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t1o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第102章 一代軍神朱歲安閲讀-9vy6l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
白铄走出大楼,一个人四处瞎转悠了一会,但是他总感觉到似乎有人在跟着他。来到一个稍微僻静一点的地方,白铄渐渐放慢了脚步,仔细的感受着四周的变化。突然,后面一阵脚步声传来,白铄还没来得及转身肩膀就被人猛拍了一下。
“怎么,我就说了那么一下,你还真生气了?”
原来是梁荧也跟了出来。
白铄被吓了一跳,没好气的说道:“大哥,人吓人吓死人啊。难怪我总感觉有人跟着我。”
梁荧愣了一下道:“我可没跟着你,我又不是变态。”
就在这个时候,白铄眼神一缩,他明显的看见梁荧身后不远处赫然出现了三个身着紧身装的男人,一看就来者不善。
“是你们跟着我?你们是什么人?”白铄问道。
这时梁荧面无表情的向前站了一步说道:“是杀手,不过不是跟你的,是来找我的。”说着梁荧竟然从身上抽出了一把匕首,显然这是时刻都随身携带者,而且极为隐秘,白铄猜想兴许是上次遇刺后,梁荧就准备好了这东西。
何人半倚樓
三个杀手没有说话,也从身上各自掏出了一把利器,呈半包围装向梁荧围拢过来。
“小子,不想死就滚开,这事与你无关”。其中一个杀手对白铄说道。
權少大人的麻辣情人 年小西
白铄没有说话,看了看地上,捡起一根两尺来长的粗壮树枝,和梁荧站在了一起,算是给与的回应。
三名杀手立刻冲将过来,一把把匕首凶狠的刺了过来。梁荧左突右闪,一直被两名杀手压制着,白铄则和另一名杀手打了起来,但他手上的树枝很快就被匕首给削掉了,只能空手搏斗。
在闪躲的间隙,白铄看见两道人影飞快的从远处奔来,正是安娜和赵勇。不过杀手显然不准备给他们救援的机会,抄起匕首以一个极刁钻的角度刺了过来。突然另一个黑影闪过,将杀手弹开。白铄回身望向杀手,已经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胸前赫然立着一把尖锐的利器,大半截都插进了胸膛,看样子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几乎就在同时,那道身影又穿入了梁荧那边,只是简单的几下劈刺,就将刺杀梁荧的两名杀手刺翻在地,两人的身上都只有一个伤口,但却足以致命,显然这人是一个对杀人十分精通的高手。待那人停下动作,白铄这才看清那是一个身着紧身黑色作训服,留着小平头的男人,不过白铄越看越觉得这个男人似乎有些面熟。
这时赵勇已冲到了大家的面前,可是安娜却在十米开外就停住了脚步,然后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小平头男人,做出一副备战的状态。
忽然,那小平头男人猛然冲向安娜的方向,安娜也飞快的从身上抽出两把利器和男人打了起来。白铄和梁荧、赵勇就像是在看武侠剧一样,只见两人瞬间便来回了十多招,虽然没有飞檐走壁,内力化气那么神奇,但也是非常的精彩。
白铄这才突然想起那男人赫然便是在帝都酒店追杀过安娜的那个男人,他的出现绝非偶然。
足足打了四五分钟以后,安娜渐渐有些落于下风。终于一个不小心,被男人一脚踢飞在地,手中的武器也飞落出去。小平头男人猛的冲了过去,似乎就要乘机结果安娜的性命,这时赵勇突然出现,奋力的挡下了这一击。
白铄也猛的冲过去抱起地上的安娜:“怎么样?没事吧”。
“死不了。”安娜挣脱了白铄,站起身来又准备着迎战。这时那男人轻松的格开赵勇,及时收住了手。
“这家伙是真的厉害,恐怕我们所有人加一起都不是对手。”赵勇和对方虽然只过了一招,但显得有些心有余悸,低声地提醒着白铄等人。,
