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ypm7火熱玄幻小說 櫻花樹下,荏苒芳華笔趣-第四章(一)飯堂風波推薦-ouwyx

櫻花樹下,荏苒芳華
小說推薦櫻花樹下,荏苒芳華
“叮铃铃铃”女生宿舍楼的起床铃在宿舍楼上格外响亮地响起,305女生宿舍内依旧是漆黑一片。片刻之后,充电台灯微弱的灯光在床铺上映出来。女生们的床上,开始陆续响起出一阵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
睡在下铺的岳晓樱,勉强睁开眼穿着衣服,“通通通”地敲敲董嘉嘉的床铺:“嘉嘉,起来了!”董嘉嘉依旧沉沉睡着,纹丝不动。她前面的的祁萍躺在床上,皱着眉头,睁朦胧的睡眼半闭着,手在床上胡乱摸索衣服:“这么快就天明了。我好像才刚睡下。”
宿舍里其有的女生已经下床,有的拿起洗脸盆去洗脸池洗脸,有的对镜子开始梳头。岳晓樱看董嘉嘉依旧睡着,对祁萍说:“祁萍,你叫嘉嘉起来。”祁萍探起身来,推一推正做着美梦的董嘉嘉:“大懒虫,起来了!别睡了!”
讀檔1998
總裁的新鮮小妻子
董嘉嘉一翻身,挣扎着要用被子蒙住脸,嘴里迷迷糊糊地嘟囔:“困死了,昨天晚上搬宿舍搬到十一点多,累死我了,让我再睡一会儿。”“起来起来,再不起来上早读要迟到了。”
祁萍一把扯开她的被子,摇摇她的肩膀“谁不困啊?昨天我和晓樱搬宿舍,也是累到十一点才睡的。”“哎呀,我困······” 董嘉嘉困得不愿意起来,又用枕巾把脸蒙住,继续睡。岳晓樱见她这样,无奈地朝祁萍笑着摇头。
“快点起来,”祁萍硬把她摇摇晃晃地往起拽,“是你自己非要从家里搬来新宿舍来的,现在搬到宿舍又不起来,快起!”“哎,肩膀疼,我起来啦,别拉了!”董嘉嘉迷迷糊糊地靠在墙上,接过祁萍扔来的衣服,一脸疲惫地抱怨:“还以为从家里搬到学校宿舍,可以多睡一会呢!原来比以前起得还要早!”
门“嘎吱”一阵轻响,一个穿着雪青色修长连衣裙的女孩,轻手轻脚地推门出去。祁萍回头对董嘉嘉说:“看见没?人家都上早读去了,你快点吧!”董嘉嘉懒懒地抓过床头的猫头鹰小闹钟,一看之下惊呼:“天,六点半上早读,现在才五点三十啊!你们一个个在学校就起这么早啊?”
“嘉嘉,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是懒虫呀,看见刚才的那个女生了吗?”一起搬过来的张紫婷插嘴说,正着镜子梳头发的她指指门口:“刚才出去的女生叫杜静,是火箭班高二(七)班的学生。听她以前的舍友说,她在宿舍每天晚上都学到十二点半,早上不到五点半就去教室。”
“我一直以为晓樱就是我见过的最勤学的女生了,想不到一山还比一山高啊!”“这算什么啊?”另一个女生插嘴,“听说他们班的班长——就是那个每次都考全级第一的杨书博,早上五点二十就起来,一天就只睡四个多小时呢。”
火爆媽咪:我知錯了 茹果
“这些人简直一个比一个还神,”董嘉嘉躺在床上,一边提牛仔裤“这些学习好的,不是天天刻苦休息的学霸,就是像我们班的凌暄一样,每天晚上通宵打游戏也能考到全级前几名的学神。要是我也能像那些学神一样,打游戏也能考出好成绩,那我就高兴死了!我就像皮皮鲁一样,把课本煮了熬汤喝!”。
祁萍“扑哧”一笑:“晓樱你看她,刚起来就做梦!” 岳晓樱闻言也忍不住一笑,说:“快点吧,咱们该去教室了!”
