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帝世無雙 txt-第兩千三百五十九章 可怕的算計!分享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帝世无双
所有的存在都在看着那尊年轻无比的净莲天台法师妖孽,此刻他们的眼中都是骇然到了极致的色彩。
因为,这些存在从未想过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那是,时空的纠结,那是时空的震荡,那是时空的粉碎,那是时空在不断的狰狞,那是时空在不断的咆哮!
那是,空间的力量!!
是的,那就是空间的力量!
如果说那些盖世妖孽还是无法确认的话,那么那些原始天魔门的顶尖大佬却是已经可以确定,可以无比的确定!
那就是真正的空间之力!
这是,这是…
无数的存在,呆呆的看着那尊净莲天台年轻的法师妖孽,甚至此刻就算是那尊时代至尊的虚影烙印,眼中也是出现了璀璨无尽极致的光芒!!
如果,只是一尊无上之上极致圆满巅峰的妖孽,那么即便是法师妖孽,可最多也是相当于一尊十分普通或者说比较强大一些的盖世妖孽罢了,在那尊时代至尊眼中,那也不过就是一尊少年至尊级别的妖孽而已!
仅此,而已!!
也,只是这样罢了!!
可,如果要是一尊法师妖孽,领悟了空间之力,是真正空间至尊法师的话,那么…
那么一切就不同了,就完全的不同了。
因为空间法师…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帝世無雙 txt-第兩千三百五十九章 可怕的算計!讀書
代表的就是无敌,代表的就是至尊,那是真正意义上的至尊,只要可以让对方顺利的成长起来,那么未来的成就绝对无比的恐怖!
因为对于这些掌控了空间之力,甚至传说中时间之力的无敌妖孽而言,本身的资质已经不能限制他们的成长了。
他们,本身似乎就是携带了一种惊世,携带了一种无视一切的强大一般。
面对这些桎梏,面对这些恐怖的限制,对于天生就自带无尽气运的那些妖孽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
他们,可以轻松拿无比的进入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境界之中,可以走到完全超越了自身境界桎梏极限的境界之中。
而这意味着什么…
那尊时代至尊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无敌吗?
是的,就是无敌!
当世之中,明面上的至尊法师也不过就是两尊而已。
一尊,已经是成名无数存在的古老存在,那是一方天之中,无数时代之中的无敌霸主存在。
无数的生灵,就算是任何的时代之中诞生了无数的古老至尊存在,但却始终没有任何一尊可以和他相比的。
就是因为,至尊法师这四个字!
而如今…
一尊至尊法师,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让时代至尊如何不会感到骇然!
那种无法描述的内心,不断的震颤。
而此刻诸多原始天魔门的存在,都是呆滞,都是茫然了。
这一刻,他们已经完全明白了。
被算计了!
是的,从一开始他,他们就被算计了!
甚至,包括之前那血池炎侯的出手,包括之前的那些虚弱,之前的一切一切,之前的所有所有都是在演戏!
就算是那些原始天魔门也没有看穿这些,都是被对方演的完全入戏,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经历了什么,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
如今的他们,在看之前的样子,就好像是小丑不一般。
被一尊年轻无比的妖孽,简直就是耍的团团转啊!!
如果可以的话,那么这些原始天魔门的顶尖大佬们,真的很想将那尊净莲天台法师妖孽撕碎!
虽然,对方阴险狡诈,都是为了自己的宗门,没有做错。
然而,这样戏耍一群顶尖大佬们,还是王阶道统传承之中,最为可怕的一群大佬们,这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
这种事情,想来任何一尊顶尖的大佬都是无法接受的!
如果要是给他们找到机会的话,那么肯定不会让那尊净莲天台法师妖孽舒服的!
是的,对于这些顶尖的大佬而言,利益才是最关键的。
但如果没有利益牵扯的情况之下,他们就分外的看重自己的面子了。
如果是同辈之中,如果是那些同为顶尖极致的可怕存在戏耍了他们,那么或者这些大佬还不会感觉有什么。
但如今,他们却是被这样一尊年轻妖孽戏耍,被一尊年龄比起他们来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妖孽戏耍!
