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pc5f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雪花飄落桃花開 txt-第二十六章 桃花開(大結局)相伴-qvwmw

雪花飄落桃花開
小說推薦雪花飄落桃花開
日落日出,新的一天开始了。寒冬阳躲在黑暗里不肯出来,受伤的只会是她自己。她头痛欲裂,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她死死地抓住软枕抱着头,谁都帮不了她,她只能自己忍着受着。
册和浩在翻看着买回的那些药,究竟哪一种会对她起作用,可以让她少一些痛苦。
浩突然抬头看着册“也许止痛药对她根本不起作用。”
他俩一同看着她,吕彩云站在床边焦急地搓着手。
册慢慢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将她扶起搂在怀里“我不是澈,至少现在让我替他来安慰你。你乖乖的再睡一觉,也许就没这么痛了。”
她紧紧抓住册的衣服,紧闭双眼,痛苦地蹙着眉,额头已沁出粒粒汗珠。不知过了多久,她渐渐松开双手,舒展了眉头,她睡着了。
夜再黑也会天亮,冬再冷也会有春天。花开花落只等春再次到来,生命不息,就会有新的开始。
寒冬阳站在寒冷的冬天里看雪在飘,雪停了,春来了,无论她愿意不愿意,花都会开。
寒冬阳的春天来了,她站在桃花林里看落花,她伸手接住的是桃花瓣,不会融化粉粉的很漂亮,闻一闻有淡淡花香。寒冬阳笑了笑得很甜,她陶醉在桃花林里。一个人站在她身后,轻轻把她搂在怀里,伸手握着她的手“手怎么这样凉,你冷吗?”这手、这声音、这暖暖的怀抱,怎会这样熟悉?她慢慢回头看见了熟悉的脸,她睁大双眼喃喃地问“你是谁?”
他笑了,露出雪白的牙“还寂寞吗?”她转身将脸紧紧贴在他的胸前。
电话铃突然想起,把她从美梦中惊醒。她环顾四周,浩用手捂住电话筒看着她,吕彩云在看着她,册也在看着她。
她傻傻的笑了,看着册拍拍他的肩膀“真是个好地方。”
她微笑向浩伸手,浩把话筒放在她的手上,她接过话筒懒懒的问“哪位?嗯!马上过去。”她懒懒地擎着话筒,浩连忙接过去放好。
她下了床用手抚摩着头走进卫生间去洗漱了。
册抚摩着肩膀看着浩懵懵地问“她说哪里是好地方?”
浩挠挠头“做梦了吧!刚才睡着的时候笑得很开心不是吗?”
“噢,是,我看到了。”吕彩云附和着说。
“嗯!嗯!”册也点着头。
寒冬阳洗漱完出来看见三个人还愣在那里,她也懵懵地说:“我没事了,我要去工作了。”她开门出去了。
浩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看着册“应该没事了,”他走向沙发坐下。
册母子也随后来到沙发前坐下,吕彩云欲言又止。
浩看了她一眼低下头幽幽的说:“澈是在冬阳姐怀里长大的,写作业抱着他,吃饭抱着他,睡觉搂着他,一天除了上学的时间,澈都在她的身边;澈很聪明,六七岁就能看各种小故事书,寒冬阳给他买了好多故事书,他看完会讲给我们一帮孩子听,村里的孩子都乐意和他玩儿;后来上学了,他身边必须有一个熟知他的人照顾他,他会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为了和我同桌,二三年级没读,就上四年级了,他的成绩始终是年级最高的如果他是健康的,现在可以读研了;可是他不能,他经不起颠簸振动,他无论去哪儿都要靠自己的双脚走着去,到最后他走路慢的像蜗牛……一天要睡四到五次,有时会更多……”他在哽咽,无法继续说。
册母子也泪流不止。
停了一会儿,浩淡淡地说“寒冬阳的粥做的最好,花样最多,无论什么食材她都可以做成粥。因为澈在后来几年几乎只能喝粥,他不喜欢咀嚼和咀嚼发出的声音。他不喜欢手机突然发出的铃声,所以寒冬阳从不用手机;他非常喜欢看书,附近图书馆的书几乎全被他看遍了;寒冬阳对他非常的宠爱,他说他很幸运遇见了寒冬阳,让他今生活的很幸福,他从没有恨过母亲,也从没忘记有一个长得和他一样的孩子。”
浩将头靠在沙发背上,从小到大的回忆让他心情很沉痛,这两年他从不敢这样回忆。他知道这些事必须是由自己来告诉这对母子,如果让寒冬阳来说,会要了她的命。但对他而言也并不轻松,他半睁着眼将大脑放空,他需要整理一下自己。
寒冬阳来到更衣室,点着一颗烟,她需要平复一下自己,好集中精力工作。她是不喜欢把情绪带进工作的人,她做每件事都非常认真,要么不做,做就会尽力做好,她是一个倔强的女人。
她换好衣服来到厨房,罗冬至远远地看着她,向她走过来“妹子,不舒服吗?脸色很不好。”
她淡淡微笑一下“没事,不用担心。”她低头摆弄着手里的刀具。
他担心的看着她“今天是年前最后的大宴,结束了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师哥,谢谢您。”她看了一眼师哥。
他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他不明白这个女人有多少烦心事,虽然脸上一直有微笑,但依然让人感觉到她心底埋藏着忧愁。
禦佛
她看着菜案上的一枚洋葱头,拿起尖刀,麻利地耍了一个刀花,葱头变为数瓣。她看着葱瓣轻轻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太阳西下,夜再次来临。寒冬阳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自己的房间,浩在整理自己的行囊。
“他们两个走了吗?”她问浩。
“嗯,册和我一起去给巧儿买了礼物。我今晚九点的火车,明天下午就会到家。”他看着寒冬阳。
“怎么这样急着走?”