第三节物理课,上课铃响过之后许久,依然不见老师进来上课。物理课代表从办公室回来后通知:“晁老师今天有事,这节物课大家自己上自习,别说话!”
他话音一落,立马就有不少学生趴在桌上“闭目养神”,凌暄旁若无人地从教室往外走。董嘉嘉望着他的背影,一脸羡慕:“学神就是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同桌正拿着言情小说,看得津津有味的张明丽说:“这你就羡慕上了?你没听上节课班主任通知,这次学校组织的学习经验交流会,去上海的学生里就有他呢!”“什么?去上海!”
身懷鬼胎 尉遲沁兒
董嘉嘉的大眼睛瞪得圆圆的“不是说他家长会故意不通知家长,把老师给惹躁了,把他的名额都给去了吗?”“这我哪知道?学校一向办事你还不清楚?只要学习好,什么都好商量,就像以前凌暄打群架、旷课上网,迟到早退的,学校那一次不说要重点处理,可哪一次真的处理了?”
她把手中的《泡沫之夏》又翻过一页:“这是在嘉英中学,你学习不好,就算表现再好、再听话也没用!”董嘉嘉扫兴地撅着嘴,怅恨地说:“去上海呢!我长这么大都没出过远门,他们可倒好,学校出钱送他们去上海旅游,花的都是咱们这些普通学生的学费。”
腹黑總裁甜心控 along、允兒
“行了吧,大小姐,你就知足吧!你要是不平衡,那些高费生还活不活了!——他们当时考嘉英,有的离分数线就只差了几分,但是每学期都得给学校交上五千块的借读费。学校每学期,给全级前五名两千块钱的奖学金,还不是从他们身上榨出来的吗?他们可比咱们惨多啦!
“哎,学校,真是一好遮百丑啊!”岳晓樱看着书上sinα=tanα×cosα的三角函数公式,百无聊懒地说。
超品管家
兇樓秘事 冬蟬
一边的两个男生一问一答的:“听说,学校要开展“一加一”学习互助小组,你到时去报名参加吗?”“什么报名呀?”同桌否定他的话,“好像是根据班主任推荐的,要求的是学习成绩在全班前几名,或者是单科成绩突出的·····就像咱们班祁萍那样,语文成绩经常拿全级第一那样的,估计咱们班就凌暄和岳晓樱他们几个有戏。”
跟前正看书的祁萍听见说话声,问岳晓樱:“老师通知你了吗?”“什么?”埋头做数学题的岳晓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是‘一加一’学习互助小组的事啊!老师给你通知了吗?”
“这个我倒没有听说过?可能也就是最近几天。”岳晓樱说着又继续埋头算题,紧接着又像是想到什么“你刚才说学习互助小组,祁萍,”她的笔尖忽然停滞几秒,低下头,用圆珠笔在草纸上一下下涂抹着:“咱们这次的‘一加一”学习互助,就只是高二没有高三参与吗?”
“是呀!”祁萍倒给她问得怔住了,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高三的学生今年六月一参加高考,咱们马上就是高三的预备队了,学校的这个学习互助活动,就是为咱们升高三做准备的,当然不需要高三的学生参与了!”岳晓樱听完没有再说话,继续埋头做题。
中午饭堂打饭时间,饭堂里人山人海。
董嘉嘉和岳晓樱排队买米饭,两人前面都是长长的一溜人。董嘉嘉埋头看电子书,岳晓樱在前方探头张望,自言自语地:“也不知道一会儿还能不能买到饭?”董嘉嘉只管低头刷屏,嘴里说:“实在不行,回宿舍吃泡面算了,每次买饭都和打仗一样。”
正说着,前方一阵骚动。
“前面有人插队!”岳晓樱突然说了一句,董嘉嘉抬起头来,看见前面挤挤攘攘的,好像是有人为买饭加塞吵起来了。岳晓樱有些担忧地说:“今天可能买不上饭了。”董嘉嘉实在懒得排下去了,她拉着岳晓樱的胳膊说:“走吧!干脆回宿舍吃泡面去!”