这,简直就是不可就接受的事情啊!!
所以,报复!
如果要是有机会的,如果他们面对的,是另外的妖孽的话,俺么这些顶尖大佬绝对不会让对方活下去的。
毕竟这件事情要是一旦传出去,丢人的不仅仅只是他们,还是整个原始天魔门啊!
因此,他们会去报复的,真的会报复的。
当然,前提这尊戏耍他们的妖孽,是另外的一尊存在。
他们,这些原始天魔门是绝对绝对会狠狠的报复,就算是他们背后站着的是净莲天台,是一尊可能不弱于他们原始天魔门的道统传承,这些原始天魔门大佬们依然还是会做出同样选择的。
可是,可是…
可是想到对方的身份,他们心中那愤怒,却还是被震撼和谨慎强行压制下去了。
没办法,不是他们不想报复,但对方的身份,一旦报复之后带来的后果,却不是他么可以承受的了的。
并非是什么净莲天台法师妖孽的身份,这样的身份在那些原始天魔门眼中不值一提,而是因为——
至尊法师!
只是这四个字,代表的意义实在是太过可怕恐怖了,就算是他们原始天魔门的存在,面对这样的身份,也是会感到无尽震荡的!
很简单,因为如果他们要报复的话,那么到时候阻拦他们的就不是净莲天台,或者说不仅仅是净莲天台了。
而是,而是——
圣地秘煌天!
没错,就是圣地秘煌天!
以秘煌天的存在,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任何的存在伤害这样一尊,未来可以定乱一方诸天的可怕妖孽的啊!
其实,这一点已经十分的清晰了。
只是从如今那尊时代至尊虚影烙印的面容之上,就已经可以看出来了…
无数的存在,都在沉默,无比沉默的沉默。
而虚空之中,那尊无敌的妖孽,就这样缓缓走来了,就这样走到了虚空之中!
“挑战我…”
“是你的勇气…”
夏渊在笑,一种无尽爽朗的笑容!
这一刻,所有的存在都知道,战斗的结果已经注定了!
戏耍了整个原始天魔门,不是为了搞笑,不是为了自己的恶趣味,而是为了——
胜利!
是的,就是为了胜利啊!
当那尊原始天魔门的妖孽选择挑战他的时候,其实已经代表了原始天魔门的失败了。
因为,这一战没有丝毫胜利的希望。
一尊至尊法师的威能,那是可以想象的,而且只是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就知道刚才时刻的战斗,完全就是装出来的。
为的,就是吸引原始天魔门这边,继续挑战他!
而如果,要是在选择挑战他的话,那么——
第一战,原始天魔门失败了,挑战失败。
第二战这才勉强成功。
可是第三,和如今这第四次,他们挑战的都是那尊法师妖孽,而这注定他们也是要失败了。
四次战斗,失败了三次…
那么就算是最后一次可以成功,他们也不过就是攻下了两方擂台而已!
可现在,他们已经失去了一方擂台。
也就是说,最终他们最理想的情况,就是本身守住了四方擂台,攻下了两方擂台,理论之上还是存在胜利可能的。
以三十分对二十分获胜,而他们可以得到这些之后,总分之上他们也是可以和净莲天台处于伯仲之间,双方都是有着五十分,但凭借在这弟子对抗中的胜利,他们是一定可以可以进入到下一轮之中的!
只是,只是…
只是这种情况,是属于最为完美的情况,甚至可以说基本上是不会出现,不会存在的情况啊!
毕竟…
如今以那尊净莲天台盖世妖孽展现出来的实力,不说那至尊法师掌控的空间之力何等的伟大强大,只是对方如今的样子,就让这原始天魔门之中诸多的存在此刻恍然意识到,他绝对不仅仅只是所谓的无上之上极致圆满巅峰的妖孽存在!
是的,绝对不是!
如果,要真的只是看起来那样简单的话,那么之前和那尊原始天魔门的明面第一弟子‘血战’的时候,他在没有施展出那空间之力来的情况之下,肯定是已经重创了!
可现在…
只是瞬间,这些存在都看到了!