攜家帶口奔小康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上次也是你帮她逃走的吧?” 小平头男人眼神凌厉的看着白铄说道。
隋兵霸途 鵝地山人
絕色逍遙
这时梁荧也过来和白铄并肩站在了一起面对着那个男人,听到男人说的话,有些奇怪的看了看白铄。
泡沫——一觸就破 安舒語
白铄回头看了看安娜,对那男人说道:“你是什么人,和那些杀手是一起的吗?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不是坏人。”男人低沉的说道。
“我想他已经跟踪你很久了”。安娜在背后说道。
“不错,自从上次你在酒店救了她之后,我就有所怀疑,后来我终于查到了你的资料,我来蜀都找过你,不过你去的地方还挺多,港岛、八桂、宝岛、米国。这次春节总算还是等到你了。”
“你是什么人?跟踪调查我干什么?”见这人对自己了若指掌,白铄感到很是震惊,原来这么久,自己一直都被人暗地关注着,一想想就有些头皮发麻。
这时,安娜走到白铄另一侧身旁,轻身说道:“他是华国军人,军中代号‘祖龙’。”
那男人说到:“现在已经没有祖龙了,我叫朱岁安。至于我跟着你,是想找到她。”说着,那男人指了指安娜。
鬥帝之後
听到这个名字,白铄突然想起了,为啥会觉得这个男人有些面熟了,自己的那段记忆中,最后时刻,负责博物馆安保工作的那个保安经理不就是他么。怎么他又成什么 “祖龙”了?还是一名军人?白铄的思绪忽然又有些混乱。
“你找安娜,为什么又老是调查白铄?”梁荧在一旁问道。白铄这时也回过神,看着朱岁安。
“因为你救了她,我要调查你到底是不是同伙。不过看来你并不是,也就是个被漂亮女人迷惑的愣头小子罢了。”朱岁安有些带着讥讽地说道。
白铄看了看安娜,的确很漂亮,就是有点冷若冰霜。
婚後霸愛,替身新娘不好惹 夕影古剎
朱岁安又淡淡的对安娜说道:“好了,我不为难他们,你不是我的对手,跟我走吧。”
“除非你杀了我,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白铄也挺了挺身:“就算你是军人,如果你要杀她,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一旁的赵勇、梁荧也一并和白铄站在了一起。
“难道你们身为华国人,竟要帮一个外国特工?”朱岁安对白铄怒吼道。
白铄没有回答,只是依旧没有退让的意思。
安娜说道:“我没有做过危害你们的事情,而且我已经不再是特工了,我现在就是一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的人。”
“哼,你以为我会听你的狡辩吗?”
朱岁安正准备再次出手,忽然一阵警笛声传来。
“哼!原来你小子在拖延时间。”朱岁安愤愤的说到。
“这里的三个人可都是你杀的,等警察到了看你怎么解释。”原来白铄发现来者不善后,就已经悄悄的在裤兜里用手机给萧镇打了电话,这个时候萧镇还在交接工作,听到电话里的异常后,立刻让魏大元从刑警队调了几个人一起赶了过来。
朱岁安对安娜说到“好,今天就放过你,不过你也别想再逃,无论你逃到哪里,我都能找到你。”说罢就准备迅速离开。但令人没想到的是,白铄竟然洞察了先机,突然向着朱岁安准备离开的方向,踢出去一把地上的匕首。其实即使不躲,以白铄踢出的威力和准头也没啥威胁,不过朱岁安还是本能的躲避了一下,这时安娜和赵勇也猛的冲了上去,拦住了朱岁安的去路。
警车已经达到,朱岁安放弃了离开的想法:“呵呵,开玩笑,难道你们真以为我会怕警察。”
魏大元一下车就见地上躺着血淋淋的三个人,立刻带着人包围了上来,将所有人围住,并命令众人放下手中的武器。
萧镇看到在场的几乎都认识,只有朱岁安背对着自己,于是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嫡女當嫁:皇後狠妖嬈
重生還躺槍 王辰予弈
朱岁安扔下手中的武器,缓缓回过身去,看着萧镇的一瞬间,朱岁安眼神一缩,猛的一个立正、敬礼:“老班长!”
