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97yy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笔趣-第3730章 你比月色更美閲讀-0ftwh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骨戒中,萧晨等了一阵子后,就出来了。
当他出来的瞬间,就察觉到来自旁边戏谑的目光。
草率了!
從相聲開始 處默君
萧晨看着一脸戏谑的苏小萌,露出个讪讪的笑容:“呀,小萌,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装,你继续装。”
苏小萌玩味儿一笑。
“不是能藏着么?怎么不藏一晚上啊?继续啊,继续去骨戒里呆着。”
听着苏小萌的话,萧晨苦笑:“小萌,你能不能别总惦记着睡我啊?”
“谁惦记睡你了!”
苏小萌没好气。
“就凭你今天不站在我这边,我也不稀罕睡你啊!”
“真的?那太好了!”
萧晨面露喜色。
“萧晨!”
苏小萌怒了。
“咳,开个玩笑……小萌,你大晚上的,不是来睡我,是来干嘛的啊?”
萧晨干咳一声,转移话题。
“关着那家伙的库房,怎么进去?”
苏小萌问道。
“嗯?你要进去?干嘛?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了。”
萧晨忙道。
“好歹留着也有用。”
“我知道,我没打算去打他,就是还不爽,再去吓唬他一下,顺便……跟他聊聊。”
苏小萌说道。
“哦哦。”
听到这话,萧晨明白了,小萌跟苏晴的心思,应该是一样的,也想通过丁茂,来对自己父母多些了解。
毕竟这么多年,他们都没什么消息。
相对来说,还是陌生了些。
“行,那我带你过去。”
萧晨想了想,起身。
“走吧。”
“好。”
苏小萌点头。
“等去完了,回来再睡你。”
“……”
萧晨无语,就逃不开了?
“行了,看把你给吓的,我是母老虎啊?吃了你啊?”
苏小萌没好气。
“那倒不至于,我怕你姐吃了我。”
萧晨摇摇头。
“那还不是因为你,上次她都误会了,你就让她误会着呗。”
提到这茬儿,苏小萌更生气了。
“没有就是没有,怎么能骗人呢……你知道的,我这人不喜欢骗人。”
萧晨认真道。
“呵。”
苏小萌冷笑,你不喜欢骗人?
我信你个鬼!
“那个……你不是要见丁茂嘛,走吧,我们现在过去,不然等会儿他该睡觉了。”
萧晨不再继续话题,说道。
“睡觉了又怎么样?直接大嘴巴子抽起来就是了……他是被抓来的,这里也不是酒店。”
苏小萌随口道。
“小萌,你打丁茂的时候,心里就没半点异样的感觉?比如……你没觉得你在打你老子?”
萧晨神色古怪,问道。
“唔,有点吧。”
苏小萌点点头。
“不过这样正好,我心里对爸妈还是有点怨气的,现在把这点怨气发泄在丁茂身上,对爸妈不就没怨气了么?”
“好吧,你这想法……没毛病,我们走吧。”
萧晨一怔,随即笑笑,带着苏小萌去了库房。
到了库房前,他把方法教给了苏小萌,这样她下次来,就不用再麻烦他了。
“小萌,先说好啊,别打了,他那张脸还有用……你想打,也朝着其他地方打,别大嘴巴子往脸上招呼。”
萧晨提醒道。
“知道了。”
苏小萌点点头。
詭異再生之地獄遊戲
萧晨带着苏小萌进去,丁茂还没有睡。
当丁茂看到苏小萌,一个激灵,‘骨碌’一下子,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对苏小萌,心里都有点阴影了。
“小萌……”
丁茂想说什么。
“你特么要是再敢说是我爸,我弄死你!”
苏小萌一瞪眼,冷声道。
“不不,不敢,我知道错了……小萌,我也不想冒充你爸啊,但光明教廷的命令,我也不敢不做,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丁茂忙道。
“身不由己?哼,你在海浮山的时候,不是挺牛逼的么?”
苏小萌冷笑着。
“现在又身不由己了?”
“真是身不由己,我错了,原谅我吧。”
丁茂堆着讨好的笑脸。
“给我把这讨好的笑憋回去……”
苏小萌冷喝一声,这会儿丁茂脸又没那么青肿了,像她爸了,看着这笑容,她心里也别扭。
“是是是。”
丁茂忙收敛笑容。
仙俠奇緣之墨妍
“小萌,你……你来做什么?”
“我来打你。”
苏小萌说着,往前一步。
“别别,萧晨,我还有价值,不要让小萌打我了。”
丁茂捂着脸,对萧晨求救。
“行了,小萌,别吓唬他了,你不是想跟他聊几句么?想聊什么就聊吧。”
萧晨对苏小萌说道。
“晨哥,你能去外面等我么?我想单独跟他聊几句。”
苏小萌看着萧晨,说道。
“别啊,咱三个聊就挺好……”
丁茂一听,赶忙道。
“你闭嘴!”