他,竟然恢复到了巅峰之中,似乎从来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势一般。
这,简直就是无法想象无法形容的一幕,这简直就是颠覆了他们一切认知的一幕啊!
可怕吗?
是的,无尽可怕,甚至都已经无法用可怕这两个字来形容了!
这,简直就是惊悚!
对方,就算是没有空间之力,不是那时代至尊的身份,那么只是单纯凭借自己的天赋,最少也是一尊少年至尊级别的法师存在,甚至还是其中强大,那只近乎顶尖的存在啊!!
法师,本身就是代表了同阶之中无敌的存在。
虽然,越是到了后期,这种无敌的优势就越是不明显。
可现在,对于这些妖孽弟子而言,在这些妖孽弟子的境界之中,现在可远远不是所谓的到了后期!
所以,无敌,根本就是无敌啊!
就算是没有那空间之力的存在,在这些原始天魔门眼中,那尊净莲天台妖孽法师的也是不弱于他们原始天魔门之中,那两尊最为顶尖的极致妖孽存在。
甚至,更加的强大!
所以…
这些原始天魔门可没有忘记,最终净莲天台还有一次挑战的机会,而这一次挑战的机会,就落在了他的手中啊…
那么,那么…
那么最终的结果…
这些原始天魔门的大佬们,似乎已经看到了最终的结果了…

虚空之中,那些存在似乎已经看到了,他们看到了那年轻无比的身影,就这样缓缓走来,看到了那尊绽放着无尽恐怖璀璨的极致气息,那绽放着让生灵都感到震颤,让诸多伟大存在都惊悚的时空崩灭气息走来了!
一念之间,在他的身后似乎出现了天地塌陷的画面,似乎出现了世界崩灭的虚无,似乎出现了,一种时代寂灭的异象!
这是…
诸多的存在知道,这是唯有对于空间之力感悟到了极致,或者才有可能领悟出来的一种可怕异象,是一种无法想象,无法描述的伟大异象。
好看的言情小說 帝世無雙 愛下-第兩千三百五十九章 可怕的算計!
对方,对于空间之力的感悟甚至是掌控程度,都已经达到了一种无法想象的程度了!
而这样一尊无敌的妖孽…
怎么战呢?!
刹那之中,那尊原始天魔门的顶尖妖孽没有犹豫,其实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果了。
可到了这样的时刻,他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
所以…
那么就绽放吧!
彻底的,绽放吧!
瞬间,最为恐怖的威能出现了。
那是原始天魔解体圣法,一旦施展之后,虽然不足以让那尊原始天魔门的顶尖妖孽恢复到曾经最为圆满极致的程度,但已经足够让他可以有着一战之力了——
是有着,可以和其他的妖孽一战之力,而不是和那尊净莲天台法师妖孽!
净莲天台法师妖孽,就这样看着对面,看着那尊原始天魔门的顶尖妖孽,笑容如此的灿烂。
“多谢你的选择。”
“虽然我也知道,这样的选择应该不是你做出的。”
“不过呢,毕竟这是你最终说出的。”
“所以,我还要感谢你…”
顿了一下,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继续缓缓的说道:“多谢你,将这一次胜利的机会,送给我了们…”
送给了我们…
是,我们净莲天台!
这一刻,听到这话之后那尊原始天魔门的顶尖妖孽面色已经无比的难看了。
是的,只要不是白痴,那么基本上都是知道,他们原始天魔门失败了!
当然,前提就是眼前的这尊盖世妖孽,这尊至尊法师,是如自己看上去一般的强大才可以。
不然的话…
没有不然!
是的,没有不然,事实就是如此,一定就是这样!
那么,那么…
那么,失败已经成为定局了!
此刻那尊原始天魔门的顶尖妖孽看向那尊净莲天台法师妖孽的眼中,带着无尽的愤怒,不过在这愤怒之余,竟然多出了一种恐惧的色彩!
是的,就是恐惧!
此刻那尊原始天魔门的盖世妖孽在面对净莲天台法师妖孽的时候,竟然出现了恐惧!
不是在恐惧对方那强大的实力,而仅仅只是因为对方的算计!
没错,算计!
就是算计!
这是一个,将整个原始天魔门都算计了存在啊!
