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四百七十五章哥哥你沒事吧閲讀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哥哥,你没事吧。”南秋怡假模假样的凑过来,一脸担心的看着南意扬。
南意棠看到南秋怡之后,更恨不得要弄死南秋怡,拿着花瓶要去砸南秋怡,只是被南意扬给拽住了,叫了人来。
“南意棠,你这个白眼狼,哥哥对你这么好,为了你做了那么多事情,你竟然还要杀了哥哥。”
“好?控制我的记忆,让我亲手杀了我心爱的人,害死我的孩子,你这么做,有什么资格说是对我好。你们两个,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一定要杀了你们报仇。”
南意扬抓住了南意棠的两只手腕,将她强行抱到了房间里去,让人来给她打了安眠针,才让南意棠镇定下来。
“哥哥,南意棠现在恨透了我们,现在他只要有机会,肯定都会想着要杀了我们。哥哥,别再把她留在身边了,这不是养虎为患吗?”
“南秋怡,你说的太多了。今天若不是你说了这些话,她会这样吗?你还有脸在这里给我说这些废话?还不马上给我滚?”
“哥哥,我说这么多也是为了你好啊。”
“南秋怡,你是什么样的人,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别在我的面前装模作样。你跟着我,为我做事,不过是为了你自己,还想利用这个在我的面前邀功你是把我当傻子吗?“
“……”
南意扬这么不留情面,南秋怡也实在是没法说什么,语塞了半天。
而南意扬压根不想管她,就把人晾在那里,自顾自的在南意棠的床边守着,抚摸着南意棠的脸。
“来人,将南秋怡给拉下去,关起来,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把人给放出来。”
“哥哥,你不要这么对我。”南秋怡的脸色骤变,挣扎着不肯,但还是被南意扬的人给拉了下去。南意棠出事,秦北穆生死不明,秦越和安知意也去过秦家几次,只是仍旧没有什么消息,两个人心情都有些沉重,离开秦家的时候,安知意看着秦越,轻声说道。
“秦越,我们回家吧,我想吃你给我做的三下锅了。”
“好啊,我们回家。”秦越牵着安知意的手。
回去的路上,安知意闭着眼睛,端坐着,她想自己的脸色大概有些不好,南意棠出事,秦北穆变成这个样子,她也很难受。
“是不是累了?累了就靠在我的肩膀上睡一会。”秦越搂着安知意的胳膊,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一会就到家了,到家了好好休息。”
“嗯。”安知意抱着秦越的胳膊。
“你今天,倒是尤其的乖。我很欢喜。”秦越摸着安知意的小脑袋。
“是么?”
“是啊,不过,只要是你,无论是什么样子,我都是喜欢的。”
秦越温柔的笑着,在安知意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一吻。
安知意被太多的情绪困扰着,以致于,她都没有发现,秦越也变得格外的温柔。
这一晚,秦越为她做了一桌拿手的饭菜,当然,也全都是她喜欢的,除此之外,他并没有花费时间去学习别的。
“好吃么?”秦越喂了安知意一口。
“好吃。只不过你做的也太多了些,吃不完岂不是浪费了么?”
“不浪费,我想,你记住他们的每一种味道。”这样,也算是记住我,你看吧,我就是这样自私而霸道,不讲道理的希望用尽任何办法来在你的身上留下属于我的印记。
我,太害怕你的遗忘了,你知道么。
入睡时,秦越抱着她,深情的吻着她,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的身上,让安知意忍不住发颤。
“秦越,秦越,等一等……”安知意呼吸急促,抓住了他伸进了她睡衣里的手,“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怎么不好?嗯?”秦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我们昨天才,现在不行吧。”安知意拗不过秦越,有些无奈。
“我等不及了,我不想等了,知意,给我,给我吧。”秦越的温柔,让安知意彻底的沦陷,反抗根本就没有用,最后的她还是败下阵来,把主战场交给了秦越。
他紧紧的抱着她,似乎要用尽自己的力气去将她压榨干净。
“秦越,秦越。”安知意睁开湿漉漉的双眸,呼唤着他的名字。
“我在呢,我在呢,我一直都在。”秦越亲吻着她的脸,吻去她脸上的泪痕,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
安知意被折腾的精疲力尽,到最后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软软的在秦越的怀里,勉强的眼睛睁开一条缝,恍惚中,她在秦越的脸上,看到了浓重的,毫不掩饰的爱。
“我爱你,我爱你。”秦越靠在她的耳边,声音低哑的反复呢喃,在她的身边躺下,紧紧的搂着她,和她贴合的没有一丝缝隙,让安知意快要无法呼吸了。
“你,你今天怎么……”安知意身子酸软,一动都觉得难受。
“对不住,我太想你了。”秦越的手落在她纤细的腰肢上,帮她按揉着,“这样好一点了么?”
“嗯,好点了。”
“先不要睡,我抱你去洗澡。”
秦越将安知意从被子里抱了出来,因为她实在是累的无法动弹了,所以这个澡完全是由秦越代劳的,通常情况下,安知意受不住,少不得这个活要落到秦越的头上去。
“还觉得累的厉害么?”秦越温柔的靠在安知意的耳边问道。
“嗯。”
“累了就睡吧。”秦越轻轻的摸着安知意的头,将她搂在怀里,一起睡下了。
安知意身子都快要散架了,所以睡的很沉,只是,秦越恋的看着安知意的睡脸,他的人生中足以刻骨铭心的事情,其实也就那么几次,现在想想,竟然都还是与她有关的。
“知意,别离开我,我愿意给你,你想要的一切,只要是我能给你的,哪怕,是我的性命。”
秦越扬起嘴角,忽然就笑了一下,极为温柔的目光凝视着安知意。
窗外,是无限浓重的黑夜,像是被打翻了的墨盒一样,黑墨在逐渐的蔓延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