苏小萌瞪眼。
千年止殤 南宮綾
“……”
丁茂闭嘴了,不敢说话了。
“行,那我在外面等你……别打他了,知道了么?”
萧晨点点头。
不等丁茂松口气,就听他又说道:“打,也别朝着脸打,往其他地方打。”
“……”
丁茂想骂娘,打哪也疼啊。
“好。”
苏小萌答应一声。
萧晨又看了眼丁茂,转身出去了。
丁茂身子微微一颤,这一眼很冷,有警告,有威胁,还有诸多意思在。
萧晨来到外面,随便找个地方坐下,点上一支烟。
他守在这里,也不怕里面出什么事情。
更何况,他已经封住了丁茂的修为,苏小萌的安全,绝对没问题。
“呼……”
萧晨深吸一口,缓缓吐出一口烟雾。
他仰头看着夜空,眼睛微亮,今晚月色很好,星空很美。
“似乎很久,没这闲情逸致,看看夜空了。”
萧晨自语着,放松自己,欣赏着夜空。
二十多分钟左右,苏小萌才从库房里出来,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过。
“聊了聊,好受了?”
萧晨看着她,问道。
“嗯。”
苏小萌抽了抽鼻子,点点头。
“傻丫头……”
萧晨抱住了苏小萌,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别去想太多,一切有晨哥在……我一定会找到你爸妈,把他们安全带到你面前的。”
“嗯嗯,我知道。”
苏小萌用力点头,声音呜咽。
“晨哥,我没事儿,我就是……有点想他们了。”
“我知道。”
萧晨抱着苏小萌,轻轻抚摸着她的脑袋。
“小萌乖,不哭了……不然就不漂亮了。”
听到这话,苏小萌‘扑哧’笑了。
她抬起头,看着萧晨,眼中带着泪:“晨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呵呵。”
萧晨也笑笑,给她拭去眼泪。
“反正不准哭了。”
“嗯。”
苏小萌点头,看看他,忽然抬起双臂,搂住他的脖颈,红唇印了上去。
萧晨也没有躲闪,轻轻抱住苏小萌,嗯,眼泪,有点咸。
王的毒妾
许久,两人才分开。
“小萌,刚才我觉得,今晚月色很美。”
萧晨抱着苏小萌,轻声道。
“嗯?”
苏小萌一怔,怎么忽然说这个了?
“可我现在觉得,月色美,你比月色……更美。”
萧晨柔声道。
“呵呵。”
听着这话,苏小萌开心笑了。
“晨哥,你是在撩我么?”
“哪有,我实话实说。”
萧晨认真道。
“那么……这么美的月色,这么美的我,你就不打算做点什么?”
苏小萌仰着头,看着他,眨了眨眼睛。
“……”
萧晨呼吸微微一滞,别说,真有点冲动。
不过想到什么,还是压下了这冲动。
“我打算……继续欣赏会儿月色,你呢?一起?”
“切,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
苏小萌白了萧晨一眼,鄙视道。
“谁没色胆了,我色胆包天……”
萧晨不乐意听。
“那你倒是证明给我看啊!”
苏小萌带着几分挑衅。
“我……我今晚约了你姐,我要是不去,你姐不得来找?”
萧晨念头急转,说道。
“真的?行吧。”
苏小萌一听这话,也就没啥心思了。
“行了,赶紧回去睡觉。”
萧晨拍了苏小萌的屁股一下。
“你还得早起上学呢。”
“知道啦。”
苏小萌点头。
“对了,没事儿别来吓唬丁茂,也别再打他了,知道么?”
萧晨叮嘱道。
“嗯。”
苏小萌点点头。
“那我回去了……等考试后,你绝对逃不了本小姐的魔爪。”
“呵呵,去吧。”
萧晨笑笑,目送苏小萌离开。
等苏小萌走了,萧晨松了口气,转头看看库房,想了想,也进去了。
她们姐妹俩都聊完了,他还没好好聊聊,了解一下便宜老丈人呢。
“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丁茂见萧晨去而复返,不由得一惊。
“哎,搞明白一件事情,这特么是谁的地盘。”
萧晨没好气。
“额……不,我是说,这大晚上的,你不应该去休息么?你放心,我刚才没跟苏小萌乱说,我就是随便聊了聊。”
丁茂忙道。
“随便聊了聊?聊了什么,现在也跟我随便聊聊吧。”
萧晨拉过椅子,坐下,点上一支烟。
“你……能跟我一支烟么?”
丁茂吸了吸鼻子,问道。
“给。”
萧晨甩给丁茂一支香烟,顺手还给他点上了。
丁茂深吸一口,缓缓吐出,露出舒爽之色。
“别光抽烟,跟我说说我老丈人吧。”
法海的餐具人生
萧晨淡淡地说道。
“你知道的,都跟我说说……比如他在光明教廷的事情,还有你是怎么给他当替身的。”
網遊之幻世逍遙 怒驚破天
“好。”
丁茂点点头。
“这说来……就话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