谁也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如何,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做的这些,是不是在为接下来的事情做铺垫!
面对这样的存在,才是最可怕的,因为你永远都猜不出对方的底牌来。
这一点,是所有存在都没有想到,是所有存在都无法想到的。
所以,这才是最为可怕的。
看着那尊原始天魔门弟子,净莲天台的法师妖孽笑容是如此的灿烂。
“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了…”
“我叫做——”
“夏渊…”

那一刻,整个虚空之中都是可怕的震荡,无数的空间开始纷纷破碎,一道道恐怖的痕迹不断的交织。
这里,可不是外面的世界。
在外面的世界之中,就算是那尊原始天魔门的妖孽弟子,也是可以十分轻松的将时空都粉碎的。
可如果要是在这一方天地之中,那么想要做到这一点,那就是开玩笑的事情了。
当然,那尊原始天魔门也不是没有办法做到。
但想要做到的话,就需要将自己的威能提升到极致,施展出最为璀璨的一击来,或者才有希望吧!
至于说他其他的杀伐…
没有丝毫的可能。
是的,没有哪怕一丝的可能存在!
这时空的稳固程度,已经超出了那些弟子的杀伐极致程度了!
除非是,真的那些最为顶尖盖世妖孽,而就算是那样级别的无敌妖孽,想要施展出这样杀伐之术来,估计也是需要倾尽自己近乎全部的威能才是可能做到的。
如果不这样的话,几乎没有可能!
但现在,可是现在!!
现在,就在所有存在的面前,夏渊——
是的,他就是叫做夏渊,这个让那尊原始天魔门妖孽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名字。
就是这个叫做夏渊的无敌妖孽,他只是气息的绽放,竟然将整个时空,都彻底的崩灭了!
这一刻,不仅仅是那尊原始天魔门的顶尖妖孽傻眼了,就算是其他的那些盖世妖孽,甚至就算是其他的那些原始天魔门顶尖大佬们,一个个也都是彻底的傻眼了。
谁也没有想到眼前的一幕啊!
这,简直就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极致!
真的,无法形容无法描述了!
这种可怕,这种震荡,不断的回荡在那些盖世妖孽,回荡在原始天魔门诸多顶尖大佬的心中!
谁人,会想到这样的一幕啊!
此刻,就算是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也是无尽震撼啊!
甚至,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周围的时空之中,都是出现了剧烈的震荡!
那是,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而出现的震荡。
这,已经足以说明他心中的那种震撼情绪了。
要知道,虽然时代至尊虚幻烙印只是意志烙印,可毕竟是一尊时代至尊的意志烙印啊!
而这样可怕伟大的存在,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气息,这足以显示出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此刻心中是多么的震撼。
没办法不震撼啊!
因为,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是十分清楚,夏渊此刻代表的究竟是什么!
无敌吗?
是的,这就是无敌!
这才是真正的无敌啊!
古往今来,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也曾近见识过无数的盖世妖孽了,而在这诸多的盖世妖孽之中,就算是少年至尊之中封皇级别的存在,他也是在无数的时代之中见识了不少。
但是,但是,但是!!!
但是这些少年至尊中封皇级别的无敌妖孽,他们单单凭借自己的气息,也是绝对绝对无法做到让这时空碎裂的!
夏渊是因为感悟了空间之力,才做到这样程度的?!
是的,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不否认这其中肯定有着这样的关系。
可是,弱不是本身的实力足够逆天,无比的逆天,那么就算是掌控了时间的力量又能如何呢?!
完全,就是一个笑话啊!
唯有,唯有那强大的资质,逆天的战力才可以做到这样的程度啊!
如果要是之前的时候,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还无法确认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肯定了!
无敌,这就是无敌!
这,最少,最少最少也是一尊少年至尊之中封皇级别的无敌妖孽,甚至是封皇极致圆满的存在啊!
没错,一定就是这样的!!
这一刻,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眼中出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色彩。
少年至尊之中封皇级别的妖孽…
就算是一个大的混沌时代之中,都未必会出现一尊。
平均下来,那简直就是无比罕见的。
十万年,甚至百万年时间在一方诸天之中都是未必可以看到的,而每一尊少年至尊中封皇级别的妖孽,那可是说任何一个道统传承,是任何一个圣地级别道统传承之中,无上的瑰宝啊!
