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討論-366、展望讀書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是个人都知道,在和王爷治下,什么举人、秀才都不好使,任你学富五车,都比不了一张盖着鲜红大章的小学毕业证!
只要能熟练运用四则运算,懂一点基础的会计知识,就能参加公务考试,然后顺利当官!
在白云城,年龄最小的镇长只有十三岁,整天把一帮子七老八十的乡贤骂的跟孙子似得,一时间成为白云城的奇观。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 愛下-366、展望鑒賞
善琦等老大人倒不是没有反对过,和王爷却说,这叫千金买马骨。
因此,便无人再劝谏。
之后,三和人拿下南州、岳州、永安、吴州等地,各地衙门用的不是小学毕业生就是能做实事的小吏。
对满腹经纶的读书人置之不理。
举人老爷们都很清高,本来空缺就很难等,没有做官的指望,与本地父母官称兄道弟,吟诗作对,青楼风流,小日子过得悠哉乐呵。
但是,三和人却打乱了他们稳定富足的生活。
他们在乡、村设立镇长、村长不说,居然还敢在部分地区免三年赋税!
岂有此理!
这和王爷是脑子有病吗?
他不知道朝廷钱粮的主要来源吗?
免一乡、一府之地他们还能理解,可是同时免三州之地的三年赋税,从古至今,就没有人这么干过!
这样的糊涂王爷,即使是登上大统,也稳不了根基。
至此之后,这些秀才和举人的好日子到头了,那些泥腿子不但不给他们送田地了,居然还胆敢把以往送过来的土地再要回去!
反了天了啊!
无论是岳州还是洪州、荆州,这里的读书人都不好过,毕竟之前就受过叛乱的影响,损失惨重。
何况丫鬟、仆人一大堆,光有出没有进,没多久,许多人都渐渐支撑不下去了,特别是那些不善经营的,大宅子都发卖出去了。
这和王爷简直比那些叛军匪徒还要狠啊!
他们倒是想去布政司衙门哭诉来着,可又找不到理由!
难道说给那些泥腿子免赋税是错的?
他们真的怕那些泥腿子把他们给手撕了。
不少人急中生智,既然小学毕业就能当官,而且甚至比考科举、等补缺容易,为什么不去领个小学毕业证?
有一个带头的,就有第二个,第三个,到最后居然成了一种普遍的现象。
到如今,岳州、洪州等地的不少学堂里,都有一群胡子一大把的老头子混在七八岁的孩子中间一起学算术、格物等本让他们嗤之以鼻的学科。
虽然满心不情愿,但是为了生计和前途,他们学的很是认真,毕竟允许跳级,只要拿到了小学毕业证就可以参加公考!
期望着先从打杂小吏做起,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
这是有先例的,饶城知府龚新意原本是个屡试不中的穷童生,进了新式学堂后,韦编三绝,悬梁刺股,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就拿到了小学毕业证!
之后参加公考,以数学第一名的成绩得了个府经历的职位。
令人惊讶的是,居然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就擢升为饶城知府!
许多人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希望!
这样一个年过半百,无什么才学的老头子都能做得了知府,为什么他们就做不得?
永安、吴州两地还未设新式学堂,他们便不顾路途遥远,纷纷到南州读书。
南州的学堂就那么几座,远远不够,有钱的读书人便从三和聘请老师,在吴州、永安开设学堂。
新式学堂以所有人意想不到的结果在和王治下遍地开花。
“你他娘的,真是志向高远啊,”
将屠户不知道是该嘲笑还是该嫉妒,“行吧,你好好干吧,等发财了,说不定老子能跟着沾光。”
“你啊,瞧好了吧!”
王小栓笑着道,“西江以南,老子说话最好使的。”
“哼,是,是个人在西江南岸那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说话都好使,”
将屠户没好气的道,“你要是真准备去兵马司,这手里生意就转给我,你说个价,我给你处理完了。”
王小栓笑着道,“到时候再说吧。”
他心里有自己的小九九,不能把生意全抛开了,万一官场混不好,还能有个退路。
“老话说,宁睡孤坟,不住野庙,”
一直默不作声的韩东升笑着道,“你小子这性子,还真不适合去官场混,得罪人都不知道,到时候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如老老实实地守着生意,咱们这些人虽然互相间也经常磕磕绊绊,可没人会要了你的命。”
“老话也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王小栓不服气的道,“你怎么就断定一定就混不好了?”
“首先你这名字就不行,”
黎三娘打趣道,“王小栓,跟王二狗子都没区别,你看看哪个当官的叫你这个名字的?”
“这倒是也是,”
王小栓挠头道,“要不我跟孙邑那王八蛋一样,改个名字,王什么好呢?”
他望向了这里学问最高的梁庆书。
梁庆书笑着道,“就叫王栓得了,好好的名字中间加个‘小’,显得小气了。”
“王栓,王栓,”
王小栓自己默念了两遍,越念越觉得顺口,笑着道,“这倒不是不行,以后你们就喊我王栓吧,喊我王小栓我就不理人了。”
“行。”
左右不是什么大事,众人也就欣然应了。
猪肉荣却道,“不过改名也麻烦,你还得回三和改户帖,改毕业证,好多麻烦事呢。”
“这是不打紧的,”
王小栓笑着道,“过年回家的时候,我就一并改了。”
众人正说笑间,发现面前的大街上突然又多了一队熟悉的人马。
“韦……”
王小栓刚要说话,便直接被黎三娘捂住了口鼻。
“哎,干嘛!”
王小栓推开了黎三娘的巴掌,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韦一山的背影越来越远。
“哼,就你这四六不通的还想当官?”
梁庆书笑着道,“大街之上大呼小叫,你说他是搭理你还是不搭理你?
当着一众下属,搭理你吧,有违军纪,不搭理你吧,你落了个没趣,朋友间还生了间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