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iba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笔趣-298 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看書-khiqt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秦大力用鸽子传来了消息:缨络被囚禁于金国的会宁府。
今天開始畫漫畫
当曹宗申念出来的时候,宗泽、种师道拍案而起!
我不做仙啦 筆下幻世
这金人真是畜生!
缨络是大宋的公主,嫁到金国去,你不喜欢就算罢了,也不至于把她囚禁起来!
李少言气愤已极,完颜绳果,果然不是个东西!
缨络那么漂亮,完颜绳果能娶到已经是上天有眼了!
这厮还特么不珍惜,真是瞎了眼了!
從狐妖開始的旅途
这厮可不就是瞎了吗?
那天晚上,李少言与宗舒、萧小小一起与金人缠斗。
完颜绳果的双眼就是被瓷吹针给弄瞎的。
只不过是没有争到皇位,这厮就拿缨络出气!
曹宗申继续念道:“完颜绳果大婚当晚,毙于缨络之手。”
啊,缨络把完颜绳果,杀了?
宗舒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抓过秦大力发来的纸条看起来。
缨络杀掉完颜绳果之后,当晚从会宁府逃走,金人用了四天时间,将缨络抓回。
在缨络被抓回的那天,完颜吴乞买当上了金国皇帝,改名为完颜晟。
本来完颜绳果作为完颜阿骨打的儿子,有相当的竞争力。
没料到,缨络会把完颜绳果给杀了,完颜晟很轻松地成为新的金主。
“缨络殿下,唉,怎么把完颜绳果给杀了?”李纲一声叹息。
李纲本来想着,金人收回燕云六州,只是因为金人皇帝换了,对宋的政策也变了。
现在看来,这事就严重了,金人必定会加速攻宋!
李纲现在还没有到大名府,招兵、训练、选将、筑城,等等,都需要时间!
想到这里,李纲的压力骤增。
宗舒也感到事情变得复杂起来。
缨络作为大宋公主,本来是去和亲的,但大婚之夜把老公给杀掉了!
这哪里是和亲的,这分明是寻仇的。
金人一定会认为,大宋派的公主就是来搞刺杀的。
也难怪金人会马上派兵围了燕云府,收回了六州之地。
“缨络杀死了金国王子,他们只是收回地盘,而没有在燕云府杀人!这不符合常理!”
宗舒感到,金人这次好像是非常克制,他们只是把梁子美给赶走了。
难道说,金人现在还暂时不想与大宋彻底翻脸?
种师道分析认为,或许是金、辽对峙的局面,有了重大变化,否则,金人早就派兵攻打了。
应该是辽人在夹山一带,给了金人足够大的压力,让金人不敢分心,更不敢分兵。
“如果是这样,我们更没有必要对金人抱幻想,宋、金之间必有一战,晚打,不如早打。”
宗舒说道:“实不相瞒,耶律不才,没有死,请伯父把他带上,把他交还给萧小小。”
“耶律不才,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没有价值了。把他交给辽人,能充分体现我大宋援辽的诚意,促进双方精诚合作。”
耶律不才没有死?
宗泽差一点喷出一口老血。
天啊,宗舒的胆子也太大了,这是犯了欺君之罪!
完颜萍来汴梁,把燕云六州交给大宋,同时要求把耶律不才带回金国。
当时,宗舒说耶律不才和矿工们一起,在密县挖石炭时死于一次矿难。
閨寧 白粉姥姥
重生侯門之嫡妃有毒 凝望的滄桑眼眸
完颜萍十分遗憾,大宋君臣把宗舒恨得牙痒痒,这么重要的人物,这厮完全不当一回事,把人家当作低贱的苦力来使。
当时大家分析,如果宗舒把耶律不才交给金人,说不定金人一高兴,把燕云其他十州都给了大宋。
原来,宗舒这厮欺骗了陛下和大臣们。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么长时间了,耶律不才还活着,其他人都不知道!
可见,宗舒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到位。
不过想一想,宗舒当时没有交出耶律不才,是出于援辽抗金的战略考虑。
如果金人拿耶律不才来威胁辽人,说不定现在的夹山已被攻取,辽国已不复存在。
有了耶律不才,“大宋自愿军”就能得到辽国更多的补给。
宗舒提出让辽国为“大宋自愿军”提供一切军需物资,包括马匹,甚至还有经费。
有了耶律不才这个大礼,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宗舒刚才特别强调,要把耶律不才交还给萧小小,而不是交给辽国。
看来这小子,对萧小小还是念念不忘啊。
这么一分析,宗泽、种师道和吴玠的压力顿减。
諸天最牛師叔祖
李纲刚刚骤增的压力忽然又消失了,既然金人不杀梁子美,不想彻底翻脸,那么他们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再向南攻打大名府。
所有的压力都到了宗舒这里。
如果是缨络没有杀掉完颜绳果,宗舒带小股部队悄悄进入会宁府,真有可能把缨络救下来。
而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缨络已经被囚禁于会宁府,必定是严加看守。
宗舒只带三十几个人,进入会宁府,能救出缨络来吗?
会宁府是金人的起家之地,是金人祖先的埋骨之地,常备的守卫军应该不少。
再加上发生了如此严重的刺杀事件,会宁府的防备会更加森严。
就连久经沙场的种师道也想不出,怎么救出缨络,宗舒会有办法吗?
捅金人的屁股眼,那是在金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
如果缨络没有杀死完颜绳果,金人恐怕不会想到有一个小部队会去抢缨络。
就如同当时在雄州城下一样,辽人根本不会想到在一个废弃的小村庄里会埋伏着三十多人。
正因为辽人不防备,宗舒才成功地从万人辽军大营中救出了种师道。
裂天劍仙 三八六1
缨络杀了完颜绳果,宗舒想偷偷抢回缨络是不可能了。
这时,想把缨络救出来,必须是面对面、硬碰硬地干了。
失去了突然性,宗舒此去,可以说是无巧可取,无空可钻。
“舍予,事已生变,再强行北上,实为不智。不如,你随我们去见辽国,见萧小小如何?”
進擊的狐貍精
宗泽提出了一个建议。
李少言一听,依宗舒的性格,肯定会同意,到辽国,见萧小小,多好的事!
李少言曾和宗舒、萧小小一起,打伤完颜绳果,在超人寨奸恶田湖等六十名贼人。
那个时候,李少言就看出来,宗舒和萧小小很是暧昧,两人恐怕早就有那么一腿。
“不,定下的事情,不能轻易改变!”宗舒朗声道:“知道缨络受难,岂能见死不救?不救出缨络,我一辈子难以心安!”
武神經
李纲却担心起了李少言,毕竟他就这一个儿子。
现在看,北上救缨络,风险极大,宗舒的三十几个人很有可能都回不来。
“舍予,凡事不可强求、不可强做!事已至此,如一意孤行,恐怕一去不回。”
李纲也想把宗舒拉走,把他带到大名府。但也不好与宗泽争抢这个人才。
“连个女人都救不了,做人就太失败了,”
宗舒站起道:“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