之前的时候,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对于夏渊还不是特别的在意,可现在…
一道气息出现了,就这样朝着原始天魔门那边压制而去。
是的,现在的时代至尊虚幻烙印,也只是虚幻烙印,而原始天魔门那边可是有着那尊原始天魔门的太上长老,如果要是战斗的话,那么时代至尊虚幻烙印绝对不是那尊原始天魔门太上长老对手的。
顷刻间就会被对方直接抹杀,成为彻底的虚无,甚至哪怕就是原始天魔门的一些顶尖的长老都是有着这样的实力。
但是…
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代表的,却是圣地秘煌天!
别说他背后秘煌天多么的可怕了,就算是那些顶尖极致的皇阶道统传承在那圣地秘煌天面前什么都不是,单单只是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本体的实力,就不是原始天魔门可以招惹的!
要知道,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的本体,可是比起净莲天台的圣主来,更加恐怖的一尊时代至尊啊…
此刻,诸多原始天魔门的大佬们面色都是带着一种无奈的色擦。
他们自然知道,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所以展现出这样的气息来,所以针对他们原始天魔门是为了什么了!
威胁!
没错,这就是威胁,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在威胁他们原始天魔门!
而威胁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夏渊…
如今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这样做,无疑就是在说明,于他的心中,夏渊的分量还在整个原始天魔门之上!
为了夏渊,甚至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宁可抛弃他们原始天魔门!!
这,就是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的态度,这就是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此刻表明的意思。
其实之前的时候,在夏渊展现出那至尊法师威能的时候,这些原始天魔门顶尖大佬们就已经放弃了报复这尊戏耍他们的妖孽的打算了。
没办法,大家不是一些白痴,没有见过世面,自然知道一尊至尊法师代表的意义了。
为了所谓的一点点面子,而死磕夏渊,简直就是笑话。
要知道,原始天魔门和夏渊之间的所谓仇恨,也只是因为一点面子的事情啊!
而且…
如今夏渊展现出了这样威能之后,原始天魔门的那些顶尖大佬们更加不会觉得什么了。
因为,显然夏渊的逆天程度超出想象,而被这样的存在算计,虽然说不是是什么荣耀,但那也不是丢人的事情啊!
其他的存在知道之后,没有人会说他们垃圾,会说他们白痴的。
而只是会赞叹夏渊的强大,赞叹夏渊不仅仅天赋无比逆天,本身的战斗智慧同样惊人!
所以,这样仔细想一下的话,他们原始天魔门更加没有出手的理由了…
那尊原始天魔门的太上长老看向了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恭敬行礼。
而这一幕,也算是代表了他们原始天魔门的态度了。
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轻轻点头,不过并没有放放下心来,时刻还是在注意着原始天魔门这边。
万一要是原始天魔门之中出现一个疯子怎么办?!
现在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可不敢有丝毫的疏忽了…
虚空之中的夏渊和那尊原始天魔门顶尖妖孽,自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们只是看着彼此。
准确说来,是那尊原始天魔门顶尖妖孽在看着夏渊,而夏渊…
只是缓缓走来了。
是的,就这样缓缓走来了,走到了那尊原始天魔门的妖孽弟子面前,就这样轻轻的抬起了手臂,就这样轻轻的一点。
顿时,那尊原始天魔门妖孽弟子就这样从虚空之中跌落了…
战斗,结束,无比的简单。
可是这其中,却又是不简单的!
不是那尊原始天魔门妖孽真的已经放弃了,而是因为他没有办法出手啊!
面对夏渊的时刻,那尊原始天魔门甚至连起码的动荡都无法做到,就这样被夏渊完全束缚在了虚空之中…
那尊原始天魔门妖孽弟子,是一尊少年至尊级别的存在。
而少年至尊…
就算是圣地都有资格进入其中,甚至在其中争夺一些地位的存在。
可此刻,在夏渊的面前,他却甚至连动手的能力都没有…
这,就是实力吗?
