起头,望了他一眼,第一看见的就是开车男那冷酷无情充满血丝的眼眸,对视了许久,开车那眼神突然暗淡了许多,弯下腰去,一把抓住他的领带,一把拎起他来。
“唔”他挣扎了一下。“这……”开车男解开了他手上捆绑的绳子,把宝石放在了他的手心。“你叫什么名字?”开车男问。
“呜呜呜……”而他嘴巴被透明胶带封着,哪能说出话?开车男摇摇头,撕扯去了他口上的透明胶带。
“你们是谁?”他快速挣扎的身子大吼道,嘴角边被勒的太紧,勒的嘴巴都红肿了起来,只好一边咬着嘴唇一边大吼道。
“别着急,皇,慢慢说,因为我们都是畜生呐……”开车男冷冷的说,阴森恐怖的气息瞬间爆发,似是从地狱逃出的怨魂,双手沾满鲜血,寻着前世仇人,带着十分渴望鲜血的尖牙,想撕碎,想碾压所有。
“这……”
“没错,你我皆为畜生……”言罢,又有一声怒吼,从暗地里传出,一道利爪闪烁而来,带着涛涛怒意,带着死神叹息。
“轰——”巨爪扑向了,开车男在一瞬间便飞了出去,被巨爪猛地拍在了地面上,又是好几声怒吼,从暗地中传出,紧接其一,猛烈的呼气声愈来愈强,有更多东西来……不,不该是东西,应该是更多刚刚那样的巨大生物。
“叛徒,你这个叛徒!”那只巨大生物一手扼住开车男的脖子,接连吼道,“你这个叛徒,居然为了人类,杀了自己的族人!不得好死!”
“咚——”开车男一手抓住它的巨爪,向右侧使劲全力,一招干倒,“他……不是人类,而是我们的皇……”开车男冷视着他淡淡道。
“呃……皇……呵呵……”它抬起巨大而丑陋的脸,嘴角微微踌躇着,见他那样子,似乎是在讥讽开车男。
“丑角,我劝告你一句,不要自寻死路。”开车男一笑,脸上那一面的血迹凝固在脸上,只要嘴角面容颤抖一下,血快就会分裂开来,所以他这一笑并不像天使般的笑容,更像的则是死神的狞笑,如邪恶坠入深渊的黑天使,不仅笑容诡异,内心则更是令人寒颤发抖,只是一笑便能震撼四方,其实力更更是深摸不透。
“皇……”他刚被解开透明胶带的嘴巴慢道,被勒红的痕迹更是红的像烤肠一般,样子十分滑稽。
“蛇精停起你的腰杆,像畜生一样思考一下,一头活猪见一头死猪会怎样?”开车男向另一边蹲在地上,抱头的蛇精大吼,“你再想一下,两头活猪同时面对着死亡,一只猪先宰,另一只看着被宰的那一只可怜猪倒在血泊之中会怎样?”
蛇精没有动,还是原地蹲着。
“好了,那两头猪就是你俩。”被开车男干倒在地上的那巨大生物笑道。
“错啦,蠢货,那两头猪一只是你,另一只是蛇精啦。”开车男冷笑,抓起刚才那把尖刀,一刀捅进了他的肚中,“不过你好像还很会说冷笑话……”
“呃……”它的笑容立马变成了恐惧。
“嘿!老大干得漂亮,你知道吗?其实我早就想杀了这个臭不要脸的畜生了……”蛇精不知何时站起,并走到开车男身后,拍拍他的后背,笑到,说完他又去踢了踢还在垂死挣扎的那头猪,“不过我还是想说,我哪个时候变成猪啦……”周围的空气好像停止浮漂了,尴尬的场面便油然而生。“咳咳,两位,我想我们是不是该跑了,不然待会儿的死猪就会是我们……”他从另一面走过来,径直走到开车男和蛇精后背尴尬地笑着。
“没错,猪皇,我想的也是这个……”蛇精哈哈转过头对他笑道。
“你……哎,也对呀,我们都是猪,起码我还是你们的皇,嗯,不错……”他微微地点点头。“猪皇,蛇精,今天看来我们会死啊,你们还雅兴地说冷笑话,不怕死吗?”开车男,背对着蛇精和猪皇说道,那恐怖的气息瞬间爆发,周围那些畜生都大声喘气,好像在兴奋,在愤怒,在等待。“无聊,老大,你觉得两头猪,一只死猪,一只活猪,活猪幸福还是死猪幸福?”蛇精的眼眸闪一丝冷笑,金褐色的眼瞳中闪出一道金光,在夜色朦胧下,双眼变为金色,在黑夜中熠熠生辉,开车男并没有讲话,只是沉默冷静。“是死猪,因为它先死,知道了死亡的痛楚,而那只活猪,在那头死猪死前,看着它被杀死,内心很恐惧,全身萎缩,害怕死亡,所以畏惧啊,畏惧其实才是最痛苦的。”蛇精一笑,“我知道它们为什么不动手……因为畏惧死亡的猪,它的肉……不好吃……”
“没错,他们不出手,那我们就用猪头拱死他们……”猪皇一笑。
腹黑冷帝無良妻
“猪皇你是最棒的!”蛇精一笑,率先冲出他俩的视线中,冲进了黑暗。
修好這顆心
“待着别动……”开车男命令着他,自己也冲进了黑暗。“猪皇,不是最厉害的吗?”他也不甘示弱,捡起地面上那把银灰色的尖刀大喊“啊!”
