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1h2精彩絕倫的小說 大隋第三世 txt-第825章:張網以待分享-a90xv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次日,天色将明,杜伏威顶着一双满布血丝的眼睛跑向了前营。
昨天晚上唐军的的确确又来了,来的士兵还不少,怎么也得五六万人左右。这些士兵堂堂正正的在营外列出一个个方阵,熊熊火把将大营之前照亮如白昼,借助望远镜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绝不是虚张声势,然而这些唐军士兵根本没有攻营,他们等隋军看清楚之后,就把火把给熄灭了,就这样在一箭之外敲锣打鼓,当你以为他们已经走了,然后又点亮了火把,又让你看一次,仿佛生怕他不知道唐军在外面一样,黑灯瞎火之下,又不敢擅自出兵,生怕中了唐军的诡计,于是就这样僵持到了天亮。现在天亮了,杜伏威倒要看看他们搞什么名堂。
“李孝恭到底搞什么名堂?唐军都跑了吗?”杜伏威气冲冲问着阚棱。
“还在。”阚棱一脸古怪的表情,“唐军还在睡觉。”
“什么?竟然在我们的眼皮底下睡觉?”杜伏威眼珠子都鼓了出来,当他跑上瞭望搭一看,差点把舌头给生生咬断。
果真如阚棱所言,除了部分唐军在外围巡视之外,余者坐在地主,东倒西歪、背靠着背的呼呼大睡。
滅世魔槍
妻心如鐵 奚顏
这……
杜伏威惊呆了。
他发誓,自己这辈子从来就没见过这么胆大包天的敌人,哪怕是乱匪,也比眼前的唐军认真、负责。
这到底是干嘛?
一个二个都不想活了?还是活得不耐烦了?
便在这时,一名没有携带武器的大将策马而出,缓缓来到营门之前,根本无视指着自己的箭弩,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走到辕门之外,抱拳行了一礼,大声说道:“在下卢祖尚,请杜将军一叙。”
“我就是杜伏威!”杜伏威也佩服此人的胆量,还礼道:“卢将军有什么话要说?”
紅色仕途 鴻蒙樹
“奉荆王之命,率领八万将士前来归降,万望杜将军接纳。”卢祖尚强忍着耻辱之感,大声说道。
“……”
刹那之间,隋营一片死寂。
包括杜伏威在内ꓹ 全都被震到了。
有八万士兵在手,竟然还投降?
帝妃無雙
这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此言当真?”良久ꓹ 杜伏威才回过神来。
卢祖尚道:“不假。”
“卢将军能否入营一叙?”
“可以。”
当营门打开,卢祖尚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杜伏威在阚棱的护卫下ꓹ 迎向卢祖尚,并且问道:“这是为何?”
“事到如今ꓹ 杜将军觉得还有必要再打吗?”卢祖尚也不隐瞒,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都市妖孽高手
杜伏威和阚棱面面相觑。
李孝恭竟然跑了ꓹ 将这嗷嗷待哺的几万张嘴甩给了大隋?
杜伏威稍一沉吟ꓹ 道:“我大隋也不想生灵涂炭,不然也不会拖到现在了,不过此事还需我军主帅来定夺,还请卢将军回去约束好唐军将士,准备接受大隋收编。”
重生-名門貴妻
“喏。”卢祖尚应了一声,离开了大营。
十年漂泊十年青春 人生如朝露
不久!
收到鹰信的杨善会带兵而来,正式接受卢祖尚的投降。
尽管投降对于唐军来得比较突然ꓹ 但并没有抵触和反抗,相反ꓹ 当他们听说不用跟隋军打仗的时候ꓹ 爆发出了一阵阵欢呼声。
说到底ꓹ 还是因为李渊在荆州底蕴太浅ꓹ 经营得不到位。这些将士刚刚成为唐朝的子民不久,便接连让李渊送上战场ꓹ 而且每一场大战都以惨败告终ꓹ 未能取得一点实际性的战果。败得多了ꓹ 看不到半点希望的唐军将士厌战、畏战情绪大生,而李渊又没有安抚人心ꓹ 以至于这些战争意志早已消失殆尽的荆州兵,早就不愿为‘薄情寡恩’的李唐王朝卖命。
……
杨善会骑在战马上,和数十名大将注视着降卒,而王雄诞则负责率军去收缴堆积在营前的兵甲。
看着一阵阵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唐军士兵,杨善会颇为感慨的说道:“我杨善会也打过无数场仗,勉强称得上身经百战,但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七八万士兵老老实实向敌人投降的场面,他们所以这样,不是将士们不忠,而是李渊不仁不义、愚蠢至极所致。看他李渊自入主关中至今,都干了些什么破事?将一张地图摊到桌子上,然后全面开杀,一次性就跟我大隋和梁师都、薛举、朱粲干上了,连个具体的目标都没有,结果兵力分散,处处碰壁。从关中逃到荆州以后,还是不长记性,还是东搞一下西搞一下,看看他,都做了些什么?先是和萧铣打,还没把萧铣歼灭,又放下这一边,头脑发热去搞王世充,将隋唐之间的缓冲生生打没了,然后又和我们打……除了敌人满天下,啥都没捞到。好好一个荆州被他祸害成什么样了?他如今作死作孽,也难怪这些将士不肯为他卖命。”
杜伏威不禁无语。
下河东、占关中那会的李渊的确过度膨胀了,但败逃南方后的李渊不是想打,而是不得不打,要是不拼命去打,只能益州和半个荆州的他怎么可能是大隋的对手?只有趁着杨侗一心对外,腾不手来收拾中原诸侯之前打出一个新局面,才能站稳脚跟,若不然,跟现在有什么区别?
氣吞鬥牛
李渊的战略其实没有错,错就在他选错了发展方向,要是他一心一意去搞萧铣、林士弘,说不定长江以南都是他的,但他偏偏去弄王世充这个天然屏障,结果王世充完了,李世民也被打得精疲力竭,最后白白便宜了大隋。
草根領主
不过仔细想想,杜伏威感到有些庆幸,幸好李渊搞错了方向,不然的话,他杜伏威极有可能接受李渊投降,当了李唐的吴王,真要那么干,早就变成一堆黄土了,“大帅,末将有一事不明。”
“何事?”杨善会问道。
“李孝恭虽然逃掉了,可是他的最终目的还是襄阳,襄阳本就有两万左右的驻军,如果我们把李孝恭这两三万人放了,那襄阳就有五万左右的精兵。要是将之攻破,难度至少增加一倍以上。”看了杨善会一眼,杜伏威又继续说道:“依末将之见,他虽然已经走了三四个时辰,但以我军骑兵的速度,说不定还能追得上……。”
“李孝恭他逃不掉。”杨善会微笑道:“我等只需静候消息便可。”
“大帅说的是罗将军?”杜伏威又惊又喜。
“对,罗将军昨天已经张网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