这,就是夏渊的实力吗…

夏渊看着原始天魔门那边,眼中带着一种真诚无比的色彩。
他对着那些原始天魔门的大佬们方向,就这样恭敬的行礼了。
是的,行礼了。
“诸多前辈大人请见谅。”
“并非是夏渊在故意愚弄大家。”
“只是为了宗门的胜利,夏渊不得不出此下策…”
大家都不是白痴,夏渊说这些只是场面话。
如果夏渊只是一尊一般的盖世妖孽,那么就算是跪下来道歉那些原始天魔门大佬们也是不会在意的。
废话,你都伤害玩了,让我们原始天魔门成笑话了,现在一句道歉就完事了?!
虽然吧,这样的战斗之中,用什么手段都是允许的,夏渊没有做错什么,甚至在净莲天台那边,夏渊简直就是智慧男神的化身了。
可终究,那些顶尖道统传承是不会和你说这些玩意的。
你羞辱了,就是羞辱了,你伤害了就是伤害了!
鬼才在意你为什么呢!
但现在,不同了…
如今夏渊的身份已经是完全的不同了,甚至那些原始天魔门都知道,如果夏渊要是愿意的话,如果要是条件需要的话,那么估计就算是秘煌天主都会出现吧!
是的,夏渊就是有着这样的分量!
如此妖孽的资质,未来成就时代至尊,那几乎是没有太多悬念的事情!
而一尊至尊法师级别的时代至尊…
那么…
这将会成为整个三十三天之中,最为顶尖极致存在之一,是一人之力,可以改变时代的伟大存在!
所以,为了这样的存在,秘煌天主出现都不算过分。
而以这样的身份对他们道歉,就算夏渊说的都是废话,都是场面话,可此刻在那些原始天魔门大佬的耳中,却已经是完全的不同了。
“无妨…”
“你能够骗过我们,那是你的本事!”
“有着如此的逆天资质,如此强大的战力。”
“甚至有着如此可怕的算——智慧!”
“夏渊,你的未来,不可限量啊…”
那尊原始天魔门门主缓缓开口,眼中带着一种充满了笑意的色彩。
显然,此刻那尊原始天魔门门主也是放弃了之前一切的想法,打算和夏渊化干戈为玉帛了。
夏渊轻笑,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倨傲的情绪来,只是恭敬的行礼,说着一些客套话。
夏渊可不是白痴,没事就是得罪其他的人,甚至还是一些顶尖大佬,那是白痴才会去做的事情!
他夏渊,可一向都是与人为善的。
此刻,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走出,站在了夏渊的面前。
之前的时候,不管任何时刻,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的面容都是平静无比,或者说冷库无比的,根本就看不到丝毫的笑容。
但是这一次…
从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的面容之上,竟然难得的看到了一丝笑容。
“夏渊,轮到你们挑战了。”
“你作为最后一尊存在,你要挑战谁?”
“又或者,你需要休息一下在战斗?”
听到这话,那些原始天魔门的大佬们嘴角都是微微抽搐了一下。
这尼玛…
还休息一下?!
规则有这样的吗?!
不过可惜,现在他们已经不会去反驳什么了。
因为他们知道,结果已经不会有丝毫的改变了,此刻要是开口阻拦的话,那才是白痴呢!
夏渊看着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轻轻一笑,恭敬行礼道:“大人,无需休息。”
“直接开始吧!”
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笑容更加的灿烂:“好,那么一切就按照你说的来!”
说话间,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已经看向了原始天魔门那边。
“你打算挑战谁?”
夏渊看着那剩余四尊都是无比沉默的原始天魔门顶尖妖孽,只是随便点了一下。
点到的,是之前那两尊最为顶尖的极致妖孽之一,都是准顶尖级别的时代至尊。
这两尊,都是原始天魔门隐藏起来的,最为逆天的妖孽存在,是他们的未来的底蕴之一。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遇到了净莲天台,如果不是因为在顶层和中层之战中输给了对方,那么这两尊盖世的顶尖妖孽还是不会出现的。
起码,是不会在这第一轮之中出现的。
只是可惜,哪怕就是他们出现,也最终还是失败了…
其实,原始天魔门的那些大佬们都知道,导致他们失败的,不是实力不济。
而是因为,夏渊的存在!