懦弱的是废物,出手的才是王者,沉默的是懦夫,大喊的是神经病……
“当‘假猪皇’变成‘真猪皇’,那就是畜生变为怪兽……”猪皇挥着刀,勇往直前,冲在这黑暗中,他只知道他要活下去。
“你叫什么名字……”猪皇,这时正与开车男背靠着背。猪皇是逃命逃的,开车男是血战拼的。“你先。”开车男,大声喘气,右手臂中有一处被利爪爪伤的伤口,此时血正沿着那道口子涌出。血,染红了他整只手臂,有些恶心,也有些恐怖。
“我忘了……你不是抓我吗?抓我前不调查一下我的底细?”
“好吧,我服了你了,就当最后的遗书吧,不过,好像并没有人能听见,你好像也没有名字吧……”
“的确……”
猪皇:“就让明天的朝阳与我们俩无名氏陪葬吧……”
开车男:“滚!是三个啦,况且我和蛇精都有名字……”
猪皇:“那是什么啦?”
开车男:“罢了,反正都到最后一刻了……我就告诉你吧,许龙鑫,奎。”
猪皇:“哈哈,许龙鑫……你为何不是卖摩托的呢?”
开车男:“你……”
“这些畜生怎么还不动手?许龙鑫,你能实现我一个愿望吗?” 猪皇他笑着说。
“什么?”
世界樹的遊戲
“让我当回老师吗?你是学生,我是老师……”
“好。”
“那你快走哇!像你这么有虚荣心的学生,以后肯定会很有成就的。”
“你……”
“你什么?你不听老师的话吗?你想当坏学生吗?快走!”“早知道就不跟你玩这么幼稚的老师儿游戏了。”许龙鑫笑道,猪皇早就不耐烦了,狠狠推了开车男一把:“走啊!”许龙鑫回转过头对他大笑,“其实我想当坏学生……就像坐在后排的学生一样,上课打打牌,磕磕瓜子,讲讲话,我觉得那样挺好的……”
“老师相信你以后会改好的……快走!”
“走不了了,那俩都是我杀的,它们是不会放过我的……”
“你杀出一条路不就行了吗?”
许龙鑫:“那我不还是时刻面对死亡吗?”