“巧儿在家盼着我回去,现在我是她唯一的期盼,我不想让她等太久。”浩低着头。
“告诉她,我整理好自己就回去看她。”她在哽咽。
離婚吧,殿下
浩明白她出来两年从没回过家,她不是不想家人,是不敢回家,那是她的伤心地,在没有开始新的生活之前,也许就永远也没有勇气回家!
“二宝谢谢谢你,这么多年你一直陪着我们,如果没有你,我都不敢想会是什么样子!”寒冬阳感激地看着他。
夢行天下
“哎吆!怎么说这样的话,这根本不应该是寒冬阳说的话。”他和她相视而笑。
“等册上大学后我就会回去,那座小楼租期到了就不要再向外租了。我会在那里开个小酒馆儿,以后我会在那里平静地生活,”寒冬阳淡淡地说着。
寒冬阳陪浩在车站等车“你一定要加倍的疼爱巧儿,珍惜她,她为了你在努力长大。”寒冬阳看着浩。
浩斜眼看着她“切,她还是个孩子。”
盛唐余燼
“会长大的,”她微笑着。
浩痴痴的看着她,一下将她搂入怀中“寒冬阳,你早一点振作起来,走自己的路,过自己的生活。你要明白过去的已经不存在了,你需要重新开始。有些事我帮不了你,要靠自己。寒冬阳,你要保重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这也是他最后的期望。”他低头吻了她的头顶,转身大步离去。
寒冬阳轻轻抬起右手放在左胸上,泪眼模糊看着他淹没在人海之中。
村口,一个娇小的身影在晃动,她在等待,等待那个带礼物回来的人。远处那个人正匆匆向她走来,她向他奔跑过去,站在他面前抬头泪眼看着他。
“她还好吗?”她的泪珠滚了下来。
他蹲下来给她擦着眼泪“嗯,挺好的。”他抚摸着她的头顶,安慰着她。
她依偎在他怀里,用一只胳膊搂着他的脖子,看着他的脸问“她还经常流眼泪吗?”
他抬眼看着她,微微笑着“只要巧儿不再流泪,小姨也不会流泪。”他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颊。
她笑了,撅起小嘴亲了一下他的脸“我们回家吧!”
大手牵着小手,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腹黑殿下與惡魔
年底了,寒冷的冬天即将离去,春已悄悄来临,泥土在松动,种子在孕育萌芽。寒冬阳你的春是否也在悄悄来临?你的爱是否也在孕育萌芽?是否愿意离开寒冷的冬季?进入春温暖的怀抱!
册考进了理想的大学,寒冬阳在澈送她的“鬼楼”开了小酒馆,还在县城兼职跆拳道教练。她开始了平静地生活,她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
只有沈浩明白,她看似平静地生活其实是孤寂的,但这恰恰是他无法帮她解决的。
春风是温柔的,温柔的像丝一样,无孔不入,它将每个寒冷的角落温暖融化。
春风吹过,树儿抽出嫩绿的叶儿,草儿渐渐地绿了,桃花开了,春天来了,春天真的来了。
摸金筆 葉欞
寒冬阳来看澈了,就在桃花盛开的地方,他静静地呆在那里,就在那里。寒冬阳折了桃花,放在他的墓碑前,她坐在墓碑旁靠在上面睡着了。
一个熟悉的身影轻轻来到寒冬阳的面前,微笑着看着,伸手轻抚她美丽的脸颊。
寒冬阳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他。
“怎么靠在那里睡?不凉吗?”他轻轻将她扶起。
一阵微风吹过,桃花簌簌飘舞,粉粉的很漂亮。
寒冬阳伸手接住飘落的桃花,就在她的手中,不会融化。
一只温暖的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怎这样凉,你冷吗?”
她抬头痴痴地看着他的眼睛,他低着眼帘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她。他张开风衣将她紧紧搂在怀里,脸颊轻轻抚摸她的发丝“还寂寞吗?”
冷宮廢後求寵愛
千術千局
寒冬阳不知道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但这是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声音,这一切都是熟悉的。无论是哪里她只想就这样,不要再改变,就这样直到永远。
寒冬阳依靠在他的怀里,脸上露出久违了的微笑,那样的满足,那样的幸福。
不远处,册轻声地问“他真的比我更像澈吗?”
“嗯,是的,更像。他的眼神,他的微笑和声音,还有举止都很像。”浩淡淡地回应着,转头看着册“你也很像,你俩是澈的解体。你是弟弟,他是男人,你俩合起来就是澈。”浩脸上带着一丝微笑。
“切,”册瞅了浩一眼。
他们注视着他俩,他们脸上都露出淡淡的微笑。所有人都可以放下了,沉浸在幸福中,
浩,喃喃地说:“也许他俩才是前世注定的缘分。她不再孤独了,我们可以回去了。”他牵起巧儿的小手。
册在一旁看着他俩“巧儿,不给舅舅一只手吗?”他伸出一只手。
巧儿抬头看着他开心地笑了,把小手放在他的大手里。
三个人手牵着手消失在桃花中
雪花飘落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