这时萧镇也看清了朱岁安的样子:“你,你是小朱。”
朱岁安猛的冲过去,萧镇身边的干警正想阻拦,被萧镇制止住,几乎同时,朱岁安就一把抓住了萧镇的胳膊:“真的是你呀,老班长。我听说你转业了,想不到在这见到你。”
这时,白铄一干人都傻眼了。本想着萧镇是来帮忙的,没想到变成和人家叙旧了。
……
在公安局萧镇的办公室内,萧镇、白铄、梁荧正聚坐在一起。众人被带回公安局后,因为其他人并不涉及命案,录了口供很快就离开了审讯室,安娜和赵勇先行回去,白铄和梁荧却来到了萧镇的办公室。又过了一会,萧镇接到电话,听了一会,只淡淡的说了一句:“让他到我这来”。
不一会朱岁安也结束了审讯,来到了萧镇的办公室,在朱岁安出现的一刻,白铄和梁荧都有些惊讶,他可是刚杀了三人,难道这样就没事了?
显然是看出了两人的不解,萧镇一边让朱岁安坐下,一边说道:“已经查明,死得三人都是职业杀手,由于小朱身份特殊,这件案子已经作为特案,另行处理。”这时白铄才觉得这个朱岁安身份并不简单。
朱岁安在白铄旁边的一张空位上坐下,但与白铄他们靠在椅背上不同。朱岁安只浅浅的坐到了沙发的三分之一处,双脚微开与肩同宽,双手手指并拢,很自然的搭在大腿上,上身挺拔直立,昂头看着萧镇,一看就很有军人的风采。
萧镇接着说道:“我以前在特种部队受训时,小朱就是我们班的战士,当时我是班长,我记得我比小朱大4岁,当时小朱才刚满18岁。不过我很快就离开了,小朱因为表现优异就接任成了班长。据我所知,后来小朱在历次行动中,战功卓著,成为了华国最优秀的王牌特种部队的队长,在军界被战士们私下誉为军神。”
白铄和梁荧不禁被惊得咂舌。军神!那得是多厉害才能获得这个称号啊,虽然是私下的称谓,可有时这种大家发自内心的赞誉比起官方的认可更加值得称道。
“老班长过奖了,那都是弟兄们私下的胡乱称呼,不能作数的。”朱岁安立刻惶恐的说到,显然,他对萧镇非常的尊敬。
“不过大概2005年的时候,我听说你申请离开了特种部队,去主战部队当了营长,后来又再也没有了消息。这是怎么回事呀?”萧镇奇怪的问道。
朱岁安想了想,又看了看身边的白铄和梁荧,好像有些顾忌。
萧镇立刻说道:“白铄和梁荧也是我的好兄弟,他们的为人你不用担心,如果不涉及什么机密的话……”
“要不,我们还是先告辞吧。”这时白铄也主动告辞,以免尴尬。
“不用,我对你们进行了调查,早对你们做的事情了如指掌,火拼宝岛黑帮,在金融市场硬捍韦杰斯,和米国银行家们博弈。这些事情我倒很是佩服。”朱岁安一口气说起了白铄他们的诸多事迹,虽然白铄早知朱岁安监视、关注过自己,但还是觉得惊讶。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追杀那个高丽女人吗?”
“为什么?!”白铄一直都对这事感到好奇,听到朱岁安提及自然是非常的关切。
“她以前是高丽国的间谍情报人员,现在虽然洗白了身份,好像没有再跟高丽间谍组织有什么关系,但莫名流连在我们华国,肯定是有一些特殊的原因。”
萧镇以前就觉得安娜有些问题,听朱岁安这么一说,不觉和白铄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
“可安娜和我们一起的确没有做过任何危害华国的事,反而还帮助了我们许多。”白铄解释到。
“也许吧,不过我之所以一直追踪她,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我一直在调查的一件事情,或许和她有些关系,甚至她可能与我之间有着解不开的血海深仇,我必须搞清这件事情。”
萧镇、白铄、梁荧三人又是一阵相互的眼神交汇,萧镇疑惑的问道:“哦?是什么样的血海深仇,看来和你这些年的经历有关吧?”
朱岁安点了点头,终于开始讲起了自己的事情:“这件事还要从四年前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