没错,就是夏渊的存在!
这些原始天魔门顶尖的大佬们已经反映过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夏渊出手的缘故,如果不是他的算计,那么现在胜利的一定就是他们原始天魔门了!
很简单,因为在对面的阵营之中,只有血池炎侯和夏渊这两尊无敌的妖孽存在。
这两尊妖孽,确实都是无敌到了极致的可怕妖孽,任何一尊走出都是无尽震撼的。
甚至,就算是横扫他们这五尊原始天魔门之中的妖孽都是可以做到的!
只是…
这样的战斗之中,是没有一个人横扫一切这样规则的。
所以…
一切都是要按照规则来的。
而如果要是按照规则来的话,那么他们是不可能会失败的!
没错,一定不会失败的!
是的,没有了夏渊的算计,那么就算是对面有着两尊白无解的妖孽又能如何呢?!
他们两尊,最多只能守住两方擂台,而最多只是可以打下来两大擂台而已。
拥有原始天魔解体圣法的这些原始天魔门妖孽弟子,一个个都是可以碾压对面那些妖孽的。
所以最终,他们可以得到六方擂台。
而这,就是三十积分,加上之前那二十积分,那么就是五十积分了!
五十对五十,可他们在弟子之战中获得了胜利,所以他们原始天魔门就是最终的胜利者!
这,就是正常情况之下的。
但可惜,现在不是正常情况啊!
被夏渊算计好了一切,甚至故意引诱其他的弟子挑战他。
本身一个名额都不会浪费的,在夏渊身上直接损失了两个名额!
当然,还有一点也是十分关键的。
那就是开始的时刻,那两尊原始天魔门走出的最顶尖的妖孽,他们竟然挑战了血池炎侯。
这一点,才是最为关键的。
不然的话,就算是在夏渊身上浪费了两个挑战名额也无所谓了。
只可惜…
现在知道这些已经晚了…
本身,应该是他们必胜的战斗,硬生生给他们玩脱了。
这,怨不得别人啊!
此刻,那些原始天魔门的顶尖大佬们在看向夏渊的眼神,又是完全的不同了。
之前的时候,那尊原始天魔门夸奖夏渊的话,可不只是为了恭维夏渊才故意说出来的。
他,是真心的!
当然,这些原始天魔门大佬们也知道,也是因为自己太轻敌了,后面也是因为自己等人太谨慎了。
不然的话,是不会这样轻易被夏渊算计的。
如果要是知道对面有着这样一尊精于算计的妖孽,那么才绝对不会这种情况呢…
其实,现在就算是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心中对于夏渊也是一万个满意了!
智慧,实力,天资全部的都是最最顶尖的!
之前的时候,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看好夏渊,就是因为展现出来的智慧,不仅仅是在战斗之中,展现出来的战斗智慧,同样也是这一份算计能力!
大智慧,小智慧,夏渊是一点都不缺少啊!
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很清楚,之前的第一战之中,夏渊绝对没有做什么手脚,完全就是按照一尊顶尖极致圆满的无上之上妖孽,正常实力之下的发挥!
那时候的夏渊,不是现在这无敌的夏渊,而就仅仅只是一尊普通的顶尖无上之上级别妖孽罢了。
可就是凭借那样的实力,夏渊却将对手完全的算计了,最终得到了胜利。
这一点,就是开始的时候,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所以欣赏夏渊的原因了。
而现在…
还要在加上之前的布局!
仔细想来,那尊时代至尊虚幻烙印也是有些惊叹啊!
净莲天台,没有名气,而正是利用这一点,开始的时候让那些原始天魔门小看,才会出现那两尊原始天魔门顶尖妖孽为了面子,挑战血池炎侯的!
后来,又是夏渊的算计,算计到了那时候原始天魔门的慌张谨慎,所以才故意赢得那么艰难,都是擦边勉强胜利的。
这才引诱已经无比谨慎的那些原始天魔门,选择继续挑战他的!
这一切,都是夏渊的算计啊!
这尊,可怕的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