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邊謀愛邊偵探-569:怪異的情死:第三章(4)看書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罗菲道:“郑三遇害的时间应该是马小翠失踪的那晚,也就是郑敏发现衣橱尸体的那个晚上。”
岑冠道:“郑三的死亡时间,我们法医会解剖尸体确认的,可能并不像你说的,是住客林敏发现衣橱尸体那天晚上被杀害的。”
马局长插话道:“郑三遇害,跟衣橱尸体究竟有什么关系?”
罗菲道:“这又要回到这个房间不见的电脑上。”
岑冠蹙眉道:“这跟电脑有什么关系?”
罗菲道:“先前看到桌上的网线头,我想到郑三被杀害跟电脑有关,应该说跟电脑里的什么东西有关。刘香说他曾听郑三说,光碟卖的不错,让马小翠继续努力,等赚够了钱,他们去大城市生活,马小翠骂她缺德事别干太多,死了会没有人收尸,说明郑三在干什么非法的事,但可能暴利。所以,有两种肯可能,放光碟需要用到电脑;要么有什么东西先要存储到电脑里,然后把存储的东西刻到光盘上,凶手拿走电脑,可能跟电脑里存储的东西有关。说的乐观一点,凶手拿走电脑,是因为电脑里存了跟衣橱尸体有关的东西。”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未晚向-569:怪異的情死:第三章(4)推薦
“这样说真是牵强,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岑冠冷嘲道,“我挺佩服你的想象力挺好——让人刮目相看!不过,我们是在做严肃的事,为死去的人找到凶手,不是在编故事。”
罗菲不把岑冠的不屑放在眼里,继续说道:“我有一个大胆的设想,郑三会不会在胁迫马小翠,拍摄旅馆住客的一举一动,比如拍偷情的男女,或者拍人裸luo体to,然后刻成光碟勒索当事人,获得钱财,不然我想象不出,光碟里有什么东西,可以获得高额利益。郑三可能就是被他敲诈的人杀害掉的,而不是马小翠。而且可能就是他拍摄到了衣橱尸体的真相,拿去勒索跟衣橱尸体有关的那个人,那个人一气之下,杀了郑三,拿走了电脑。”
岑冠道:“为什么凶手会在这间出租屋里杀死了他?”
优美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569:怪異的情死:第三章(4)鑒賞
罗菲道:“我的推测是,郑三给了那人光碟,并说电脑还存有衣橱尸体的真相,要想他把电脑上的真相删除掉,就给他想要的钱数。那人来宿舍找他,至于是什么原因,杀了郑三,就像岑冠说的,这就要靠我们发挥想象力,否则只有抓到凶手,让他自己说出实情。凶手杀了郑三后,把存有他把柄的电脑带走了。这样看来,马小翠的失踪,可就凶多吉少了。衣橱尸体应该在旅馆放了两天后,被人发现的。因为据我所知,旅馆的人最后看见那两个男人,是在被人发现他们尸体的前两天失踪的。”
红脸警察道:“法医的鉴定,衣橱尸体确实是在衣橱放了两天后被住客林敏发现的。”
好文筆的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569:怪異的情死:第三章(4)讀書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ptt-569:怪異的情死:第三章(4)鑒賞
罗菲道:“这两天足够郑三敲诈跟衣橱尸体有关的人,那人在郑敏发现衣橱尸体的那天晚上,跟陈三交易时杀了他。”
马局长道:“你的意思是马小翠也是知道衣橱尸体的真相,那她为什么还要让林敏住进里面呢?”
罗菲道:“就是因为马小翠让林敏住进已经有人租了的房间里,我才联想到,马小翠可能知道衣橱尸体的真相。她那样做,是想住客发现尸体,好报警,不能让尸体在衣橱里面腐烂了。”
岑冠用找茬的口吻道:“如果你的推想是对的,也可能是别的被勒索的人杀了郑三,不一定就是跟衣橱尸体有关的人杀了他。”
罗菲道:“如果郑三只是拿人偷情,或者裸luo体ti照这种事来勒索人,人给点他钱了事就行,就算有一天败露,顶多受到道德谴责,或者隐私被人发现,遭人议论一番,他们不会铤而走险杀了郑三,给自己留下真正的后患,要是被警察抓住把柄,那他们就是要为郑三付出偿命的代价,有点头脑的人,都会这么想。旅馆衣橱尸体的三个人中,女人可能是横死的,两个男人是自杀的。女人如何横死,凶手如何把女人和那两具男尸塞到衣橱里,可能被马小翠和郑三安装在旅馆房间的摄像头拍摄到了,然后拿去勒索凶手,凶手知道杀人是非同小可的罪,若是被郑三透露给别人,他就完蛋了,所以索性把郑三也杀了灭口,我说小翠失踪凶多吉少,就是这个原因。所以说,跟衣橱尸体有关的人杀害郑三的可能性比较大。”
岑冠道:“马小翠让林敏住进已经有了住客的房间,是因为她想多拿点提成,可能她并不知道衣橱尸体的事。”
罗菲望向沮丧的老板娘,说道:“这样不合规矩,我想老板娘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客人的想法,自作主张让别的住客住进已经被人租了房间里。”
老板娘畏畏道:“是的,我不会做那样的事。马小翠那样做,完全是她自己的主意。”
马局长又掺和进来问罗菲:“既然马小翠知道衣橱尸体的真相,为什么她不报警,而要处心积虑地让住客报警?”
罗菲道:“她这样做,更加说明他知道衣橱尸体的真相,并和男友在郑三勒索与衣橱尸体有关的人。她不亲自报警,当然是为了不卷入其中,她要做出对衣橱尸体毫不知情的样子,不让人丝毫怀疑她和男友在做见不得人的勾当。”
岑冠道:“法医还没有查出女人的死因,暂时还不能确定女人是横死的,不过很奇怪,女人和那两个男人死亡的时间差不多。”
罗菲道:“既然女人的死因一时查不到,说明让女人横死的人,做够了手脚,不想警察轻易查到女人是怎么死的,从而让警察抓住他犯罪的证据。”
岑冠道:“既然你说杀死女人和郑三的凶手是同一个人,为什么那个人杀女人那么小心翼翼,不留痕迹,而杀郑三是那样血淋淋呢?”
岑冠以为就此问住了罗菲,其他人也觉得岑冠问的这个问题一针见血,不由自主发出唏嘘声……