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85gs精华都市小说 琴聲蕭瑟恍若青春笔趣-1.曾經的女孩,似乎再也找不回了鑒賞-2f8p0

琴聲蕭瑟恍若青春
小說推薦琴聲蕭瑟恍若青春
一对男女站在大桥上,看不清楚男人的脸,但女人却是极美的,及腰的长发随着江风飘舞,有几缕粘在了女人由于泪水而湿润的面庞。
“成睿,你……可不以不要走?”女人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浓浓的不舍与哀伤,她微微低垂着头,呈出一个完美的角度,可爱的粉红色悄悄的爬上了她的脸颊,她用手轻轻扯住将要离开大桥的男人的衬衫衣袖:“我不想你走。”
男人轻轻的将她的长发顺在耳后,用手小心的擦干女人委屈的泪:“傻瓜,我怎么会真走呢?我最爱的昭斓还在这里,我是不会再放开昭斓的。乖,别哭了,你哭的我心都碎了。”
“嗯,昭斓不哭了,昭斓听你的话,你别再丢下我一个人了。”女人紧抱着男人的腰,在他的衬衫上擦干眼泪,眼睛红肿地看着男人。忽然反应过来,在男人胳膊上狠狠掐了一下男人:“你怎么能骗人呢?欺骗我的感情,哼!”
男人捂住被掐的地方,吃痛道:“啊!昭斓,你怎么这么不温柔啊!“
“是你先骗我的,如果再有下次,不对,你如果敢有下次,我就把你胳膊拧下来!”女人发狠地踩住了男人的脚,威胁男人。
男人一下子拥住女人,在她耳边坏笑一声:“我保证不会再犯了!不过,你说的话,是真心话吗?嗯?”
“当然……”女人也拥住男人,将头靠在男人胸口,闭上眼睛,唇角勾起了一丝甜蜜的微笑。
將軍夫人,請吃回頭爺!
夕阳下,一对壁人在桥上相拥,身后拖着长长的影子,倒映在江面上。
就在这无比唯美的时刻,一声粗犷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OK!最后一组镜头完!《青·春》完美杀青!”
本在桥上紧紧相拥的“一对壁人”中的女人一把拍掉了男人环在自己腰上的手,甩给男人一个冷漠的背影。
男人急忙追上去,拉住女人纤细的手臂:“念昔,你难道不想问些什么吗?”
女人保持着极好的职业素养,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说道:“放开。”
“念昔,我想和你解释一下当年的事,你可不可以给我个机会?”男人面带祈求。
女人依旧保持着面瘫的样子,语气丝毫未改:“不可以,放开。”
“念昔,我真的做错了,我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让我解释。”男人的声音低微,似乎他不是一个成功人士,而仅仅是个卑微的乞求者。
女人的眉心微皱,明显已经不耐烦:“楚总,我不是您的初恋萧念昔,我是萧萧,楚总认错人了吧。”婉如莺啼般的嗓音透出事不关己的语调,让被称为楚总的男人的眼神中划过一丝受伤。
萧萧冷眼看着楚延风,万年不变的冷漠脸上艳红的唇角微微一勾,留下一个嘲讽的笑:“有些人,一但丢了,可就再也找不回来了。”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大桥。
男人背对着夕阳,渡上一层金边的身影更显忧郁,前来采访的媒体纷纷举起相机拍下。男人的眼神带着自嘲,明天的头条新闻或许就是“楚氏集团总裁荧幕处女作杀青,周身环绕金光恍如天神”
萧萧已经走到剧组的人群中,从休息室中扯出了一个与她身材相仿,高鼻丰唇有着异域风情的美女:“梦佳,我拍好了。”
讓我做你哥哥吧 涼霧
“嗯,可以领盒饭了。”异域美女胡梦佳半开玩笑的说着。
“我又没死在剧中,领什么盒饭。”萧萧淡漠的翻个白眼。
胡梦佳眼中闪出了八卦的光芒:“楚廷风给你说什么没有?他应该有很多话要对你说吧!”
“嗯。”萧萧并没有做过多的赘述,只不过是轻轻应了一声。
超級保鏢在都市 三清道人
“念念,你从前不是挺爱说话的吗?现在怎么都快成哑巴了?”胡梦佳叹了口气,顺顺萧萧的头发:“你一直都表现自己心累,但是心闲才养头发的,你这头发未免也太好了吧!”
萧萧按住胡梦佳在自己头上肆虐的爪子:“记者在外面,走吧!”她拉住胡梦佳的手,走出休息室。
“咔嚓”“咔嚓”休息室外早已准备好的摄相机在记者们的操控下运作,拍下了萧萧和胡梦佳牵手走出休息室的样子。
“萧女王!看这里看这里!”一位似乎才刚刚上任的新娱记激动的大喊,待萧萧看向他时,他递来了话筒:“萧女王,请问您出道四年来,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合作的男明星。”
萧萧微微颔首:“暂时还没有,不过这一次能和楚总一起合作,真的是我的荣幸。”
“萧女王,那您在剧中和楚氏总裁那么亲密,楚太太有没有吃醋啊!”另一名娱记嘴欠地问了一下。
萧萧仍旧保持着完美的微笑,眼底却迸发出一种骇人的凶光:“楚夫人是位大度的太太,大家也都知道,我,楚总,楚夫人是高中时期的同学,楚总和楚夫人之间的感情,我可是见证人,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是几个亲密镜头而改变的。”
“萧女王,您今年已经28岁了,就没有想过找个伴侣共度一生?”又是一名不怕死的娱记。
萧萧面露一丝红晕:“暂时没有考虑,不过我心中已经有人选了,而且那个人也非常爱我,相信我们一定会修成正果的。”眼底的神情很是复杂,有悲伤,有恨意,有怀念,不过更多的则是不屑。
萧萧在不屑什么呢?