猪皇:“放心,老师罩着你,老师是猪皇啊,猪皇总比小猪崽子们强吧……不过我好像是个假猪皇……”
许龙鑫摇了摇头,孤独的往黑暗的角落消失了,它消失的是那么快,那么静,只是一瞬间……
“来吧……”猪皇狂笑着,挺起胸脯,对着那群猪大笑道,目光中的恐惧化为了坚信,执着的拿着那把银灰色尖刀,虽不可能战胜群猪,但那不可动摇的信念也让他不再恐惧!他也不知为何,只认识了这俩人一晚上就敢舍命去战,这也许就是真正的友谊,也正是因为那句:我们都是畜生。 才让他的信心从深渊低谷爬出,那两头猪也许是他这一辈子唯一两个与他没有血缘关系,但却与他说的话是最多的人,他是皇,是畜生的皇,不能不承认,他早被那俩神经认为是皇了,他不能在自己手下面前丢脸;不能低人一等;不能做一个被别人嘲弄是非的皇。在逗逼的眼里,他是逗逼的逗逼,是那种能把自己逗笑的逗逼这也是他身为逗逼的最大的牛掰之处,他这一生,遇到了炫酷冷漠的开车男,遇到了疯子般的变态蛇精。也不枉苟活一场……
在逗逼的世界嘲弄是非,那才是真正的逗逼,在死亡面前装的若无其事,那是假的。每一个人和畜生心中都有一座山峰,似珠穆朗玛峰,那么高的山峰,永远越不过去,就只能在山下苦笑,“这山那么矮……”结果到最后,还是伪装。有些人会说没事,可那其实是有事,他说快走是想让你不要走,他想要保存自己对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信念,是想要有人替他存活下去,并为自己好好活着,看明天的太阳……
“你们……是龙吧,我……是你们……的皇。”他冷笑,“真正的皇!”他冲了上去,手臂上凸出一块块青褐色的鳞片,柔软的指甲化为利爪,双眼呈现出一丝闪耀的金色,闪光中并未掺和任何杂质,起跑时矫健而有力的双腿迸发而出,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嘴中的牙齿也变得更加尖利,脖子上青筋被青鳞所取代,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独自握着刀冲向群“龙”,变异的畜生,再进化一次就是怪兽,带着怪兽的威严,带着怪兽的态度,去与一群“龙”战斗。
異界幻想王
“我……也是‘龙’,但我们的地位不同!”他大吼,身上的气息与之前截然不同,之前那股懦弱,柔弱的气息早已灰飞烟灭,此时爆发出来,那才是真正的皇应有的气势和立场。他嘶吼着,利爪和尖刀上都充满鲜血!
这是一场血战……是群渣与皇的血战!只有死亡才可终止!
下雨了,雨水冲洗着地面上的鲜血,只有一个人站着,这时已经天亮了,雨也就下得更大了,冲洗着这个满身鳞片的人类!他是胜者,是龙族中的皇!
雨中有一把黑伞,向这个人类走来,周围全是龙的尸体,黑色的衣领,精致的皮鞋,以及那依旧飞扬的长长刘海……“哈里路亚,我时时刻刻都在暗地里帮你呀……”黑伞落地,竟然是许龙鑫?他站在一头龙的尸体前,“兄弟,I’m sorry. 谁叫你惹了我们的皇呐……”
“老大,猪皇干的不赖嘛……”又有一道黑影闪出,脸部上有道深深的伤痕。
“呀,蛇精你还没死啊?”许龙鑫大笑在雨中表现得真的很像个十足的笨蛋。
家有萌妻:老公太霸道 蟲兒
“许龙鑫和奎……能见到你们真好……我以为你们都去地狱找阎王爷报道去了呢……”
“你…………”许龙鑫和奎都无语了。
“别说了……”许龙鑫扶着他,朝那黑色法拉利走去。
血薔薇:復仇caes
“是不是要出去?”蛇精问。
最強位面成神
“嗯。”
“去哪?”猪皇问。
“冲出这个世界!”
“猪皇,你太帅了,你是如何解决这些龙的?”蛇精追问道。
“那你们俩是如何逃出去的?”他沉默了,一会儿笑道。
“完了……进去吧。”许龙鑫扶着他到了黑色法拉利轿车旁,向车内指了指。轿车被雨水冲得很干净,起码光照耀在车面上,还看不见灰尘。
“你应该早就知道自己是一条龙了吧,不过你为什么要在我们面前刻意掩饰?”许龙鑫看着他勉强的微笑道。
情癢
“因为……”他沉默了,“因为我是怪物,我就是个Ugh. 在游戏世界就是个沉默的Ugh. ”
“哦……”许龙鑫艰难的笑着,脸上的肌肉全都紧绷了起来,上了车,许龙鑫笑着说:“蛇精,我们回学院。”
“我呢?”
“一起。”
法拉利巨大的引擎声又轰隆隆地响起,一股刺鼻的汽油味随着风飘着,法拉利继续在这条水泥路上疾驰,这次去的目的地:卡赛尔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