岳晓樱犹豫地看着前面的队伍,欲走又止。“哎,别看了!走吧!,走吧!”董嘉嘉硬拉着她往队外面走,“快走,哎呀,我的手!”董嘉嘉只顾着说话,不留神撞在身边一个打好饭的男生身上,饭碗里的汤菜倒了她一身。
岳晓樱赶紧拉过她的手,担心地查看:“嘉嘉,烫着没有?”“哎呀,我的裙子!我前天刚买的新裙子!”董嘉嘉顾不上自己是否烫着,先用手揪着自己身上蔷薇粉的泡泡裙。裙上已经被饭菜浸出一大片油渍,原本粉嫩的颜色,也变成看似脏污的灰褐色,董嘉嘉难过的不得了,低下头,又气又急:“我的新裙子·····”
極品學弟 就為活著
“对不起,同学,我不是故意的!”跟前被她撞到的男生赶紧向她道歉,“你烫着没有?”“你赔我的新裙子!”董嘉嘉气得柳眉倒竖,眼前的男生连连道歉:“真的不好意思!”董嘉嘉瞪着大眼睛,不依不饶地:“说对不起就算了?这是我前天才刚新买的裙子,你给我赔!”
岳晓樱见状拉过她的手,小声劝她:“嘉嘉,算了!”“你这么说不对吧?”这个男生跟前一个穿着深蓝运动装的男生,一脸不耐地说“刚才可是你自己撞倒他身上的,谁让你自己走路不长眼!”“你这么说什么意思?!”董嘉嘉火冒三丈。“什么意思?让你少把事情赖在别人身上!”
無限之升級系統
岳晓樱环顾四周,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只怕一会儿把巡查的老师引来就更麻烦了。她一个劲的劝着董嘉嘉:“行了,嘉嘉,咱们快走吧!别再吵了!”董嘉嘉却依旧不依不饶地吵着,硬是要这个男生赔她裙子。
“这面几个同学,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有磁性的男声传来,眼前的男生回头:“江磊?”董嘉嘉看见一个戴着红袖章的大男生径直走过来。江磊看着眼前闹哄哄的场面,和董嘉嘉身上被浸出大片污渍的裙子,心下了然。
他看见岳晓樱:“咦?岳晓樱,你也在这儿?”董嘉嘉奇怪地回头问她:“晓樱,你认识他?”岳晓樱触及江磊的目光,脸上蓦地微微一红,低下头不语。
江磊看着眼前的男生:“书博,这到底怎么了?”穿运动装的男生正要回答,叫书博的男生抢着说:“是我不对,刚才是我不小心把饭倒在这个女生身上了!”他看着董嘉嘉,真诚地说:“同学,不好意思,我把电话号码留给你。你回去把裙子换下来,我把它给你送到干洗店,洗干净再给你!”
看着这男生一脸的真挚,又看见周围这么多人都围着自己,不知怎么,董嘉嘉刚才的气焰顿时就消失了一大半。她低下头,嘴上说:“不用了,反正你也不是故意的,我回去自己洗干净就行了!”
“不行,你的衣服是我弄脏的,我把我的手机号留给你!”这个男生的口气是郑重的坚持,“算了,不用了!”董嘉嘉见他这样,自己反而不好意思,她拉着岳晓樱:“晓樱,咱们回宿舍吧!”“给,我的手机号。”这个男生很快地从口袋掏出纸笔,硬把写在纸上的电话号码塞在董嘉嘉手上。
董嘉嘉手心攥着纸条,和岳晓樱匆匆离开。
玄道極仙
看着她远去的身影,杨书博身后的男生愤愤不平地说:“我还从没见过这么蛮不讲理的女生!刚才明明是她自己撞到你身上的,菜汤也溅了你一身,她还好意思让你给她赔裙子!简直不讲理!”杨书博用纸巾擦擦自己卫衣夹克的油渍,无所谓地笑一笑:“算了,刚才是我不小心。晓峰,走吧,现在也没饭了,咱们去商店买点东西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