是曾经那个他?
劍玄錄 古龍
萧萧在恨什么呢?
是从前那个她?
萧萧在怀念什么呢?
是无私无畏的那个他?
萧萧在悲伤什么呢?
是无忧无虑的那个她?
不,这些全都不是,因为萧萧悲伤,怨恨,怀念,不屑的人,事,物或过往,都已过去,早化作尘土,随风飘散了,不是吗?
胡梦佳看出了萧萧的不对劲,连忙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各位记者,我虽然不是影后,但是我一直是努力地拍戏啊!在不采访我,我可就要生气了!”
记者们看见胡梦佳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都开始朝胡梦佳发话:“梦佳小姐,您和萧女王同岁,也没有想过要结婚吗?”
“有啊!只不过我要慎重考虑一下。”胡梦佳瞬间换了一张脸似的,笑得灿若繁星。
許你來生Ⅱ
记者又问:“那梦佳小姐,您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择偶标准啊!他可以一无所有,但一定要对我忠贞不二。至于外貌什么的,不用太帅,看着令我喜欢就好。”胡梦佳思索着,回答这个问题。
有记者问到:“梦佳小姐,您期待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可以温馨甜蜜,可以平淡如水,不过我最希望的还是他与我是灵魂伴侣。”胡梦佳对媒体有问必答,赢取媒体的很多好感。
另一边。
“楚先生,请问您之前不是说永不踏足娱乐圈,可是如今您食言了,这是为了什么?”
楚延风眼神有一丝波动,还是笑着回答:“是这样的,莉娜是个很有少女心的女人,她说过她想看到我在大荧幕上演言情剧,为了讨她开心,我也只能来演了。”
黑帝的天價嬌妻 青桔子
位面走私大亨 火頁
“原来楚先生是这么专情的人啊,楚夫人也真是幸福。。。。。。”
※※※※※※※※※※我是分割线※※※※※※※※※※
在应付过了媒体的死缠烂打,和胡梦佳告别后的萧萧的脸色已经是阴沉极了。
“萧姐,你没事吧?”萧萧的助理乔淑儿关切地问道。
萧萧被乔淑儿掺扶着,眼神中早已是一片肃杀之气:“没事。”
“萧姐,车就在前面,您稍微忍一下,马上就到了。”乔淑儿看着萧萧的眼睛,心中早已了解了个十成十,她伏下身子,轻轻掺扶着萧萧。乔淑儿是萧萧最得力的助手,不仅仅是因为能力强,更多的是她会察言观色。因为她深知,不该听的不听,不该看的不看,不该说的不说,这才是安身立命的法宝。
爺的寶貝:腹黑王爺萌寵妃
刑名師爺
異世封皇
红色的加长林肯上,乔淑儿对着坐在驾驶座上的少女点点头,少女关上车门,到萧萧面前,单膝跪下:“帮主,帮里出事了。”
“什么事啊?魑。”萧萧不疾不徐地问道,心事并没有表现在脸色上。
魑依旧跪在地上:“蓝副帮主又离开了,荞副帮主回到国内后,神社来犯,掳走了大小姐。”
“那二小姐呢?”萧萧挑挑眉,一副不关心大女儿的样子,可是手已攥紧,指甲戳进了掌心。
魑抬头:“二小姐一切安好,现在安顿在蝉兰园里。”
“先回蝉兰园,再派魅,魒,魁,魌去救大小姐。”萧萧简单的下达了命令,开始闭目养神。
魑回到了驾驶座,驱车向萧萧的别墅去。
乔淑儿走过来,坐在萧萧身旁,替她轻轻揉着太阳穴。
※※※※※※※※※※我是分割线※※※※※※※※※※
蝉兰园。
“妈妈,你回来了!”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女孩从二楼窜下来,带着哭腔扑进萧萧怀里:“姐姐被坏人抓走了,妈妈快去救姐姐!”
萧萧搂着小女孩,柔声安慰着:“琳琳乖啊,妈妈已经派人去救姐姐了,琳琳别担心。”
“妈妈,为什么会有坏人来抓走姐姐?”萧琳琳清澈的杏眼中满是泪水,小脸也哭花了。
萧萧拿着纸巾给萧琳琳擦脸:“因为坏人曾经被妈妈打压过,他们不甘心,就回来抓走姐姐。”
萧琳琳刚要问什么,屋外传来急切的敲门声,紧接着就是门被一脚从门框中踢下,光荣地阵亡了。
萧萧刚要发飙,窜进门的魑以一种极为怪异的姿势扑在地上(没错,就是青蛙趴!):“帮主,派去营救大小姐的四人都被神社关押,神社的社长要您亲自去带回大小姐。”
“什么?琪琪不是可以抵抗得了你吗?你不是说除了你三个同门师兄师姐,就没人可以比过你吗?”萧萧给了魑狠狠地一巴掌:“废物!没用的东西!”
魑不敢捂住被打得发肿的脸,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